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秋去春来 意气风发:读张伟民、卢勇的两幅金奖花鸟画  

2005-11-02 13:26:32|  分类: 中国画浙派传统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去春来  意气风发
——读张伟民、卢勇的两幅金奖花鸟画
   

/范达明/

       1996年伊始,浙江省中国花鸟画家协会在浙江展览馆隆重推出了他们的第三届浙江花鸟画展。211位作者的211件参展作品济济一堂,蔚为大观。经评选,有3幅作品夺得金奖;而我对其中张伟民的《乱红飞过秋千去》与卢勇的《梅花蛱蝶图卷》更有青睐。

       在《乱红飞过秋千去》中,张伟民的创新勇气是显而易见的:一是画幅超大。用了大大超常的、多半是作为大山水的画幅幅面(180×180cm)来做花鸟题材的经营布置,而这种超大画幅对于表现这幅特定作品“乱红飞过”的大气势却非常必要。二是色彩浓重。无论是主体(白鹰)、环境(红枫林)与背景(黑衬底)都不避浓墨重彩。大面积的红色用于表现“红于二月花”的“霜叶”(即枫叶)环境(环境在此画中是一个重要“角色”,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背景”),而这种大块红色,由于被衬托于经绘染的深浓的黑底色上(它打破了传统中国画以“绘事后素”为绘画语境的图底空白),并与右侧前景鹰鸟的白色相对比而尤见醒目。三是金线为骨。作者用金线代替墨线,对枫叶林的主要部分做外形轮廓的精心勾勒,使作品既不失传统工笔花鸟的工整性,又进一步强化了色而减弱了墨——这种以金代墨的手法,自然未使作品全然走向“没骨”,却也成为对传统“骨法用笔”的一种非本质的改造。

秋去春来 意气风发:读张伟民、卢勇的两幅金奖花鸟画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张伟民《乱红飞过秋千去》180×180cm(1994)

秋去春来 意气风发:读张伟民、卢勇的两幅金奖花鸟画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张伟民近影

 

       从审美特色角度而言,这幅作品又有3个显著特色:(1)打破工笔与写意的技法界限。作品用笔线工整勾勒的只是白鹰与枫叶林的主要部分,其余则是用色用墨来晕染的没骨写意。(2)打破“富贵”与“野逸”的体格界限。传统花鸟画“黄家富贵,徐熙野逸”的“黄徐体异”在此成了“黄徐体融”,如枫叶林形象本属野逸,金线勾勒其叶则见富贵;环境形象(枫叶林)属野逸,主体形象(白鹰)则富贵——二者在画中相融自然,相辅相成。(3)上述两点又带来了此画的动静对比的气势与魅力。写意的大片枫叶林在秋风飒飒中构成了作品的动态环境,而工笔的白鹰在这一环境中却屹然不动。正如此画题记所言:“满纸丹枫似燃、腾岚若奔而霜禽不惊”,双方的互见使动态的枫叶更见动态也更见野逸,而不惊的白鹰则又更见镇定与更见高贵。

       在《梅花蛱蝶图卷》中,卢勇对几只蛱蝶勾勒工整,对朵朵梅花则是用工中有写、写中有工的兼工带写的方法完成;而穿插朵朵梅花之间的梅枝,另以苍劲潇洒的意笔墨韵抒写出来;三者笔法不同,各得其所,又相得益彰。与前述张伟民的作品不同,此作全图皆不赋色,却在画面素雅之表透溢出一股早春微寒中的浓情蜜意——这是由全图“蝶恋花”的内涵关系所充分表示出来的。正如画上题引诗云:“月下独吟时,寒春暗袭衣,直疑春信早,蝴蝶作团飞”——这就为此画一反惯例而使梅蝶同图出现作了合理的解释。不但如此,作者还把传统文人画中的“四君子”之一——通常是孤傲而“寂寞开无主”或“只把春来报”的独梅,写成一大片自成春光亦自享春光并且与蝶共舞的自足自乐者,这是此画在内涵上对传统文人梅花图的堪称创意的一个突破;而作者借助长达400cm的卷幅(高38cm),尤其是富于浪漫构想的成片成片展开的梅花,又精心地来为全图布阵造势:那朵朵圆润饱满的梅花怒放盛开,那株株斜向插来的梅枝势如破竹——这既使画面在图式构成上充满张力,又让静态的梅花在翩翩飞蝶的映照下,仿佛见出一种与之呼应的花枝招展的动感……

秋去春来 意气风发:读张伟民、卢勇的两幅金奖花鸟画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卢勇《梅花蛱蝶图卷》   38·400cm

秋去春来 意气风发:读张伟民、卢勇的两幅金奖花鸟画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卢勇近影

 

        两幅花鸟画,一写秋去,一绘春来,意蕴不同,手法迥异,但都能不囿于对一花一鸟作应物像形的逼肖描绘,而是注重在外部描绘与意匠经营中注入画家自我的独特感受,使作品显得更加意气风发,更富时代的生机与活力,也更见个人的风格。无疑,两位作者的成功探索,为当代中国花鸟画,尤其是工笔花鸟画在保持传统风范下的开掘与创新,提供了有益的新经验。           


1996年1月29日写于杭州石灰桥 
2001年1月28日录入电脑于梅苑阁
 
原载《浙江文艺报》1996年3月18日第2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
阅读(1398)|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