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2010-11-27 22:27:09|  分类: 学术研讨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

——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范达明/  

 

       刚才听了蒋跃介绍的栏目设置,听了卢炘的讲话,开会之前我也参与了一些议论,这些栏目我觉得还挺好的,都兼顾到了。不过,评论版今后到底是一个版面还是两个版面?因为开设的栏目很多,如果一个版面,就是三篇文章,也只能是较短小的文章。比如说“每月一题”,作为周报,也就每月有四期,只有连续刊登才会每期都有,否则形不成气候;如果每周都出现,每期光这个栏目就要占去三分之一版面,一些其他栏目就只能轮流出现,因为版面太有限。

《美术报》作为专业报,评论版主要也就是美术评论,但是评论的对象——美术,放大看,大美术,可以评论的对象也很多。美术首先是一个艺术创作,美术是通过美术作品来体现的,而作品由人来创作,这样就还有美术家。对美术家和美术作品的评论,两者都非常重要。另外美术创作本身还构成学派、流派、团体,特别是新时期呈现多元化状态以后,地域性的问题更为强调了,像浙派人物画、新徽派版画等等,各个地方都比较强调自己的地域特色,画派的问题就凸显了。这跟“文革”以前很不一样。“文革”前那个时候中国强调的是“大一统”,所谓“全国一盘棋”,哪个地方想搞点自己的东西都不太容易,尽管那个时候也有一些学派,但并不属官方所强调的东西。现在学派很多,各地都有。我想对学派情况的考察,如果我们是随机的,比如说最近哪个学派比较红火,我们的评论视角就跟着针对这个学派,这是一种。还有一种,把握评论版的报刊等媒体,按照地域的东西南北中,或者说按照不同的画种,比如目前油画有多少学派,就一个个轮着过来加以研究与评论。这是一种提纲挈领的总的把握。我们双百方针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里的“家”,就是一个学派,当然每个个人可能也是一派。所以评论的对象,从美术作品、美术家到美术学派,都不可缺少。而作品,又总是跟美术家的风格以及他所参与的学派相接近相联系的。

 另外就是对美术评论本身的评论。我上次也讲过,美术评论不仅是评论美术作品、美术家,也应该评论美术评论,美术评论本身也是研究对象,所写的评论,它的风格、所评的对象等问题,也都有其研究的价值。由于评论者不能不受到其他因素的左右,比如说市场、地域、地方保护等,这些都可能会影响或产生出一些评论本身所未能预料的情况。所以,我觉得美术评论也应该关注对美术评论的评论。这一定意义上就形成了理论“争鸣”。

《美术报》作为媒体,从美术史这个角度上说,就不一定像学院里一样去研究,但是美术史上的一些理论观点也可以提出来。比如中国古代最早的画论——顾恺之的“以形写神”论,对这一基本的绘画观,我发现新时期以来,很多论家是把“形”跟“神”对立了起来,包括对于这一画论原典的本意,由于研究者不同的立场、观点也可能产生不同的解读而发生歧义。为此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做过辨析,我还准备再做得深入一点。

 评论应该还是有很多事情可做。当前做什么?如果我们结合具体背景,比如说全国的首届中国画双年展是放在浙江杭州,是明年年初的事情,浙江是中国画重要省份,所以对中国画的讨论是必然的。中国画,前一段像吴冠中等话题已经引起了一些争论,还有最近浙江省文史馆搞的浙派人物画55年传承发展的研讨,实际上也是针对浙江地域的一些重要品牌的讨论,我觉得我们的《美术报》都可以有一个体现。明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全国美协也有重大活动,现在各个省甚至有些地区都在搞一些重大历史题材创作,《美术报》跟美评会也搞过一次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展览的研讨,像明年建党90周年,对主旋律创作也一定会有一些研究。

跟历史画、历史题材创作所对应的,就有风俗画;从中国画讲,人、山、花不同的画科都可以有些研究。另外像水彩画,由于浙江省水彩画家协会90年代以来的努力,引领了全国水彩画的创作,理论研究也有一些。但是版画,我发现对版画的理论研讨非常少,在理论研究上最弱。最近内部出版的《浙江美术交流》在创刊号提出了一个“吴冠中版画”的概念。吴冠中本人,说彩墨画家也好,油画家也好,但他从来是不会去刻制版画的。所谓“吴冠中版画”实际上是一种高级的复制品,是把吴冠中的水墨画或他的书法、油画,用很现代的数字化高保真复制手法做成印刷品,做法有点类似于版画的有限复制,也可以有签名,签了名来销售。这样一种作品,现在叫“吴冠中版画”,这个是对传统的版画概念的颠覆。像这种东西,我觉得我们都可以来探讨的。不过,正是在《浙江美术交流》,同一期又登了一篇文章,对“吴冠中版画”的说法直接提出质疑,这个做法是具有学理意义的。不多说了,总之,应该说是有着很多可做评论文章的题目。谢谢。

 

                                                                                                2010年11月9日发言 2010年11月16日修订于杭州梅苑阁

附录:

当下美术评论之我见

——“美术理论家座谈会”发言摘录

 

11月9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在美术报社召开。会议邀请了来自杭州和金华两地的美术评论家、画家、设计家,与部分采编人员一起,畅谈时下美术热点和现象。专家们在会议中从媒体策划、话题选择、价值取向等多种角度为《美术报》提供了许多宝贵意见,除此之外,专家们对当下美术评论的现状也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时间:2010年11月9日下午

