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电视剧”,还是“电视片”?——也谈“电视剧”的名称问题  

2007-02-18 00:14:03|  分类: 新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剧”,还是“电视片”?
——也谈“电视剧”的名称问题

/范达明/

读了北京《电视良友》1983年第1期上的《为“电视片”正名》一文,引起我一些想法,觉得有对文章提出的问题再加讨论的必要。因为至今为止,该文实质上仍代表着该刊的意见,即把中国电视观众已习惯称之为“电视剧”的东西,一定要叫做“电视片”!所谓“正名”,即此而已。


以前,我曾注意到全国最早创办的一家纯电视刊物《大众电视》。该刊编辑们从创刊起似乎就有过这种欲把“电视剧”正名为“电视片”的雄心与勇气。比如在该刊1981年11月号(总10)上,就称山东台的《美的心灵》与《窗帘轻轻飘起》(封2-3)、湖南台的《宝灯》、大连台《脚步》、中美合摄的《相逢在北京》(均画页)为“电视故事片”;称法国的《悲惨世界》(第11页)、中意合摄的《马可·波罗》(画页)、朝鲜的《无名英雄》(第26页)为“电视系列片”;甚至还干脆把上海台的《孔乙己》(第10页)就叫做“电视片”的。然而又不尽然。即使在这同一期内,在第4、5、7、8、9、13、14、15、29、30、31、32诸页,对《王冕》、《他了解我》、《一千八》等13部电视作品以及在两篇文章的介绍叙述中,均仍使用了“电视剧”的名称;在封底对BBC的《卡斯特桥市长》亦称之为“电视连续剧”。这种矛盾的叫法,暴露了该刊编辑们内部思想的混乱与“正名”雄心的不彻底性。果然,到1982年,“电视剧”的叫法遂又重占统治地位。而“电视故事片”的叫法到1982年第5期(总16)已经绝迹;从1982年第6期(总17)起,该刊索性把原有“电视故事”这一专栏,也名“正”言顺地改叫做“电视剧故事”了。


雄心勃勃的《大众电视》企图把“电视剧”正名为“电视故事片”这一扭转乾坤之举终于偃旗息鼓、宣告失败;其原因在哪里呢?而如今北京的《电视良友》自1983年起,以陈天一同志的文章为“宣言”,也举起了“正名”之旗,并立竿见影,在该期刊物涉及“电视剧”名称处一律“正”以“电视片”之名。这,是否显得太匆忙、太急躁了呢?《大众电视》的前车之鉴在哪里呢?


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无论是《大众电视》还是《电视良友》,都不是中央电视台的直属刊物。如果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周报》及其在直接播出节目预告中不领衔改口正名,在全国电视刊物日益增多的情况下,光你区区一家非直属电视刊物的孤军奋战,能扭转得过来吗?而中央电视台之所以不理会这一套,我想,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1)已经“约定俗成”。语言是群众的习惯与创造,这种习惯与创造有时由于种种原因,其结果所流行的字面说法不一定刚好是与其应有的内涵丝丝入扣地吻合,名不副实的情况是常常有的。日本人至今还把“电影”称做“映画”,似乎还停留在落后的爱迪生电影创始年代,甚至是幻灯时代,但这并不影响日本自50年代初以《罗生门》一片“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而一跃成了当今世界上的电影大国之一。

 


(2)符合“经济原则”。这也是前述“约定俗成”得以构成的一个原则。现代社会信息如此之多,节奏如此之快,万事概以节约从简、符合经济原则方能行得通。要把“电视剧”叫做“电视故事片”,“电视片”则叫做“电视纪录片”,且不说这一来似有使电视在叫法上彻头彻尾甘当电影仆从之嫌,就从原先三字词增至五字词,耗字量增了将近一倍,无疑是个倒退,肯定行不通。而这两个五字词无论是省去头上“电视”两字或中间“故事”或“纪录”两字来简称,都会造成电视同电影或电视中两档不同类型节目间区别之消失而意义不明,以至于失去实用价值。问题是在于,在目前人们已经有了用两个三字词“电视剧”与“电视片”来区别于电影作品以及电视中的虚构故事作品与新闻纪录作品的条件下,人们又怎么会自找麻烦地先把它们扩大成五字词再来做似乎是更科学的简称呢?


