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2005-08-31 13:10:41|  分类: 浙江省美评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画展的命题与画家的选材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范达明/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郑毓敏《龙港新城》油画  

      “当代人”画展的命题,决定了应以反映中国当代社会生活中的人物为作画题材。所谓“当代”,它的期限一般应划在最近这20年,即以1978年为上限的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新时期——这一点已被这次画展展出的具体作品所证实,说明它也是我们所有参展画家心中的共识。一段时间内,我们知识界流行过某某洋人的一句时髦话:“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1 对此言,我个人一直难以苟同。或许,单就承认一切“历史著作”(而不是笼统的“历史”)均是后人即所谓“当代人”所著这一点,它有一定的真理性;但历史著作(包括历史画)毕竟不属于虚构类作品,过分强调著作人个人的思想性、著作风格及其时代与历史的局限性,强调这些主观的东西对历史著作内容的影响,终究是危险的,以此走到极端,将会导致消解与颠覆历史应有的可靠性,取消历史本来面目的真实与客观内容,滑向历史的唯心论;具体到美术领域,将会模糊风俗画与历史画的界线划分,走向历史画的取消主义。换言之,“当代人”画展它的这一先决的命题既出,那么它的题材范围就仍是有限制的,参展者仍要像遵循一切命题画展的命题那样遵循其特命或本命的题材要求;而两家主办单位确定这一命题,也正是要引导画家们在艺术创作中更多地关注中国当下改革开放的社会现实,这是画家本人也生活其中的现实。如果认为“当代人”画展的命题对题材并无限制,只要画家自己是当代人,就画什么都可以(比如画《红楼梦》的人物林黛玉),显然是对主办者刻意确定这一画展命题的初衷的误解与背离。

       尽管如此,“当代人”这个命题所限制的题材范围又仍是十分宽泛的。例如它与姚美良先生先后策划主办的“纪念黄遵宪”、“孙中山与华侨”等命题画展相比就有不同,后两者就已属于反映特定历史时期真实历史人物的历史画画展,要求围绕这些真实人物表现其真人真事——真实的历史事件与历史活动。而“当代人”画展自然就不会有此限制,它既可以表现当代史上的真人真事(比如画当代历史画),也可以表现虚构的人物(比如画当代风俗画)等等。

       “当代人”画展题材的宽泛与广泛,取决于当代社会现实生活内容本身的宽泛性与广泛性,尤其是这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当代社会生活,其生活结构与生活面貌更具多元性、多样性与多变性——这是为所有亲历其中的中外有识之士所公认的。举一个例子,今天你若到装饰材料市场想去买一个水龙头,你将面临的局面,是几十种甚至几百种不同功能、品牌与价位的商品的任你自由选择。然而正由于可供选择的对象是如此之多,致使你到头来还是一筹莫展而无从选择。最最宽泛、广泛的自由,恰恰可能是最最没有自由。所以,自由并不是漫无边际的异想天开,也不是摆脱一切必然限制与规范的随心所欲;自由正是也只能是对必然限制与规范的自觉认识与自觉实践。你对当代社会生活包括对自己的生活与艺术创作从感性到理性认识得愈充分愈自觉,你在这一社会生活以及以这一社会生活为题材的艺术创作领域才有愈多的活动空间与实践的自由。作为“当代人”画展的参展画家,他的作品要取得创作上的成功,我想,在具体选材上就要客观地根据自己以往创作的成功或失败的经验,从中度量出自己最适合或最习惯于表现的某一些类别题材的范围及其可能达到的限度,作出扬长避短的选择。例如董文运先生,他老老实实地从自己往昔生活的积累中去选择题材,他画的北方老农就显得那么淳朴、那么生活化、那么浑厚、那么有个性;而黄发榜先生的诸多作品,包括焦小健等三人的伟人三联画《水调歌头》等作品,尽管作品的主题都很有意义,亦很有时代感,但观念性的东西更多地压倒了可付诸视觉形象来表现的东西,或者说,他们所要表现的东西,恰恰是多少超出了作为视觉造型艺术的绘画所长于表现的界限范围,选择这样的题材与这样的具体画面表现手法(徐永祥先生认为黄发榜的一些作品就是“政治波普”),很可能是自己给自己出了难题。

根据1999年1月13日座谈会发言整理补充  
原载《浙江美术界》1999年第1期第28—29页

注释:
1 克罗齐语,见他的《历史学的理论和实际》,商务印书馆1982年9月版。另可参见高名潞等著的《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1986》(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10月版)的“导论:作为一般历史学的当代美术史”;据此导论,可断定作者在主观意图上是希望以此观点来作为全书立论之依据的,但由于此书本来就只是一部“当代史”(甚至是仅限于1985至1986年的两年史),使得克罗齐的观点在此未能获得充分的实证或说明;换言之,此著显然并不是阐释克氏这一观点的典型文本。另外,强调著述“当代史”的必要性,同所谓“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也并非就是一回事。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黄发榜《踏平坎坷成大道》(中国画)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张品操《劳动模范》中国画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宋忠元《踏花归》中国画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陈旭海《黄土地》版画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秦大虎《家园》油画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韩培生《哼着歌儿甩着鞭儿》油画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杨涤江《青春岁月》油画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来源《女大学生》油画
在“当代人”美术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崔小冬《新来的模特》油画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
阅读(74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