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曹禺  

2005-09-20 18:37:59|  分类: 跨越一个世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曹禺 [“跨越一个世纪”之六]

/范达明/

      1996年12月13日夜接到北京长途,得知曹禺当日凌晨去世,委实震惊不小。我随即给上海一位曹禺研究专家曹树钧去电话,他也刚从前一个电话中得悉这一噩耗——它是多么让人不敢相信,却终于还是被证实了!

       1994年春,在相继编纂了“当代中国文化名人传记画册”系列的《夏衍》、《艾青》画册后,《曹禺》画册的编纂任务又接踵而来。

走近曹禺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笔者与曹禺研究专家、《曹禺》画册撰文作者田本相(右)在

北京恭王府中国艺术研究院洽谈工作后合影(1994.5.24)

 

我考虑由写过《曹禺传》的田本相来为画册撰文,并去函委托他先行就此相关事宜与传主及其家人接洽。1994年5月20日我到京;23日下午,在经过一番安排后,我来到北京医院北楼405病房,这是我第一次走近并见到戏剧大师曹禺本人。那天,除曹禺专职护工小白之外,从美国回来不久的小女儿万欢也在一旁作陪。曹禺因肾病住院已近6年,初看,他一张面孔白白胖胖,似乎不像个80多岁的老人;但他耳很聋,非大声凑近耳边讲话,别人很难与他交谈——我说的话,多由小白在其耳边大声复述。没多时,他说很抱歉他要躺下吸氧了……因为《夏衍》、《艾青》两画册当时尚待成书,那次,我是把我社已出的两本《乡土中国》系列摄影画册作为见面礼送曹禺先生的。他翻看起来,称赞说“你们的书印得很好”,还问书中“是谁的作品”。说到出他的传记画册,他未反对,却一脸难色:“我这儿没有照片啊”——我想他指的是他现在手边“没有”。不过,他还是很认真地翻起通讯录,把其夫人李玉茹(在上海,也正住院治病)沪上的联系电话抄给了我,表示要由她病愈回京后才可来整理家中存有的照片。

       这年10月末,广电部在京为夏衍95华诞搞庆典,我参加了这一活动。30日那一天,假北京医院北楼4楼接待室举行的夏公寿诞庆典刚刚结束,夏公亦已回病房,住同一层病房的曹禺却独自挪着蹒跚的碎步,富有戏剧性地来到了庆典现场;尚未散尽的与会者喜出望外,纷纷上来与曹禺合影。这是我又一次见到曹禺。我拍了曹禺与夏公家属以及其他人的一些合影,并也上去与曹禺合了影。3天后,11月2日的下午,我带上《夏衍》画册又到医院病房,向曹禺送上画册,在曹禺当即翻阅《夏衍》画册的生动瞬间,我又拍了照(这两次见面各有一张所拍照片后编入了《曹禺》画册)。那天讲起曹禺女儿万方,我希望能从她那儿发掘一些照片资源,小白把万方的地址电话留了给我。曹禺当时曾说,“万方是不肯拿出照片的,她要人去翻拍。”不仅万方,李玉茹开始在电话中说的也是这个意思。然而为了保证画册印制质量,取得原片原件绝对必要。当然,最终这些原始资料统统是让我借到了手——靠的是我信誓旦旦作出的完璧归赵的承诺,再加书面立据的保证。而他们的信任,正赋予了我一种责任。

       在1995年5月末至6月初赴京期间,我于6月1日下午第四次走近并见到了曹禺。当时我把编纂画册过程中存疑与信息不详的少部分图片直接面呈其本人鉴别,获得很大教益。曹禺躺在病床上,一张张过目审看照片。照片引起他的旧时回忆。一张原本注明为其生母的照片,其实仍是其继母(两母系孪生姊妹)——曹禺肯定地说,生母并没有留下过照片;一张不明背景国别的照片,则被确证为摄于布拉格……

走近曹禺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对于《曹禺》画册,曹禺本人与家人都觉得

满意,都说许多照片连他们自己也是初见

 

       第五次也是至今成为与曹禺永别的那次见面是在今年5月31日。此时,由张光年作序、收入636幅图片的《曹禺》画册1已出版多月。我带上一本《曹禺》画册再次来到405病房。万方也在房内。比起两年前我初见曹禺,他那白白胖胖的面容已消失,显得憔悴了许多——也许是因刚做完透析,人觉得累的缘故?对于《曹禺》画册,他本人与家人都觉得满意,都说许多照片连他们自己也是初见;我得知,后来除了所得样书之外,曹禺家里还自己出资另外邮购了10本。但曹禺也向我坦言直陈:“李莉说没她的照片,有点不高兴。”李莉是李玉茹的大女儿,执导过《杨乃武与小白菜》的电视连续剧;画册中李的二女儿李如茹出现过合影照,惟独少了李莉的。记得李玉茹后来曾在电话里向我解释说,这是她疏忽了。那天,离开前,我请曹禺在我带来的画册上题签留字,曹禺欣然允诺,当即提笔;最后,我还与曹禺、万方一起合影留念。

走近曹禺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与戏剧大师曹禺先生在北京医院405病房合影(1996.5.31)

 

这就是我因编《曹禺》画册之缘所能讲出的走近曹禺、五见曹禺的故事。他是大师,是巨星,如同作为时代之需要而诞生于20世纪之初的中国,又终因生命的极限而陨落于世纪之末的中国的那些一代天骄的文化老人(如夏衍、艾青等)一样,他们人是去了,但人们将从他们留给世人的丰富而永葆精神魅力的艺术遗产中永远记住他们的名字。

 

1996年12月19日写于杭州石灰桥
(原载《钱江晚报》1996年12月22日第10版)

 

注释:
1 《曹禺》,91千字,636图,“当代中国文化名人传记画册”系列之四,浙江摄影出版社1995年12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