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9.《现场会》与话剧组演出剧目的流产(1964.9—)  

2009-11-03 08:20:13|  分类: 我的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现场会》与话剧组演出剧目的流产(1964.9—)

范达明/

1964年秋新学年之前,美院组织了大学部与附中各班级团、学生会干部的五天集中学习(8.26—30),传达共青团“九大”精神并组织学习讨论,强调学生的革命化、劳动化,与此同时,一场新的教学改革(包括按照中央提出减轻学生课业负担所需做的变革)也逐渐开展起来。我们高三新学年的学习与课余生活,在此大背景下经由学校安排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新课表每天有三节专业课(只星一两节),共每周17节。早自修30分钟,第一节课是文化课(本学期只有政治、语文、俄文、历史四门文科),体育一节/周。每课时长50分钟。下午大都只上一、二节,空余时间展开兴趣小组活动。(1964.9.1 星期二,摘自“日记12”,下同)

各种兴趣小组建立起来,包括话剧组在内。而话剧组的建立与1963年春上与年末我们62班崛起的课余演剧活动是相关的——我们的两次话剧演出在校内无疑有其相当的影响。

国庆文娱会演决定不搞,并元旦一齐搞。原学校想排话剧,展[现]仍继续,且时间可充分而可稳扎稳打。(1964.9.4 星期五)/ 加入话剧、文艺评论小组。(1964.9.9 星期三)

我班的莫大林、许建斌与我(应该还有孙宏汶)显然都入了话剧组。话剧组最初选择排演当时轰动一时的青年题材话剧《年青的一代》,当然,它是一部大戏,我们能排演的只是片断。尽管指导老师似对此剧兴趣无多,在没有好剧目的情况下,排演在继续:

一面照顾黑板报的抄写,一面与几个同学一块排《年青的一代》话剧片断台词。(1964.9.20星期日)/ 准备排《年青的一代》。台词,今天又对了一遍。(1964.9.21 星期一)/ 老师说《年青的一代》形式不好,但我们仍决定排。(1964.9.22 星期二)

后来知道大学部同学也在排演此剧,我们遂听从老师意见,放弃了该剧:

早锻炼时,话剧组开了会。会上否定了《年青的一代》的排练,确[定]了几个个人朗诵与一个集体朗诵(魏巍的《七月献辞》部分)。(1964.9.23 星期三)

新的演出剧目要到10月上旬末才有定夺,此时已折腾去了一个月:

话剧组正开始活动。初步决定,准备元旦前排练出《柜台》——独幕剧,和《放下你的鞭子》——街头活报剧。我被分配为饰《柜台》中的工人周金山一角色。不知能否胜任。(1964.10.9 星期五)

三天以后,排演的剧目又有了新的变换(我的意见肯定起了作用):

我们中午话剧组核心小组讨论通过了两个剧本《在烈火中永生》和《现场会》(后剧本我提议)并初步挑选了一下演员。下午话剧小组活动(与明天体育锻炼调)。郑老师跟我们讲了一些活动即将正式开始的注意事项,并表示同意这两个剧本的演出。我们分三个小组,两个排练组,一个剧务组。《现场会》排练组由我负责。我并且任此剧演出的导演,决定本周六由导演向排练组同学讲述剧本。我在晚饭后初步详细地看了一下剧本,了解了全剧中心内容、人物性格、情节结构等问题,周六前要写出“导演阐述”。两个剧本均由剧务组负责印制(剧务组由项方奎总负责)。我借了《人民文学》本年7月号,中有胡可剧本《取经》系“连队在前进”之二(《现场会》是他的“连队在前进”之三)。(1964.10.12 星期一)

《现场会》是写过话剧名作《槐树庄》的著名部队剧作家胡可创作的,剧作基础好,也有新鲜感,把它定为排演剧目已获得共识,筹备工作也就很快进展起来。为了慎重,这一次莫大林专门给我弄了一本《现场会》排练组记事本(此本子我一直保存着),后来排练人员即角色安排也确定了:许建斌饰指导员,张所照饰通讯员,艾文忠饰二排长,刘文沪饰六班长,我饰后进战士王好。其中,许与我是高三62班的,张与刘是高一64班的,艾是高四602班的,出现由三个年级同学参演的阵容,正好体现了学生会话剧组成员的广泛性。话剧组指导郑朝老师则直接为本剧组指导老师。同样为了慎重,我还非常专业地在记事本里写出了该剧的《导演阐述》(1964.10.17):

《在烈火中永生》排练组今晚活动。我们组因为剧本未印好,未活动。我们印了一半。晚上我把《导演阐述》写完。(1964.10.17 星期六)/ 话剧组《现场会》开始分析剧本,我做了“导演阐述”,准备这星期六再集起[体]对台词(下周二开始排)。(1964.10.20 星期二)

为排演好这一新剧目,此间我还认真观摩了学校组织观摩的省专业剧团的话剧演出:

看了浙江话剧团的《豹子湾战斗》,反映我延安红一连队的生产斗争故事,反映了毛主席提出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号召的伟大意义(马吉星编剧)。本期《戏剧报》封面有中国青年话剧团演出这剧的剧照(内有评论文章)。(1964.10.27 星期二)

但《现场会》一剧最终却未能真正投入排演——也许当时形势发展很快,各种学习与工作太多,各班又都有下乡艺术实践任务,安排的下乡地点、时间也不同,难凑到一块儿来排戏,最终这个《现场会》也就开不起来了。

在我日记中最后一次提到《现场会》名字的是在次年即1965年元旦以后,这表明了我对于剧作者胡可的关注,潜在的也是对于我们未能降生的《现场会》的留恋:

65/1[期]的《解放军文艺》载有胡可的“连队在前进”之四——《接班》,描写入伍、退伍,复员到新疆、家庭、未婚妻,连史连环画、插图,图钉、浆糊,团长、老班长、副指导员、指导员、新战士等等当前部队生活的活生生的图画。我在《解放军画报》上(63/6)看到了他受奖(《槐树庄》编剧)的照片——中年人,胖身材。“连队在前进”之一是《四好初评》(见64/10期《戏剧报》,《一年来话剧述评》);之二《取经》;之三《现场会》——就是我们准备排演的那个。(1965.1.13 星期三)

实际上,流产的也不仅是《现场会》一个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自1964年9月附中学生会话剧组成立以后,虽然也筹备过多个演出剧目,却最终都成为了一场空忙,话剧组成了最典型的徒有虚名的课余兴趣小组,这倒是事前没有料到的。

目前,我所留存的跟《现场会》相关的唯一东西,就是那本有莫大林字迹的“排练组记事”本,以及其中我为该剧写下的一份相当详尽的《导演阐述》。我想,有余暇时我会把此“阐述”文本录入电脑,贴到“网易”我的博客上。   (2009.7.9)

9.《现场会》与话剧组演出剧目的流产(1964.9—)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9-1 《现场会》排练组记事本(1964.12),封面为莫大林字迹,其中有我为该

剧写下的一份相当详尽的 《导演阐述》。/ 范达明藏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