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在“浙江省首届花鸟画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2005-11-02 13:39:49|  分类: 中国画浙派传统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浙江省首届花鸟画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范达明/

1. 我写《中国花鸟画的概念与新时期浙江花鸟画的边缘重组》一文,旨在厘定花鸟画的有关概念,肯定花鸟画题材的丰富性与独特的规定性。我在文中说,凡是无法归入传统中国画三足鼎立的人物、山水、花鸟三大题材领域之前两者名下的,除了屋宇建筑之类尚可归于界画,都可被兼容并包于花鸟画的名下;花鸟画的题材缺少社会历史属性,也无明显的时代性,却独具强有力的抒情表意功能,这是花鸟画能在渐进渐变中借助自身的新陈代谢而保有其难见衰竭的永恒生命活力的原因。在文中,我还对建国50年来的浙江花鸟画发展过程进行梳理,提出了花鸟画的创新(从一个角度讲)可以按“边缘重组”的方式着手进行的观点,并依据已有的创作实例做出了论证。

2. 花鸟画为什么有永恒的价值与生命力?花鸟画不是一般的绘画,特别是文人画兴盛以后,强调形象背后的思想、感情与意蕴,亦即其图像内涵的象征意义,而不仅仅追求外在的形似。绘画在文人手里只是一种手段而已,目的是借自然界中与人很接近但又不是人本身的“花”与“鸟”,来反映人的意志。由于用宣纸、水墨来画人物既有难度,又较为死板,所以文人很少画人(50年代中国出现“浙派人物画”,确实是一个奇迹,也自有其国内特殊历史条件的原因);造成山水、花鸟画在文人画中占了主流,其原因也就在于此。而与山水画相比,花鸟画又更擅长用以表达人的思想。另外一个方面,花鸟画的题材很广,除了人物、山水之外,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入花鸟画。花鸟画这个名称,是约定俗成的,是泛称,兼容力度很强。

3. 潘天寿的意义是将山水画的精髓融入到花鸟画中来。关于“山花合种”,潘老有自己的理论。我以此而提出的“边缘重组”观点,是指某个画种从相邻的一个或多个画种或画法作边缘方式(方面、程度)的吸收,从而构成自身画种的新格局或新图式。潘老有特色的作品,大都呈现这种“边缘重组”状态。

4. 对抽象花鸟画与抽象中国画这种说法,我持否定意见。传统中国画就是画人、山、花,造型并无抽象可言。与西方古典艺术相比,中国画诚然是意象的;若与经现代主义发展的西方现代绘画相比,则中国画还是非常具象的。所以,中国画的造型是归在具象的范畴之下,而不是抽象。就其意象这点而言,可以称之为半具象,但不能说是抽象。只要是可识别人、山、花的形象,就不能说是抽象;因为抽象就是没有形象,即无具象,而“无”是不能度量的,所以也不存在相当于0.5抽象的“半抽象”。以往画画人习惯于说的“半抽象”,实际是指“半具象”。

5. 在花鸟画命题下来搞创新,是很难的:所画的花鸟要具备公共的识别性,因而离不开具体的造型;花鸟画的体裁面极宽,很难突破;它借以表述的人类基本的行为规范与思想,千百年来也很少变化。中国传统艺术中的形式与内涵确实要从根本上加以突破,这是一个原则。但也正因为花鸟画这种矛盾的特殊性又决定了其作为一个学科的属性。也许今后中国画的概念会包括传统的人、山、花与现代的抽象水墨画,但至少在目前,连很多从事于现代抽象水墨画探索的画家本人也不把自己的这类作品称作中国画,而是叫现代水墨或者是实验水墨。(毛剑波插话:都归入中国画的话,画种界限会被模糊掉。)模糊是很危险的,花鸟画就没有了。(毛剑波插话:模糊不妨碍存在。)我不反对模糊,但模糊了就不在原来的范畴里了,它不属于推陈出新,而是另起炉灶了。像行为艺术融合了戏剧表演、人体语言等一些因素,就很难再用传统的名称来概括。艺术家、科学家平日追求的是事物的特殊性,而哲学家研究的是事物的普遍性。中西绘画融合可以,但必须有个性的东西。抽象地谈融合,没有实际意义。我主张“边缘重组”,是指可以跨越边界“侵略”一下,也可以换句话说是睦邻“友好”一下;一旦整个重心转过去,其原来性质也就改变了。走得远了,就不姓“中”了。所以我叫它“边缘重组”,而不叫“中心重组”。这一理论或提法并不是全盘反传统,在一些前卫人士看来,还是很保守的。

6. 创新与传统是对立的统一,创新归根结底要归入传统。对传统有所突破才算得上创新,而某一创新能获得肯定与承认,便是成了正果,亦即汇入了传统;而创新的更高意义或价值,便是使传统保有了活力并得以推进与延续下去。边缘与中心同创新与传统实际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说法而已。边缘与中心也是对立的统一,边缘也归根结底要归入中心。但这种归入是通过边缘重组即边缘突破构成对中心的偏离从而活跃中心、引导中心发展壮大来完成的。这就是创新与传统、边缘与中心的辩证关系。一个画家只有通过边缘重组从而偏离中心,他的创作才会更有新意也更有个性。只有多个圆心不重合的圆,才会生成不重叠的多个圆圈,不然就会重复,就是重蹈覆辙。(张华胜插话:中国画的多个圆怎么错开是个问题,它好比结婚一样,近亲结婚肯定不好,东北人与杭州人肯定好,中国人与外国人就难说了。)
                                                    
                            
1999年10月17日发言  2000年3月4日整理于杭州梅苑阁


编入《世纪思索——浙江省首届花鸟画学术研讨会综述》(戴家妙整理),
载《中国花鸟画》2000年第1期(总14)第94—100页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