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14.下乡日记:在古荡的日子(1964.5.4—16)  

2009-11-08 19:56:26|  分类: 我的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下乡日记:在古荡的日子(1964.5.4—16)

/范达明/

[写在前面:关于我的日记] 初中毕业前夕我加入了共青团,入团介绍人是上海市第五十一中学同班团员同学高鸿庭、季成叶。从举行入团仪式、戴上团徽那天起(审批通过日则早一月左右),我定下决心开始记日记。那天是1962年5月4日中国青年节。

最早的日记就是写在一两毛钱可以买来的普通练习簿上的。没记几星期或个把月,本子就写完了,又得换一册。后来有过两三册正规的日记本(每册容量就大多了)。到1966年7月31日(附中毕业后进入“文革”最初两个月),在4年3个月的时间里,写下大小厚薄不等的日记本20册(已按照“日记1”、“日记2”等方式编号标识)。如果没有统计错误,这四年多就经过了1549天,但日记总篇数要少些(个别时日会多日合记一篇日记)。最早的日记本一度存放上海家中,而我却长期在外地工作,其中日记1、3、4、6、8、10计6册已失佚;日记2、5、7、9、11至20等14册有幸留存。附中高三年级起我还备用了扎记本等多册(部分日记就随手写在其中),也都保存着。

与附中生涯直接相关的日记从“日记5”开始,此前的“日记3—4”(1962.6.28—8.27)已佚,有关自己沪上投考附中并被录取的情况,也因此而无考;此外,我们62班四学年七次下乡下矿艺术实践的前两次——高一下学期去余杭东塘公社秧田大队(1963年5月6日至6月初),高二上学期去富阳新桐公社俞家大队(1963年11月4日至下旬),均因所涉“日记8”(1963.5.6—6.13)、“日记10”(1963.7.31—11.18)两册的失佚而无考。

“下乡日记:在古荡的日子”(1964.5.4—16)记录的是我们62班的第三次下乡,是我班七次艺术实践中地点离学校距离最近、下去时间又最短的一次(在杭州郊区,仅13天),在我现存的日记中,它属第一份涉及下乡生活的日记。

从日记看,下乡艺术实践(权且不说改造思想等等)确实改变了我们原先在学校从寝室到教室、从教室到饭厅的三点一线的单调刻板的校园生活,我们不仅参加了体力劳动,不仅有了速写、写生与创作的丰富题材与对象,更是接触了社会最基层的民众,接触了人,接触了活生生的生活,从而使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少年学子真正开始认识了社会、认识了人,知道并学会了怎么去做社会调查或田野调查,怎样去观察人、揣摩人、了解人,而且还培养起我们同所接触的人与环境的深深的感情。

15年前,在母校65年校庆时出的《艺术苗圃》纪念集(中国美院出版社1994年9月版)里,我曾以《春之声——附中生涯实录》为题,首次刊印了自己附中时代的50篇日记(1963.3.17—5.5,即“日记7”,入编时篇数与篇内文字均有删节),其结束前一日(5月4日)刚好是我日记写满一周年的日子。眼下的“古荡日记”,又刚好始于我日记写满两周年时,它是从不久前才发现的“日记11”(1963.11.19—1964.6.18)中采录的。在失而复得的惊喜中,在把这整本“日记11”(历时213天约7个月)录入电脑的日夜中,我暗暗吃惊于时年17周岁半的自己那种记写日记的毅力,尤其是下乡这段日子的日记,尽管13天中无奈有八天不得不合成写为一篇(有几天是用粗陋的铅笔、草率的字迹或者是全然不同颜色的墨水写下的——多半还应是在电灯昏暗的农舍里所写),它甚至让我生成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今天再下乡到某地13天,我还能写下这样的日记吗?

日记,它拣回了原本已经丢失的日子,它也复活了此前几乎泯灭的记忆!

以下的日记正文,于2009年5月29日、6月6日录入电脑,它由此不再是日记本内仅存的孤本,而可能去面对更多读它的人。从日记原本的记写到电脑文本的录入,相隔竟是45年!有关录入文本在此须做几点说明:圆括号及其中的文字,是日记中原有的;方括号及其中的文字,或是对原文笔误或错别字的更正,或是对行文缺漏的补缀;每日首行(日期、星期、天气行)后的数字是录入时新添加的日记编号。(写于2009年7月7日)

 

1964.5.4 星期一 阴雨   732

早晨,下去[起]雨来。但还是决定出发。这样进行了一下调配,分成三组,一组步行,一组乘公共汽车(电车)。一组送行李(三轮车)。一会儿,目的地就到了——古荡。

由浙大站下,分成甲乙专业组。乙组由陆[放]、高[安保]、戴[祖银]老师带(诸[涵老师]因病迟来),到庆丰大队。甲组由李[宗杰]、吴[国亭]、邱[树声]、金[钦良老师]带,到古荡大队。

