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城雕与茶文化  

2005-08-31 13:23:09|  分类: 公共艺术与雕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雕与茶文化

/范达明/
 
       把茶文化与城市雕塑联系起来,有一种可能就是去表现以茶文化为题材或主题的城市雕塑。何以城市雕塑要表现茶文化的题材或主题?答曰:市民之嗜茶也。中国,作为包括杭州龙井茶在内的诸多中国名茶的产地国,历来享有茶叶大国之誉,因此也常常被认为是个“嗜茶之国”——尤其是近年来有浙江女作家王旭烽写出了长篇小说“茶人三部曲”,很快又获得了全国性最高文学奖的“茅盾文学奖”以后,就愈发能让国人(尤其是浙江人)自觉到这一点了。

“茶具”城雕:作为阿联酋的城标与国标

       其实,在当今世界上,真正堪称“嗜茶之国”的恐怕还算不上是中国,至少在某一方面其之“最”远不是在中国——最典型的当属西亚的阿拉伯国家“阿联酋”:其国民嗜喝红茶,尽管这种红茶自己国内并不生产而必须“全部依赖进口”,其茶叶的消费总量仍“居世界前列,年消费茶叶约在2万吨左右”[1]。我粗粗一算,按其全国200多万人口(1993年统计为208.3万[2])折算,其人均茶叶年消费量已近10千克(月800多克),如此大的人均消费量在中国恐怕是绝对达不到的(按中国12亿人计,人均10千克的年消费量应为1200万吨,而中国茶叶内销量据2001年的统计不到50万吨——仅为46.52万吨[3])。但细细一想,也不足怪,在一个属于热带沙漠气候的国家(7月沿海地带平均气温30摄氏度以上,内陆50摄氏度以上;年降水量约75毫米,内陆约25毫米[4]),若不是时时喝茶,人还能健康或正常地活着吗?

       对于茶或饮茶的钟爱、崇尚乃至崇拜,使得在阿联酋这个国家中所矗立起的一类标志性城市雕塑,就干脆是以直奔茶文化主题的“茶具”为造型题材了:只见一把阿拉伯式样的紫铜色(同一类型的雕塑还有其他风格与色感)的硕大茶壶被做成侧倾着呈倒茶状的固定角度,而壶身正慢慢地以壶底的一个支点作水平旋转,与此同时,“茶”水则从壶嘴中不断地流出,依次流入围作一圈、位置正对着壶嘴的七个同样比例的硕大的阿拉伯式样的“茶杯”中——这个标志性城雕(图1),确实印证了阿联酋“嗜茶之国”的这个称谓,也是对其崇尚饮茶的一种极为感性与极为直观的传达与张扬。对阿联酋来说,这种表现——包括这个特定题材的雕塑作品本身,也就是他们的茶文化。

       城雕与茶文化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图1   这个标志性城雕,确实印证了阿联酋“嗜茶之国”的称谓

 

       单从艺术上讲,这件作品是把雕塑与近似喷泉(或反喷泉)的“流水”作了很自然的结合,即让固态造型(茶具)与液态造型(倒出的茶水或流水)相结合,加之其雕塑主体又被“装置化”地赋予走马灯式的“旋转”,使得它有机地兼有固定雕塑与活动雕塑、雕塑艺术与装置艺术的双重功能。这些使得作品在传统雕塑中融合了现代雕塑的新因素。即使是避开“流水”与“旋转”,在倾侧的茶壶与端置的茶杯之间,也包含着不稳定的平衡与稳定的平衡,即动感与静态的两种平衡的对比关系。这后一点则是作品合乎传统或普遍的审美愉悦因素的方面。

       但比起作品的那种更值得注意的、在内涵上的意义,也许上述所谓的艺术审美上的意义还是较次要的。确实,任何成功的城雕作品往往其内涵上的象征意义或隐喻意义是更值得关注的。如果说这件“茶具”城雕表达的阿联酋国家的茶文化主题已经就是作品的内涵意义的话,那么它还仅仅是(作为能指)直指了“茶”本身而已;其实作品还内蕴着更丰富的包括国家的、民族的、政治的、经济的乃至生态自然的诸多象征意义或隐喻意义,这将是超越了“茶”本身之表层意义(作为能指)的深层意义(作为所指)——你知道为什么置于壶嘴之下的一圈茶杯不是“八个”或“九个”而恰恰是“七个”?又为什么茶壶之水是要如此轮转着,因而是不偏不倚地流入下面一模一样的“七个”茶杯之中呢?因为,“阿联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简称)正是由七个酋长国——阿布扎比、迪拜、沙迦、阿治曼、乌姆盖万、富查伊拉、哈伊马角——平等地组成的一个“联合国”;同时,在该国的特定自然地理环境与条件下,作品的壶中之水与其说是饮茶之水,不如说就是国中自然之水、资源之水,因此这一“茶具”作品之如此而特定的构成,还“寓意着七个酋长国共同分享国家宝贵的水资源和其他财富”[5]的真正底蕴。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在阿联酋,你除了可以在首都阿布扎比的古城艾因看到这个“茶具”城市雕塑,还可以在迪拜、沙迦等其他酋长国(城市)——或在市中心广场或在海边公园——看到极为相似的同样题材、同样构成(至多是局部略有差异)的这一城市雕塑,因为在作品的底蕴意义上,它们体现出的正是七个酋长国(城市)及其全体国民都需要信守、崇奉的共有主题或共同主题(这不能不使它成为一种类型化的城雕)。这件或多件“茶具”的城市雕塑,不仅是阿联酋各城市即各酋长国的标志,也可以说是阿联酋整个国家的标志。