重要的是,即使是符合“经济原则”的简称,亦仍要“约定俗成”。有一个生动的例子可说明问题:80年代的中国人已习惯简称“彩色电视机”为“彩电”或“彩视”,尽管似乎后者更名正言顺、更科学得多,但恐怕它终究会被更流行亦即更约定俗成的“彩电”这一叫法所淘汰!那你又怎么办呢?


“电视剧”的叫法之引起陈天一同志以及《电视良友》编辑部的非难,基于他们清醒地觉察到这种艺术作品与舞台上的戏剧作品之不同,因而认为不能称之为“剧”。问题是在对“剧”这一概念的理解不应该太片面、太狭隘。其实,“剧”解为“戏剧”也是后来的“引申”(参见《辞海·语词分册上》第163页);它原本解“嬉戏”,也可以说是富于娱乐性的,用到艺术虚构的故事性的“电视剧”作品上倒也不乏高妙之处——电影故事片不也有“影戏”的俗称吗?更何况,“剧”字还有“繁多”、“繁难”、“剧烈”之解,也都可以同“电视剧”的情节性艺术内涵挂上钩。至于说到“戏剧”,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的本质,似乎就一定要是舞台剧才行。其实它本指人的“表演艺术”;而无论是银幕上的电影故事片还是荧光屏上的电视剧,虽然它们一 一离开了舞台,但难道可以离开演员、离开表演艺术吗?因此,就这一点上说,它们也是一种“戏剧”。


那么,为什么电影习惯上要叫“片”而不叫“剧”呢?它恰恰不是从审美角度上讲,而是从技术物质媒介上讲的——是电影使用胶片(软片)的缘故,正如电视使用录像带一般。“片”的英文字叫FILM(解为摄影胶卷时港界喜写做“菲林”),它同录像磁带毫无共同之处。我同意电影同电视在审美鉴赏时对观者无所不同或不同无多,但把一个来源于电影技术物质媒介的“片”字套到毫不存在此媒介的“电视”头上,岂不是可以说比让电视套用上“剧”字更不科学更不合理吗?(电视套用“片”字,除受电影观念影响之外,很可能是由于至今仍有部分电视作品在开始还先得用16毫米摄影机拍成胶片再转录磁带的缘故;而目前纪录电视作品被叫做“电视片”并不在于合乎科学而在于俗成。)


无疑,戏剧,就其是人类最早以人体自身为媒介来表演的综合艺术,她也成为全部艺术中最古老的一种艺术。从索福克勒斯到莎士比亚,从斯坦尼、布莱希特到阿瑟·密勒,乃至从关汉卿、郭沫若到曹禺,她不但自身产生了众多的巨匠与杰作,也日益完备了她的丰富多样的体系与理论;而她的亘古不息的伟大影响,就像一个驱之不散的幽灵,至今仍在电影、电视这类最近、最现代化亦最依附技术化的后继综合艺术面前回荡!你今天或许可以暂时把“电视剧”之中的“剧”字驱逐出境而另找他字替之;但是,你千万不要忘记,当甚至在电影圈内,电影学家们搜索枯肠、咬文嚼字而一无所获,至今仍不得不用许许多多属她这位戏剧女神的“剧”概念来讲述自己的“电影剧本”、“电影剧情”与“电影剧照”等诸如此类的电影概念之时,你是否还准备在电视术语中来说“电视片本”、“电视片情”与“电视片照”这些概念,从而来一番完全彻底的“正名”呢?——尽管“电视”本来与“片”字血缘甚远哩。    

 

1983年8月8日初稿于YC,1984年2月10日改定
2007年2月3日录入电脑于杭州梅苑阁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