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金全才玻璃雕刻在审美创造与审美鉴赏结合点上的独特性  

2005-08-31 13:34:56|  分类: 工艺美术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全才玻璃雕刻在审美创造与审美鉴赏结合点上的独特性

/范达明/

       听了刚才诸多艺术前辈与评论界同行的发言,很有启发。这些发言多半集中于认识、肯定金全才艺术作品在玻璃雕刻新工艺、新技术上的特点,也有的说到它们在题材内容上表现出的相当大的包容性或涵盖面。但要对金全才先生这一新艺术品种或形态作价值定位,还有很重要甚至很关键的一点大家尚未谈到,即它们在审美创造与审美鉴赏两者结合点上所表现出来的特点——我不知道金先生已经获得专利的这一发明具体所指项目是什么,如果尚不属我这里要谈的,或许还能再申请另一项发明专利也不一定——而这一审美上的特点,应当看作是金全才这种作为新品种新形态的玻璃雕刻艺术所提供我们的更具创造性价值的方面。

金全才玻璃雕刻在审美创造与审美鉴赏结合点上的独特性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金全才近影

金全才玻璃雕刻在审美创造与审美鉴赏结合点上的独特性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金全才在工作

       先从命名说起。金全才先生在玻璃上作刻凿的作品现被称作“玻璃雕刻”,还简称作“玻雕”,这大致上不错,却不够严谨不够精确。试以北国冰城的“冰雕”与金全才的所谓“玻雕”来比一下,同是“雕”的类概念在实际所指内涵上两者却大相径庭——想一下“冰雕”的具体形态,又看一下金先生所谓“玻雕”的具体形态——前者多是从体块材料刻凿出来,当属“圆雕”;后者则均是从面板材料(玻璃厚度皆不超过12mm)刻凿出来,大致只能称作“浮雕”甚至“浅浮雕”,然而当我们走近其作品用手触摸一下,发现作品表面平整光滑,绝无浮雕的凹凸起伏——原来金先生的“玻璃浮雕”一概不是从玻璃正面而是从其“背面施工”的,所刻凿出的凹凸起伏也统统只在其背面;而面板玻璃物理属性的透明性又使这一施工成果绝不妨碍从“正面观看”(尽管若从“反面观看”也无大碍,但所获得的视觉图像却会是与正面图像正相反的“反”图像,犹如人们从镜中或从电影银幕背面看到的影像一般)。图像或文字的“反”、“正”对称或对应的关系,在版画或篆刻艺术的制作过程中我们可能早已见识过:为了拓印出“正”图“正”文,版画家与篆刻家就须先在特定载体上刻制出“反”图与“反”文。不过金全才的“玻璃浮雕”在作“背面施工”前所需的作为施工草图的“反”图,得来可能很容易,因为他同样一定会利用玻璃的透明性,只需要回到玻璃正面并在其上描出一幅“正”图即可——它从背面来看,即为可借以施工的“反”图了。

