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吴冠中:一个巨大的矛盾体  

2008-12-20 23:30:50|  分类: 中国画学问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冠中:一个巨大的矛盾体

范达明/

 对“笔墨等于零”的争议,多半孤立地就这篇文章的标题来发议论。如果孤立的笔墨等于零,那么孤立于文章标题的争议,其价值也等于零。在这点上,我一直说吴冠中先生这个命题是有前提的,应就文章论文章,当然我也说他文章的标题是以偏概全。而童中焘先生不这么看,他认为凡命题必不得有前提。其实任何具体的命题或结论都必须设置前提,不仅有大前提,还有小前提,你必在限制其具体内涵与外延的条件下才能言说。我觉得童先生没必要这么煞费苦心去写反驳,因双方不在一个层面:吴虽主张中西融合,骨子里是西派画家,把笔墨看做听凭主子使唤的“奴才”,是画家手中的工具或材料,是站在“用”的层面;童是中国画画家,谈的是传统绘画的笔墨,认为笔墨是中国画实体,是“笔墨中心主义”立场,是站在“体”的层面。双方如此“体”“用”分立,矛盾自然不可调和。

吴冠中:一个巨大的矛盾体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吴冠中在巴黎

从目前吴先生态度看,他已有点“横竖横”“豁出去”了。既然都说“笔墨等于零”就是我吴冠中本意,我就“笔墨等于零”算了,这反而成了一块他最响亮的招牌,说明他恰恰聪明地利用了自己说话的偏颇。在中国画里,对于画作上的笔墨历来就有“有”与“无”的说法与评价标准——有笔有墨,有笔无墨,有墨无笔,无笔无墨。而“无”就是“零”,一幅画如果“无笔无墨”,那就是“笔墨等于零”。当然这里的“无”与“零”都是比喻,是从价值与达到的效果说的,不是说“无笔无墨”的画面就是一张白纸。童先生说,白纸为零,一落笔便是“一”,这样的批评只是就事论事,同样与吴先生不在一个层面。至于笔墨构成是否居“一”治“一”,也值得探讨。潘天寿先生就认为:“吾国绘画,始于一点一画,终于无穷点无穷画,然而简单之排比交错,须有三点三画,始可。”最滑稽的是童文最后引用了《潘天寿谈艺录》的一句话:“艺术的重复等于零!”此文实在不能引用这句话: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既然连“艺术”都可能“等于零”(前提是“重复”),而“艺术”在概念上还大于“笔墨”,那为什么“笔墨”在某种前提条件下就不能“等于零”?

但吴先生确有某些说法偏激、偏颇甚至错误,如他说美协、画院、文联等都是“一大群不下蛋的鸡”,应该取消。他确实是看到了一些问题的肯綮与弊端,这些机构的改革也很必要,但不能因此搞取消主义,这还涉及公民的民主权利问题。它们其实也不大可能取消——美协是画家自己的组织,就像工会是工人的组织,每个社会成员都应该有言论与结社的自由,这不能剥夺。最糟糕的是他说“现实主义该跨掉”,把它与百花齐放对立起来。其实现实主义永远跨不了——要么不搞艺术,只要承认是艺术,其源头就是生活。如果没有现实生活这“第一自然”,就一定没有艺术这“第二自然”。艺术为什么是“第二自然”?就因为是建立在现实这“第一自然”基础上的。我觉得现实主义是一切艺术的起点,它到了每个艺术家那里可以个性化风格化,但只要你不是抽象艺术,最终都离不开现实主义。

吴冠中:一个巨大的矛盾体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吴冠中:一个巨大的矛盾体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看了吴冠中画展,比较喜欢他早年的油画,那些画比较老实。后来就在强调形式的东西,这跟他的“理论”有一定关系。他对“内容决定形式”的说法质疑,也写过“抽象美”文章,较早敢说别人还不敢说的话。吴冠中形象是这30年中树立起来的,刚才河清也讲了,他写了很多书,传记散文类文章文采很好。对于一个大画家或大师来说,如果没有一点理论,不会写文章,就很难立足。目前中国美术界画家在人气上没人能超过他,可能也跟这点有关——尽管其言论大多矫枉过正,显得偏颇,可人气指数却直线上升,他已有极高社会声望,很大话语权。如果这话语权换给一般评论家,不会有人去理他。而这种情况反复多次后效果还会加倍,这对他画作的市场当然有利。

 

 吴冠中:一个巨大的矛盾体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吴冠中:一个巨大的矛盾体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看他的画展我特别不欣赏他的书法,有些可能就是在玩笔墨。说别人是脱离画面的笔墨,自己也在玩笔墨。所以我觉得吴先生就是一个巨大的矛盾体:他的阅历与学识,他眼下达到的艺术高位及被媒体所追踪,使他在看清一些现象之时也敢于提出尖锐的问题并被及时诉诸公众,这非常入世;但艺术观上,他强烈地排斥传统与现实主义,越来越注重形式、注重抽象与强调西方现代艺术的价值,越来越为艺术而艺术,所以又很出世。作为矛盾体他不可能有一种完整的理论或严谨推敲的东西。他不是理论家,也不需要那种理论的缜密性。他是个很感性的、很有个性的性情中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敢讲真话,虽然真话并不就等于真理。在这点上说,他是自由的;他是个很可爱的老人,值得我们敬重。 

 

 

 2008年2月23日据五人谈话会发言书面整理(压缩文本)

 选自《“关于吴冠中”:五人谈话录》,原载《中华美术》2008年第2期(总7,3月8日出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1264)|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