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1.最后一个报名者(1962.6.30)  

2009-10-25 20:35:54|  分类: 我的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最后一个报名者(1962.6.30)

/范达明/

1.最后一个报名者(1962.6.30)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1 淀山湖采风写生。赴杭州读美院附中前夕参加上海市少年宫绘画组最后一次组织活动,背影写生者范达明(左)、梁景如(1962.7.28)/ 虞子骏摄 范达明藏

 

1962年浙江美院附中招生,仍在上海设有考点,但仅限于某几个市区。我家住徐汇区,所读上海第五十一中学(原“位育中学”,新时期恢复原校名)也在徐汇区,而徐汇区恰好未被列入招生辖区。我从与我同道的梁景如、徐芒耀、褚耀泉等上海中国福利会少年宫绘画组组员那里得到了招生消息。面临初三毕业,我当然不甘放弃这一报考机会;而最终我能报考,也与少年宫相关。

说起课余学画进“市少年宫”(“中国福利会少年宫”简称),时间就更早些——我是在读小学五年级时(1958年)考入市少年宫的。负责招考的指导员,后来知道就是雕塑家陈道坦(素描考试时画的吹号的少先队员石膏塑像,正是陈指导的代表作之一,它们作为一对男女少先队员的立像,伫立在面对少年宫大草坪的主楼平台的两边)。录取后我先分在木刻组,后转工艺美术组(艺术指导杨见龙),最后自己又提出要求,转入了绘画乙组(艺术指导虞子骏)。绘画组除了周日有半天美术活动外,在周内某个下午晚些时间也有一次活动。此时我在绘画组已是有四五年艺龄的老组员了。

因为附中不在徐汇区招生,五十一中学就无法为我开报名介绍信。我在绘画组活动时讲起了我的为难,虞指导就说让少年宫出面来为我开具一张介绍信。介绍信在次日寄到了我家里,那天我正在学校机巧房参加合成大班的高中考前总复习。母亲接到少年宫来信,知道是介绍信,就直接赶到我所在的学校。

我不知道母亲是怎么找到我学校里的,因为从家里到学校有四站无轨电车的路程,而在我读初中整整三年里,母亲可从来没有到我的学校来过啊。母亲爱子心切,她显然知道这张介绍信对于满足我的绘画求学心愿有何等重要的意义——母亲,居然亲自赶来了!

我接到了母亲送来的介绍信,就径直向报名点赶去。那已是报名日期最后一天的下午了。我记不得是怎么从位于复兴中路襄阳南路口的五十一中学,坐上公交车,赶到几近外滩、位于圆明园路的上海工艺美术学校的——浙江美院附中1962年的上海考点与报名处就设在那里。进到门里时,天色已晚,接待报名的人员(他们的面目我全无印象了)似乎并不在意介绍信所出面的单位究竟属哪里,没有疑问地就接受了我的报名,并宽慰地向我表示:你总算没有错失报名时机——因为他们也已到了必须“收摊”的时间了。就这样,我成了附中当年在上海考点的最后一个报名者。

那年,作为上海中国福利会少年宫绘画组组员而考取浙江美院附中就读的,除了我、梁景如、徐芒耀之外,还有女同学黄复。记得我们四人到杭州后还在游“平湖秋月”时有过一张合影(此照未能找到)。四人1967年在“文革”内乱中分配四地工作,但最终阴差阳错都返回了杭州,甚至大半还回到了美院工作:梁景如后来成为中国美院副教授,在附中任教;徐芒耀成为恢复高考后浙江美院录取的首届油画研究生,不仅毕业留校终成油画系著名教授,且一跃而成为了当代中国具象写实油画的重要代表画家(后调上海师大艺术学院与美术学院当了院长);多难的黄复有所不同,是因“文革”期间蒙受刺激造成的精神健康原因而重新被美院接受安排下来(后在上海养病)。我虽没有回到美院,但1987年回杭工作后,因一直在主持省里的美术评论活动,也与院里的许多学者专家有着频繁往来,至今如此。

我现在想,如果当初我没有少年宫绘画组的这层因缘,或者虽因了这层因缘并获得了少年宫方面开出的介绍信,而报名处又不予认可,或者我母亲没有把这张介绍信及时转送到我手里……就是说,如果我最终没能报上名的话,那么,我还是今天的我吗?我还能最终工作与定居杭州吗?还能在今天来回顾自己美院附中的求学生涯吗?(20090607)

附带说一个我的新发现:2009年7月21日晚在寻找我个人的一些存档材料时,在一个纸盒子里找出了我一直保存着的小学六年级的《学校·家庭联系册》、初中三个学年度的《学生手册》,以及附中四年里学校给家长寄的各次成绩报告单(含信封);同时居然还发现了那张中国福利会少年宫给开的介绍信(已无信封),所署日期是1962.6.29,那么推算我的报名日就是在6月30日(星期六)——当年报名点的工作者并未收去这张介绍信,我也一直看重它而藏下了这张介绍信,如今又找到了这张介绍信,这是有幸的,也是令人惊喜的。(20090722-23)

 

1.最后一个报名者(1962.6.30)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2 中国福利会少年宫为我报考浙江美院附中所开具的介绍信,从笔迹看当为虞子骏指导员本人手迹(1962.6.29)/ 范达明藏

1.最后一个报名者(1962.6.30)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1-3   五位曾为上海市少年宫绘画组组员的在杭美院学子(左起:陈宜明、徐芒耀、梁景如;右起:冯运榆、范达明)与少年宫绘画组指导员虞子骏夫妇(左四、左五)在浙江美院相聚后留影(1993.6.15)/ 范达明藏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