杭州的茶文化城雕:《品茗山水间》与《夏日》

      说到中国,作为一个历来具有农商化生产的茶叶大国(在作为“嗜茶之国”这点上可能及不上像阿联酋这样的国家),尤其是由此形成的文人茶文化或所谓“茶人精神”一直显得更为讲究也更为温文尔雅,文人的文艺作品也常有涉及茶文化的,其中最常运用的表现形式自然是他们最为擅长的诗歌、散文创作形式;即便如此,那种专门就茶文化表现茶文化的文学作品却也并不多见,而用造型艺术作品(如雕塑之外的绘画作品等)形式来表现茶文化的则一直很少,作为雕塑作品出现的就更少了。像阿联酋那样的作为城市标志的、以茶文化为题材或主题的城雕作品,在中国可以说至今还是空白。这也许主要与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传统雕塑艺术本身缺乏基本上来自西方、来自欧洲的那种依附于发达的城市商贸、依附于城市建筑艺术并始终紧密结合着建筑艺术的雕塑艺术传统有关。我想,若要以茶文化作为某个城市的城标雕塑题材,除非是该城市的茶文化具有决定当地经济发展及其前途命运的中坚力量,否则或许永远也没有那样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作为城市的标志性雕塑,而是作为一般的城雕作品,那么近年来就茶文化为题材的城市雕塑作品,恰恰是在杭州倒也有出现过。《品茗山水间》与《夏日》,就是这样两件作品,它们都参加了以“山·水·人”为主题的“2000年西湖国际雕塑邀请展”。

       城雕与茶文化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图2    许江、周武《品茗山水间》

      《品茗山水间》(图2,作者:许江、周武)以太子湾公园的人文化了的自然大环境为背景,用了11个同样硕大的茶具——仅仅是茶杯,以不同间距、不同方向、不同程度半埋在草坪或池塘里的方式组构起来,企图表达“与人类有着悠远而密切的联系”、“为天地山水所孕育的茶”与茶文化的一种境界,表达一种“品茗”的“姿态”:“待客”/“思考”/“相予亲和”/“无间无隙”/“由近及远”/“无限遐思”等等;作者反问观众:“当大家在放大的茶杯中穿行之时,能够品评这山水之间的意韵吗?”[6]——这显然是一件反雕塑的现代装置作品,由于作品是将传统茶文化中显得清澄、圣洁、端庄的茶具任意地置于了地下、塘里的污泥浊水之中(无奈它们中有些被埋入水土而不见“把柄”的茶杯造型,一个个若不是形同“水缸”,就更像是以往在农村里常见的“粪缸”了——这远不是笔者个人的古怪感受),因此观众只能认为,作者在文字解说中所表达的自己对中国传统茶文化的认识,与其说是一种认同、尊崇与诚信,不如说是用了一种前卫而反传统的甚至是荒诞或黑色幽默的态度来对它加以颠覆与解构了。然而作者在诠释自己作品时最后一语的“反问观众”,倒是表明了这一作品本身的创作不过仅具那种初试牛刀的(未必有把握的)实验性质罢了。

       城雕与茶文化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图3    王卓予《夏日》

       《夏日》(图3,作者:王卓予)则不同,就题材与表现手段来说,它是属于完全传统的经典的雕塑写实风格的作品。作品塑造了一个赤足赤膊的少年,右手提着一陶罐茶壶的茶水行走在田头。此作的文字阐释说:“农村‘农忙假’中的小学生,送水到田头。这是农村小孩子生活的生动反映。”[7]作品的茶文化内涵,就在这“送水”的“水”字上。水当然也可以假定仅仅是白开水(那就与茶文化无缘),但是恰恰是在农村,陶罐茶壶里的水总会是茶水:只是其中的茶叶多半是粗茶,未必会是高档的龙井;农家用它主要是消暑解渴,也很难是一种高雅的“品茗”了。不管怎么说,它也仍然是一种茶文化,至少是一种浅层次的茶文化。对于这件雕塑作品,我倒另有一层观感:由于少年主人公那锁紧双眉、凝视远方而似乎显得警惕的神情,由于其头部扭转而与身体方向不一致的姿态,以及由于他那半裸体的全身的造型,使我在这件作品中感觉到有世界经典雕塑名作、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的影子。它使我由此产生了这样的联想:这位警惕的少年会不会是借送茶水作掩护,在敌后为八路军传递消息呢?由此,《夏日》的真正底蕴也就会变成“抗日”了呢。

       无论是《品茗山水间》作者的那种自觉的茶文化意识,还是《夏日》作者的不太有意识的茶文化意识,作为驰名世界的“龙井茶”的故乡之杭州与浙江,应当有更多的表达茶文化的艺术作品,包括城市雕塑作品的出现,却是理所当然,甚至是责无旁贷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样的作品会更多地为我们的艺术家、雕塑家们创作出来。
                              

2002年4月15日于杭州梅苑阁

原载《茶博览》2002年第3期(总29)第6—9页

注释:
[1] 参见《嗜茶之国观茶具,城市雕塑显特色》,载《中国食品报》2001年2月6日。
[2] 参见《世界各国知识图典》(亚洲、非洲、大洋洲卷),第94页,浙江摄影出版社1996年10月版。
[3] 参见《2001年中国十大茶叶新闻》,第2条,载《茶博览》2002年第1、2期合刊第4页。
[4] 同注2。
[5] 同注2。
[6] 参见《山水人:2000年西湖国际雕塑邀请展》,第43页,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1年5月版。
[7] 参见《山水人:2000年西湖国际雕塑邀请展》,第14页,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1年5月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692)|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