直到中午,才安排好分家落户。甲组共组成四个小小组分到四[个]生产队中。

(1)第一生产队:金老师,汤余铭、邵建阳、庄国钧、柏丹;

(2)第二生产队:吴老师,曾成金、朱植人、莫大林、叶鹤亭、我;

(3)第三生产队:李老师,王复初、项方奎与二女同学;

(4)第四生产队:邱老师,顾三年、刘建义、刘培兴。

下乡,我开始了第一顿午饭,第一个晚觉。我与叶[鹤亭]分配在两兄弟分家的一幢屋里。

老大一家:主人谢洪全(党员),一妻,二女儿,附带一弟。老二一家:主人谢洪寿(治保干部),一妻,一女,一子,附带一妹。两家供养父母。

我们睡在小队仓库里。叶鹤亭很害怕。

这里的特色:竹子,吃笋如菜。有红土,是硫酸厂运来的矿砂,铺泥污[地]。

房子没有大桐洲好,但生活水平相当高。有收音机、脚踏车、手表的很普遍。有电灯,无自来水。有黑板报、俱乐部、业余民校(夜校)。

夜校原有一位教师,因嫌工资低(30元一月)离职,后在工厂民校任职。新调来(已20多天)的一位任老师(文化馆调来)能弹琴奏乐,是个老实人、真心为人民服务的革命者。这民校共分扫盲班、高小班与初中班。

我们刚到此,只见任老师在大队办公室边的一间自己的宿舍里抄写歌纸——《打靶归来》。这个宿舍兼办公室很简陋,但布置得干净利落。

我们隔壁再隔壁有一独家户——64岁的徐焕芝,被称做队、公社、西湖区的李双双精神化身。因为她:(1)年老仍自力更生,不要社(里)照顾——依靠养猪,已先后卖给国家好几头猪,前时期卖了三口,现又养了二头。每天清晨起来割猪草。(2)红色宣传员。已送自己独子当兵(空军,现已五年了),并向别人宣传、鼓劲。(3)卫生模范。

1964.5.5 星期二 立夏 阴  733

吃黑饭,一种叶圆、小(似茶)之叶熬汁,染糯米煮成的饭。现这风俗已废除。吃罢“称”人(体重),因为大队磅称多得很,随时随地可称。

一整天劳动。上午拔稗草,挖土,耘田;下午拔稗草,挖土,耘田。

集体力量大,耘田从未看见这样一股人群的这样一种伟大精神。一起上工,一起休息,一起下工。劳动力是充足的。本生产队共36户(户数最多),男劳力35,女劳力39。女大于男。这里真是“妇女能顶半个天”。

晚上公布了计划。(20090529录入电脑)

1964.5.6 星期三 晴  734

上午劳动——耘田。下午专业——速写。

昨天上午劳动时头上飞虫蜂飞,今天全无。

天气晴朗,晨光下的农村旖旎美丽。

生产队长陈金龙(吴住)。大队党支书赵耀明(莫住)。干部也参加劳动,带头。有部分劳动力去割麦。下午他们打麦。我们上。画了不多的速写,也更熟悉了地理。与公社社员更密切了。

听夜校的课——农村小学的情况:一般因同学是陆陆续续到的,则先到者由老师领着(教)唱歌。任老师教他们唱了……今天正唱《打靶归来》。正式上课了。今天教了新课《四担肥料》。进度慢,学生各管各,下面闹哄哄的,像茶馆店(只有少数真心想读书的,挤在讲台前,注意地听,记着)。

有人擅自离校,与老师赌气的,做大小动作的,很普遍。一位女将,认为每天不是来上课而是来受一顿骂——她后来离开了学校。有人也追随着这行动。不过,教学在继续……

一部分同学随公社演唱队到杭师(杭大后)预演。我们在小学出借连环画。孩子们爱看书。

1964.5.7 星期四  735

上午打麦——他们叫“拐麦”。就在小队水泥场地上。二三人一组,全是妇女。我们六人分插其中。

这儿妇女劳力很强。眼前是这么多有性格的有人情的人。真想表现她们。这里有党支部书记的爱人王梅春。梅春有一弟:阿富——王春富。

下午专业,速写。

陈金龙的儿子爱吃桑果。莫大林叫他摘来给他吃,吃得满口满手紫蓝。

1964.5.8—5.15 星期五—星期五 736-743

渐渐,我们的关系密切了。我们和管仓库的(陈)福生、阿力(王维力)熟识。福生家里是朱植人住的(吃)(住:金龙)。福生一家五个男子,福生老大,是异母兄弟。福生历次被评为五好社员、六好社员、六好青年等积极分子。这是一个高个子,队里数他最长。