       这种在审美创造(施工)与审美鉴赏(观看)两者关系或两者结合点上构成的“正反背反”关系,还相应带来这种“玻璃浮雕”的另外两种“背反关系”。一是在雕刻造型对象体感上的“凹凸背反”关系:凡是对象从“正面观看”应见突起的凸出部分,恰恰是从“背面施工”作“减法”愈多而愈见下陷的凹进部分,换言之,这种“玻璃浮雕”作为凸雕实为我们眼中的视(错)知觉,它只是看起来有一种浮雕感罢了;从施工刻凿角度而言,它本是一种地地道道的凹刻凹雕,其形态犹如翻制外模模型母胎的凹型形态。二是借用绘画图形学的“图底关系”来考察可见出的“图底背反”关系:其构成对象造型的“图”,恰恰是被凹刻凹雕手法从玻璃媒材上被去除了的部分而成为“虚图”;而对对象造型图像起反衬作用的“底”,恰恰大多是未刻未雕、基本保留着玻璃原本厚度的部分而成为“实底”,这就使它们同绘画或常规(非透明媒材)浮雕作品通常是“实图虚底”的图底关系相背反。由于在金全才“玻璃浮雕”作品上的对象造型基本上仍是“底”大于“图”的(幅面)图形构成关系,那么,从“背面施工”作凹刻凹雕的“虚图”相对趋小,就使玻璃媒材在总体上被刻凿去除了的部分亦小,这不仅对创作者来说大为省时省工,还能最大限度地保持“玻璃浮雕”完成品载体的基本厚度与牢度,从而保证作品的安全性与耐久性。这一点对于“玻璃”(哪怕是更厚的或钢化的“玻璃”)媒材物理属性所难以完全克服的弱点——易碎性与易裂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试想,金全才先生若是从玻璃正面施工作凸雕凸刻,其加大了的刻凿施工面必然使原材料大面积的基本厚度下降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而未经施工、保留玻璃原本12mm厚度的部分也一定所剩无几,这将会何等地吃力不讨好,说不定还会碎裂了玻璃,使其艺术劳动一下子付之东流!

       综上所述,金全才的玻璃雕刻在严格准确的意义上说是一种玻璃浮雕或浅浮雕(这一外延限制将不至于使我们对他的作品提出额外的形态要求),而且由于它又被独创以“背面施工”方法而成为一种玻璃凹刻凹雕。如果说“背面施工”方法的创造首先是出于金全才对他选定的玻璃媒材既含优势又含弱点的两个基本物理属性——它的透明性与易碎易裂性的扬长避短的能动把握,那么其随之而来在审美创造与审美鉴赏结合点上所构成的“正反背反”等诸多“背反”关系,最终导致一种可以将其命名为“负浮雕”或“虚浮雕”的玻璃雕刻新品种或新形态的诞生。而浮雕具体形态的实践创造从“正”进到“负”、从“实”进到“虚”,其价值意义很可能类似于数学上从“正数”进到“负数”、从“实数”进到“虚数”之发现的飞跃。这里所谓“负浮雕”或“虚浮雕”的概念或命名虽由笔者提出,金全才本人是否有过类似的表述尚不得而知,可实际上他通过自己近年来的全部玻璃雕刻实践已经用他诸多成功完成的艺术作品说了话。但评论者如果对这一审美上重要的独特性不看见不说明,就不能不说是评论在学术层面上的缺席或失职了。

1998年1月18日整理于杭州石灰桥
2002年4月20日录入电脑于杭州梅苑阁

[原载《浙江工艺美术》1998年第1期第11—12页,
收入《世界学术文库·华人卷》第1集,
中国言实出版社1999年9月版第928—929页]

金全才玻璃雕刻在审美创造与审美鉴赏结合点上的独特性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金全才:《新竹》1.8·3.8m  1994-2005年陈列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浙江厅

金全才玻璃雕刻在审美创造与审美鉴赏结合点上的独特性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金全才:《团圆颂》1999 首届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金奖

金全才玻璃雕刻在审美创造与审美鉴赏结合点上的独特性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金全才在浙江省博物馆举办的“金全才玻璃雕刻艺术汇展”开幕式上致答谢词(1997.12.31)


注:本文系据笔者1998年1月2日参加在浙江省博物馆召开的“金全才玻璃雕刻艺术研讨会”(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与浙江省工艺美术学会主办)上所作发言的会后整理稿。金全才,1942年生,浙江省天台人;毕业于青海省艺术学校;高级工艺美术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浙江现代艺术专修学院院长;代表作三联式大型玻璃雕刻立屏《新竹》陈列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浙江厅。1997年12月31日在浙江省博物馆举办的“金全才玻璃雕刻艺术汇展”(中国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浙江省工艺美术学会等6单位主办),集中展示了此前其创作的佳作与代表作。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
阅读(1194)|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