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在艾青家中  

2005-09-20 18:06:27|  分类: 跨越一个世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艾青家中 [“跨越一个世纪”之三]

/范达明/


因为编传记画册《艾青》,我走入了当今中国大诗人艾青先生的家。

艾老的家位于北京东四北首一条东西向胡同近西口的地方,是一座完全新建的“四合院”。为了让大半辈子过着颠沛、漂泊生涯的老诗人在复出后获得一个可以安居乐业的晚年,艾老夫人高瑛几经努力,争取到国家拨款65万,买下该处原先一方占地约500多平米的老四合院地皮,又投资20万(国家、个人各占一半),全拆旧屋,盖成这一新居,于1990年夏入迁。凡到过这一新居的人,无不称赞它盖得漂亮、实用又现代化。

第一次踏进艾老的家门是在1992年10月29日。那天上午,我与摄影师谢光辉同去。两人对北京街道尚不太熟,乘地铁由“东四十条”站下,结果从东口到西口,不得不多走了许多弯路。进了门,艾老夫人高瑛在院内南屋接待我们。这是一间约30平米的大客厅,一色的黑皮沙发,宽敞而整洁。高瑛代表艾老赞同了我社出版画册的构想。只是艾老本人因病住院,高瑛女儿玲玲又刚从美国回来,她一时无法张罗我们。她说,你们就先集中精力做另一本《夏衍》画册的工作,这一本暂时搁一搁吧。这第一次进门,停留了约半小时,自然没能见到艾老本人,只记得客厅一角是置有一尊艾老雕像,很有精神(后来知道是女雕塑家张得蒂的作品)。

1993年2月下旬我再度赴京,因新华社招待所在翻修,一时未能找到合适的落脚点。高瑛知道后,热情地让我住到他们家去,说有一间专用客房,可以住。这样,从2月26日进入艾老家,到3月12日下午离京,正好半个月,我就一直住在那里,在那个大客厅西头的一间小客房下榻。留住又少不了留饭,早餐是一定逃不了。后来我知道,高瑛山东人,为人直率坦诚,以好客著称,往来不分雅士白丁,所以常常门庭若市、高朋满座。那段日子,由于《夏衍》画册的任务亦重,常要往夏公家跑,有时心头也会闪过一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滑稽感,然而它毕竟对我编好《艾青》画册、增进对艾老及其家人的感性认识与了解颇多好处。

进门第一天上午,就见到了已在家休养的艾老,还直接有交谈。当艾老翻看我代表浙江摄影出版社赠送的《中国感受》画册时,就赞扬画册“印得很气派”,我说将来印出您的画册也不会低于这一水平;见我递上的名片上有“葛岭路”的字眼,他想了一想,突然提起了“黄源”的名字。黄源先生是艾老的老友,正是住在杭州西湖边的葛岭路,于是我们有了新的话题。以后,我与艾老还有过交谈。虽然,疾病与衰老正在折磨艾老的身体,特别是折磨他那颗渴望生命、追求光明而永远热血的心,使他有时思维或谈吐变得缓慢,但艾老只要讲起话来,还是显得风趣、幽默,不乏睿智;而他待人处事,哪怕是对像我这样陌生的朋友,亦决无任何架子。

与高瑛接触最多。她几乎断断续续给我讲了她与艾老大半辈子的许多动人故事,有一次在早餐桌上讲得声泪俱下。在我印象中,她此生觉得最自豪的是两件事:一是1956年10月她与艾老结合,不久在艾老打成右派遭到厄运时,她始终与艾老站在一起,患难与共;再是盖这一新居,她当初从给张百发打报告、求拨款,到看地段、批地皮,再到基建施工与内外装修,无不费心费力,她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而这两者若不是对于一个女中强者,是绝对承受不了的。正是有这些感受,使我后来在《艾青》画册的传记文字中,很自然地加进了这样一句话:在最困难的时候,高瑛始终是艾青坚强的生活支柱。

其次是艾老现秘书、儿子艾丹。他是高瑛与艾老生下的第二个儿子(1962年生于新疆)。我与他在一起挑选过家中自藏的艾老各时期的照片。当他接受撰写艾老画册中的“传记”文字任务后,不过八九天,就把15000字的稿子拉了下来。他去过美国(后出版过一本《纽约札记》小册子);亦喜欢诗(所以写的“传记”颇多“诗意”),后来把兴趣转向古董文物(我在他的屋里看过他的收藏);他与妻子倪贞(倪志福之女)结婚已有几年仍不想要孩子;也许他自己还未脱孩子气,因为后来他觉得难于完成带史料性的“艾青大事年表”时,便来信向我打了退堂鼓(“年表”后蒙艾老之弟——浙师大的蒋海涛先生及时编就)。临走那天,我俩合了影,还请他给我与艾老拍了合影。

1994年5月下旬,我到北京为《冰心》、《曹禺》画册组稿时,又去过艾老家里。艾老又住进了协和医院。那天晚上,艾丹陪我与另外两位外地友人去医院探望了艾老。当时,《艾青》画册正在紧张编印过程中。

难忘的是1995年1月5日我到北京的当晚。那次,我终于可以怀着一种胜利凯旋的心情,把我们奋战近两年的成果——两本刚刚印出的《艾青》画册1样书带到艾老家去了。我没想到艾老一个多月前已转家中疗养,所以没有随带相机,艾老用略微哆嗦的手翻开那本书名为《艾青》的画册的第一个瞬间,也就未能用胶片留下影来。记得艾老当时非常高兴(甚至有点激动),一边翻阅一边说,“要收集这么多图片不容易呵!”当高瑛问艾老觉得画册如何时,艾老即用嗔怪的眼神望了望高瑛,连连说:“这还有什么话说!”逗得我们在一旁都笑了起来。

1995年3月20日艾老95周岁华诞一周前写于杭州石灰桥
(原载《钱江晚报》1995年3月29日第7版,题《在艾青家做客》)

注释:
1《艾青》,66千字,392图,“当代中国文化名人传记画册”系列之二,浙江摄影出版社1994年 8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