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11.郑朝老师与“我在白杨树下等你”(1965.9—)  

2009-11-05 12:56:45|  分类: 我的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郑朝老师与“我在白杨树下等你”(1965.9—) 

范达明/

说起郑朝老师,当年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他在语文课堂上教我们如何以不同语气来说“我在白杨树下等你”这句话。在我附中生涯的全部记忆中,作为讲课例句的这句话,总是与郑老师声情并茂的课堂讲课形象联系在一起,极富形象化的特征性,让我终身难忘。

2007年11月28日(星期三)上午,我曾前往郑老师杭州寓所对他做过一次访谈。后来以《史论家郑朝访谈》为题在次年1月的《美术报》上发表过。访谈中也提到了我的这个难忘记忆,这里摘录在“谈文学基础与美术批评的写作”小标题下的相关文字:

范:我一直记得你60年代给我们上的语文课,也多次说了,你在上课的时候跟我们说过汉语口语语气的意义问题,是印象最深的。你说,同样一句话由于语气不一样,导致的结果完全不一样。你记不记得?你举例说了“我在白杨树下等你”这句话,语气加重在“我”字,是“在白杨树下等你”,强调的意思是我,而不别人;语气加重在“白杨树下”四字,是“我在白杨树下等你”,强调的意思是位于“白杨树下”,而不是什么松树下。一句话中不改变用字,但只要每一字的语气着重点有不同或转移了,意思就会不同。当时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从你老师那里领教了语言的这种细微的魔力。现在看来,同样一句话写在书里和用口语表述有可能意思完全不一样,因为书面语无法直接体现语气,重点在哪里意思可能会不一样。所以口语和书面文字还并非是完全一样的东西。

郑:我是也得益于这些,文学也懂一些,美术也懂一些,所以就做这个两者之间有联系的工作。当年刚刚“四人帮”粉碎,各种艺术事业都在发展,要搞美评,找到我很合适。办美展要叫我写评论文章,明天一定要交,我动作也比较快。那时候比较年轻,叫得应啊。

接着还向郑老师问及了附中的其他语文老师:

范:当时在附中教我们语文的还有一位竺志华老师、一位邱树声老师,他们这几位现在还好吗?

郑:竺志华老师去世了。邱树声老师后来到浙江工商大学,已经退休了,刚去的时候叫高级商业学校。

范:现在叫工商大学了。邱树声老师一直没有见过,竺志华老师十多年前倒还见过一次。所以看来各种文化艺术,文学还是基础,还是很重要的。

[ 《史论家郑朝访谈》,载《美术报》2008年1月26日(总740)第14-15版“纪要”]

 

11.郑朝老师与“我在白杨树下等你”(1965.9—)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1-1  访谈时我拍摄的郑朝老师谈话形象(2007年11月28日)

 

郑朝老师讲的口语语气问题,也许与我们语文学习实践作业的关系远一些(因为这类作业如写作文等,都是用书面文字而非口语),但是对于当年我们热衷的课余演剧活动来说,口语语气的掌握与表达则是至关重要的。在我班后来较频繁开展的演剧活动中,我们都请郑老师来做我们的排练辅导(参与辅导的还有对学生事务充满热情与关爱的徐永祥老师)。

近20多年来,郑朝老师一直是我们浙江省美评会的理事,我作为秘书长与他接触还较多。他是1928年国立艺术院成立的同龄人,至今已年过80高龄。他总结自己走过的道路时说,他的美术写作与学术研究是集中在“校史、林风眠研究、美术评论、美术普及工作”四个方面。2001年他出版了《美育之求索:郑朝美术文集》。他非常欣赏母校老校友吴冠中先生,不管吴老先生怎么说“笔墨等于零”,他都认为“我们今天需要这么个人”,因为他敢于说话,敢于发表不同意见。对于今日的艺术或美术状态,他认为“很难有权威,很难有统一,还是多元化”。他现在把一切都看得比较淡然,他说,“到了我们这个年龄,什么都看得破了;做点事,都是自己高兴做的事情,名啊利啊都无所谓了”。也许正在抱着这种豁达潇洒的心态,如今他依旧是那么老当益壮神采奕奕,讲话依旧是那么有板有眼,话音依旧是那么黄钟大吕、振奋人心!

 (2009.6.15-16)

11.郑朝老师与“我在白杨树下等你”(1965.9—)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1-2  附中62班六位同学与郑朝老师在嘉兴荷花公社民主大队田间割稻后留影。

左起:前为顾三年、庄国钧、王复初、曾成金;后为刘建义、郑朝老师、范达明

(1965.11.14,16:00)/ 莫大林摄 顾三年藏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