长脸,小眼,嘴角略有点歪,但人是正直的(——看他鼻子)。喉咙很响,虽已26-27岁,他仍像个小人。开朗。我很喜欢他。

阿力,人称他是×××和尚,乐观、忠厚。我记得画他头像时,他笑个不止。家有儿有女:一个儿子,王春朝,是同洪根、董爱农常在一起的(割草);有一个女儿美娟,我画过她的肖像(她们家都长得结实,除那哥哥)。她很会交际,把我领到她的家,一路过猪、羊圈,她说这是哪家的,这是哪家的。她读到二年级(去年)便不读了,在家里。现其弟弟在读。

会计在大队有两个。一个平会计,管第二生产队的。平会计的妻子张香兰是个精明的女子,能说会道(有点阴)。小毛说她那时劳动力过剩,女人都留在家,她便哭到公社里,说,“你们都要我们女人饿死!”现在是生产队妇女队长。

平会计是个正直、责任心很强的人。在会上,他总是永远发挥着主观能动性,关心生产队。老实人。

我那天到他家去(曾成金住家),画了他女儿平那娟等。

董书记老婆是本队畜牧场饲养员,粗脚大手,人开朗、乐观、浑厚,也能干。畜牧场工作外,还要管篾匠师傅的伙食(三顿);比我们早来两天的一个竹匠,帮[着]生产匾,养蚕用。(她)曾休息了三天,在家里补补弄弄。梅春在她休息三天代之。

梅春也是个能干的女将。还很年轻,天真、活泼,但工作不浮夸。耐劳。不过感情仍流露。说话瓮声瓮气,是个吸引人的女人。她家是中农,有父母,一弟。家口少,生活水平还好。村里人都说,这么个好姑娘,若不是解放,肯嫁给贫农的支书吗?——前年与支书耀明结了婚,去年生一子,叫×××,白白胖胖。

支书是个老实人,埋头工作,不放松学习(读报)。

小毛是其弟。家里曾在解放前因养不活他而被送与一个上海恶霸。解放后恶霸斗倒,其妻再嫁,小毛被领了回来。现在人虽不大,脾气却刚直,好劳动。但思想较落后,只认为自己靠劳动吃饭,别的什么都不管,喜说人坏话,组织性、纪律性差。可能是因为其兄是党支部书记,自认为了不起。

民校一教师姓任,从文化馆调来,工作尚认真,负责队里的文化生活,办俱乐部,出黑板报,但修养还不高。

在这星期中,经过了团组织生活,为大队画了耀明家史(先听其母讲,再由老师归纳为五组新旧对比),画了十幅画(乙组也画了,但以故事性连环),质量较高,风格也统一。

画速写,收集素材。构图定稿仍是《收工》。

星五晚上与社员们联欢。先由支书讲话,再由老师、社员代表、学生代表先后讲了些话,开始了文娱小节目。

节目大多数是临时拼凑,不完整且不成熟,但也应付过去了。节目有合唱、小组唱、独唱、独奏、合奏、沪剧清唱、快板等。

会后我们隔壁的一位单身光荣妈妈徐焕芝,为我们煮了一盆豆荚,送别我们。(地址:古荡湾30号,谢国荣母。)

学唱《汾河流水哗啦啦》。 

1964.5.16 星期六 雨  744

雨纷纷。我们仍按计划离此返校。一辆大客车运载着我们回去。

我头出窗口,远远还看到支书与大队会计送着我们。我喊:“赵书记,再会啦,你回去吧!”书记、会计消失在转弯路口的树丛后。

别了,古荡!别了古荡人!

我们虽然人已离开,但心是紧紧相连在一起,我们会写信来,会再来的!

我还记得,临走前一天,洪根说:“我以后一定来!”我也下决心,以后一定再去。

……(以下属当日日记回校后的内容,此略)

                                                                                     (2009.6.6 “日记”录入电脑)

14.下乡日记:在古荡的日子(1964.5.4—16)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4-1  与古荡公社古荡大队党支部书记赵耀明、队长陈金龙合影。后排左起:陈金龙、曾成金、赵耀明、吴国亭、叶鹤亭、范达明,以及朱植人(前排中)、莫大林(前排右)(1964.5)/ 顾三年藏

14.下乡日记:在古荡的日子(1964.5.4—16)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4-2  在古荡大队访问单身光荣妈妈徐焕芝(中);访问者左起:刘建义、叶鹤亭、刘培兴、汤余铭、曾成金、庄国钧、朱植人、邵建阳、顾三年;黄复(前左)、王复初(前右)(1964.5)/ 朱植人藏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