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17. 吴勇泉的两封来信(1967.11.17/12.11)  

2009-11-12 21:31:36|  分类: 我的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 吴勇泉的两封来信(1967.11.17/12.11)

范达明/

62班读书时期,由于在业余兴趣爱好,特别在对文学、电影、戏剧等作品的阅读与欣赏上有很多相同或相似之处,我与吴勇泉是很要好的朋友。我们时有同去看电影或聊电影。在课余演剧上,他虽未上台,但参加过剧本改编,我还读过他自己写就的一个演剧台本。

他是非常坐得住教室的人。记得在课外,很冷的冬天里,就见他一个人坐在自己的课桌前,静心静意地在啃阿·托尔斯泰的长篇三部曲《苦难的历程》(此前,曾有根据该长篇改编的三部苏联影片《两姐妹》、《1918年》和《阴暗的早晨》陆续在国内公映)。他还读了很多高尔基的东西,连那本很厚的巨著《克里姆·萨姆金的一生》好像都读完了的。

毕业前夕,部队来学校招收空军,我们都是同一批去参加体检的男同学,结果大家一一被淘汰,唯有他与班长金茂鑫双双光荣入伍。不久就是动荡的“文革”岁月。1967年10月毕业分配后,我从西陵峡畔给许多老同学写信告诉我新的落脚地,也给他写过信,他也有回信。现在在我保存的一批信件中,就找到有他先后写给我的两封来信。

17. 吴勇泉的两封来信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7-1  怀念浙江美术学院附中62班已故同学吴勇泉

(摄于1988年4月10日母校浙江美术学院60周校庆时)

 

第一封(自编号:24),信封盖有寄发局邮戳“临汾1967.11.18”(正面)与收信局邮戳“宜昌1967.11.23”(背面)。可见当时山西临汾至湖北宜昌的邮路,时长五日。信封正面盖有紫红色三角章,内有一颗实心图形的五角星与“免费军事邮件”六字,此信封因而显得特殊;左下角印有彩色宣传画《向毛泽东同志的好学生——焦裕禄同志学习》。信封背面印有的信封制品厂家等信息是:天津市/三星纸制品社出品/150×92毫米/66。“66”当是年份缩写。信纸为两纸三页(第二纸正反写),写于1967年11月17日。信中说我写给他的信是“苏州连队给我转到山西的”,他“已被调往山西学习。这次是根据国家空军建设需要而提前转入航校的。”得知我们的毕业分配情况,他说:“学校这次这样仓促分配,社会上又多数一度陷于无政府状态,到这种基层单位去工作,对你们来说确实是很意外的。但是,我想既然你们被分配在那儿,就要在那里把工作搞好,一定不要气馁,气馁是无用而且也是无能的表现,我想你是能够正确对[待]的。希望你鼓起勇气,把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工作做好。我想,像你这样的青年,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信中接着介绍了苏州部队的“支左”情况以及“到山西一个半多月”后他所了解的山西“文革”情况。最后说,他“马上要转到曲沃(侯马)去了”,“我将先下机务大队学习”;“我身体情况并不一定能‘上天’的,我鼻子不大好,也许以后不适合飞行”。

17. 吴勇泉的两封来信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7. 吴勇泉的两封来信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7. 吴勇泉的两封来信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7-2/17-3/17-4  吴勇泉的第一封来信:信纸为两纸三页(第二纸正反写),

写于1967年11月17日 / 范达明藏

17. 吴勇泉的两封来信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7-5 吴勇泉两封来信的两枚信封 / 范达明藏

 

第二封(自编号:38),信封上寄发局和收信局邮戳的日期等均模糊不清,也没有了那枚“免费军事邮件”的三角印章。信封正面左侧印有红字、浅黄底色带框线毛主席语录,上端有毛主席军装木刻侧面像。信封背面印有的信封制品品名、厂家等信息是:24开信封/北京人民印刷厂印刷·北京信封厂制/北京市文化用品公司发行/1967年。信写于1967年12月11日山西侯马,我是12月18日在湖北宜昌收到的,邮路时长达七日。信仅一纸。信中说:“我们这半年将当机务兵,在机务队学习,天天要摸飞机了。”“看了你的来信,感到你还是朝气蓬勃的,希望你有所作为,我相信你一定会把工作搞好的。”信中讲了他目前的工作:“机务是一件辛苦的工作。一般是起早搭黑,没有一定的作息时间,遇到飞行日,那一天得工作十七个小时左右……在机场上度过的。它的职责是维护飞机,保证飞行安全。我们的老师是:机械师、机械兵……从明天起就要工作了。”这信因曾受潮,信笺左下边有一小片已有残缺,部分文字丢失。显然,吴勇泉是在即将投入紧张工作之前一日匆匆给我回信的。

 

17. 吴勇泉的两封来信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7-6  吴勇泉的第二封来信:仅一纸,写于1967年12月11日 / 范达明藏

 

我与吴勇泉以通信互相勉励对方,在那个年月获得很大精神激励与安慰。但因双方各有各的紧张学习与工作,以后音讯就中断了,直到1988年4月美院60周年校庆期间,我与他才又重逢母校——未料也成为我们的最后相聚……

   2009年8月27日9:55急就于杭州梅苑阁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