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艾青  

2005-09-20 18:13:45|  分类: 跨越一个世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艾青 [“跨越一个世纪”之四]

/范达明/

       1996年5月6日清晨,急迫的电话铃声把我从床上催起。我的一位书稿编著者、北京中国电影资料馆的朱天纬从长话中第一个告知了我艾青病逝的消息。我后来赶紧给在杭的艾青研究学者、浙江大学教授骆寒超去电话,他听了这一噩耗,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不断地说“啊哟,啊哟”——他是惊呆了。

       在现当代中国诗坛上,没有哪一个诗人具有像艾青那样的性格魅力与像艾青诗作那样的国际影响力。所以,1992年下半年,当我社确定“当代中国文化名人传记画册”系列选题时,艾青自然成了入编这一画册系列首选的两位传主之一(另一位是夏衍)。1992年10月底,我赴京首次认识艾青的家;1993年2月末至3月中,为编纂《艾青》画册我还在其家的一间专用客房留居有半月时间;1994年5月在京时,曾上协和医院看望过病榻上的艾老;1995年1月画册出版后我亲自赴京给艾老本人送上画册样书——这段时间使我对艾青这位大堰河之子,这位为我们故乡所骄傲的浙江籍大诗人及其家人有了较多接触与了解。虽然与艾老直接接触与交谈不是太多,但是在这样一位大诗人身旁,犹如处在一个巨大的磁场边,总有一种奇异的别样感觉。作为一个已长期被疾病与衰老折磨的老诗人,他的思维与谈吐显得缓慢,但只要讲起话来,还是显得风趣、幽默,待人也决无架子。

        走近艾青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艾青》画册第351图

 

走近艾青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诗永远是生活的牧歌——艾青手迹

(1984.4)

走近艾青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走近艾青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艾青》画册第118图         《艾青》画册第66图 

对于艾老的性格魅力,如他看问题坦率而不尚做作这一点,在我的接触中就留有很深印象。当初为了编他的画册,我曾代表出版社送过他我社精印的《中国感受》画册等图书,艾老看了以后很自然地脱口称赞“画册印得很气派”;到《艾青》画册出版后,送上样书,他第一次翻阅自己的画册,心里很满意,夫人高瑛希望他在出版社同志面前对画册说几句好话,艾老这时却说了这么一句嗔怪其夫人的话:“这还有什么话说!”让我们周围的人听了他这一耿直之言都笑了起来。

       记得当时为了使《艾青》画册出版后造成一定舆论,我曾与高瑛建议,趁艾老暂时在家休养的日子,能否就在他们较宽敞的家中开个小型新闻发布会;后得赞同。我去打印了新闻稿,赠记者的样书暂借已送艾老家中的样书。1995年1月12日下午,这个小型新闻发布会就在艾青家的餐厅召开,到会的有新民晚报驻京记者俞美珍、羊城晚报驻京记者毛余金、新华社主任记者周凤桥、中国文化报记者石磊,以及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苏京平等。由于通知匆忙,尚有一些报纸记者未能赶到。在听了我与高瑛对于画册编辑出版情况以及艾老近况的介绍后,记者都急盼着与艾老见面。那天艾老午睡睡得特别好,将近下午5点钟才醒来。在高瑛安排下,艾老从床上起来坐在卧室边的沙发上,大家依次进卧室看望艾老。艾老见这么些记者来看望他并为他的画册出版祝贺,心情很愉快,一一为记者所得画册签名。那天带相机的记者拍了不少照片,大家最后还围着艾老合影。

 

       走近艾青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范达明编纂《当代中国文化名人传记画册·艾青》

       (骆寒超序,艾丹撰文),浙江摄影出版社1994年8月版

       走近艾青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范达明与《艾青》画册撰稿人艾丹(右)在北京艾青寓所四合院合影

     (1993.3.12)

       走近艾青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范达明与诗人艾青(左)在其寓所合影(1995.1.12)

       走近艾青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艾青》传记画册出版新闻发布会在艾青家餐厅召开。其间与会者和诗人

        艾青(中)在其卧室合影留念。右起:画册责编范达明、新华社主任记者

        周凤桥、新民晚报驻京记者俞美珍;左起: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

        苏京平、中国文化报记者石磊、羊城晚报驻京记者毛余金(1995.1.12)

 

与艾老最后一次接触是在1995年6月2日。那天,随浙江“飞龙”小记者团赴京的浙江“名人名家”电视专栏制作人要做一个艾老的访谈节目,我陪同葛继宏与摄像师宣龙海又来到了艾青家中。本来艾老还在协和医院住院,高瑛为此专门安排艾老回到家来……想不到那次一别就此成为永别。

       艾老晚年的诗作最明显地表达出他对生命与人的价值的思考。这也是他毕生全部诗作中最有魅力也最具影响力的部分。有幸的是,我在深入了解艾青已有大量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在艾丹(艾青之子与秘书)写的传记文字与骆寒超教授写的画册“序”提供的思路中,在画册最后部分编入了艾青所写与此主题有关的诗作或诗摘,并配上艾青的肖像照,这被学术界认为是为《艾青》画册“画出了”传主的“灵魂”,“是最得肯定的”。正如艾诗所言:

       “给我生活的世界,/ 我永远伸张着两臂”;
       “即使生命像露水一样短暂”,/ “也能反映出比本身更大的光”;
       “活着就要斗争,/ 在斗争中前进,/ 即使死亡,/ 能量也要发挥干净。”

       一颗诗坛巨星陨落了,但艾青毕生用歌喉为祖国为人民歌唱并在世界诗坛留下的丰富遗产,将同他的英名一样永垂不朽!


1996年5月7日写于杭州石灰桥

原载《钱江晚报》1996年5月10日第7版,题《走近艾老》;

另收入《艾青   纪念文集》,骆寒超、关登瀛编,作家出版社1999年10月版第282—283页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