地点:美术报社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2010年11月9日,美术报社在报社会议室召开“美术理论家座谈会”(据美术报)
 

卢炘(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秘书长):做评论要注意对重要艺术现象、艺术思潮、艺术家及其作品进行深层的学术研究,解析美术史意义,引起深入阅读,可以有“先锋性”和“当下性”,更要富有“批判性”。评论学风要正,第一“要说真话”,第二“要深入浅出”。美术理论家既要研究史论也要关注当下。写评论的要有一种责任意识,接受评论要有宽容性,从而让理论观点进入正常的学术研讨,产生正面的导向作用。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卢炘发言

 

范达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美术评论的对象——美术,放大看,大美术,可以评论的对象有很多。美术首先是一个艺术创作,美术是通过美术作品来体现的,而作品由人来创作,这样就还有美术家。对美术家和美术作品的评论,两者都非常重要。另外美术创作本身还构成学派、流派、团体,特别是新时期呈现多元化状态以后,地域性的问题更为强调了,各个地方都比较强调自己的地域特色,画派的问题就凸显了。所以评论的对象,从美术作品、美术家到美术学派,都不可缺少。

另外就是对美术评论本身的评论。美术评论不仅是评论美术作品、美术家,也应该评论美术评论,美术评论本身也是研究对象,所写的评论,它的风格、所评的对象等问题,也都有其研究的价值。由于评论者不能不受到其他因素的左右,比如说市场、地域、地方保护等,这些都可能会影响或产生出一些评论本身所未能预料的情况。所以,我觉得美术评论也应该关注对美术评论的评论。这一定意义上就形成了理论“争鸣”。

 

曹工化(文化学者):传播方式如何决定美术评论的影响力? 现在的传播不是普遍意义上的传播,也不是我们初期传播学理论中认为的枪弹式传播,现在的传播方式有大众传播和分众传播,评论一定是针对某一批人,不是涵盖所有的人。“知识沟”已经不是“代沟”的“沟”了,不同的知识群都是有“沟”的。还有一种传播方式,比如说今天报纸上发表了一个观点,老师看到了就跟学生讲,这个传播力度非常大,这叫做二级传播,是通过媒体、意见领袖、受众来完成的。实际上评论家的很多想法是由意见领袖通过他们的人脉来传播,从而产生影响力的。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曹工化发言

 

周绍斌(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首先,评论不能只叙述事件和阐释事实,要上升到理论,要有鲜明的批评观点和理性认识。我读过一些所谓的评论,特别是一些画家评论,可以说只叙述了一些事实,阐释了一些常规的观念,没有深刻的理性意识,更没有鲜明的批评意见,在读者与画家之间没有发挥评论的社会功能。对美术发展现象的感悟到理性认识,这是一个非常逻辑的理论发展与建设过程。评论如果泛泛地谈一些美术现象,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做到,每个人都可以表述或叙述一些看到的现象。但这只是评论的基本前提和基本条件,也就是掌握事实,而我们的评论不能止于此,要在叙述的基础上有理论思辨和理性认识。将美术存在的一般事实或事件,经过分析上升到一种理性认识和理论观念层面,或者对某种现象提出一种思想意识,是需要批评家来提升、来提炼的。美术评论要对当代美术文化的发展具有影响,具有建设,具有拓荒,一定要建立深刻的、理性的和精神的思想路线,要以事实为基点,发展美术评论具有变革美术现实的社会功能。

批评要有批判精神。批判就是评判,就是要有结论,结论实际上就是对现象的一种定性。定性是很难的。但你不定性,他不定性,谁来定性,所以对一个现象的定性,应该是美术批评的任务。这个定性有的经得起历史的验证,有的经不起验证;过了若干年之后,有的可能是真理,有的可能是谬论,但无所谓,批评家就要有一个不是真理就是谬论的状态,否则的话我们也不会出真理。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周绍斌发言(右)

 

毛建波(中国美院研究生处处长):我们总是羡慕国外的很多艺术评论家的地位,他们远远比大多数画家的地位高,因为他们在报纸上登一篇评论,可能是决定画家们的命运的,也就是评论家能够左右、影响观众,影响艺术市场。评论家在创造者、欣赏者、艺术市场之间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当然,在中国这些是奢望,我们在座的很多人也写点评论,但是这种评论很多时候算不上是真正的评论,平心而论,很多是朋友间的捧场,也不见得都是吹捧,但是为关系也好,为其他因素也好会写一些,个人心态的不同,它的价值会有差异。

10天前中国美院童中焘教授《中国画画什么?》出版,朋友们聚在一起做了个首发式,没有吹捧,大家心平气和地讨论当今中国画存在的许多问题,比如说像王伯敏先生,他已经米寿之年,认真地通读了全书,发言十分精彩。作为一个老先生,他高度肯定童老师的许多观点,但是肯定的方式是平和的,他讲童老师是老生常谈,但是恰好就抓住了重心,就是认为针对中国画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要一谈再谈,甚至要谈几十年、上百年。他讲童老师是作为一个艺术的实践家来谈问题,所以能够切中肯綮。王先生讲得很平和,由于王先生这样的基调,后面的发言都能够实事求是,并没有因为是个人著述的研讨会,大家都纷纷吹捧等等。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毛建波发言

 

 张浩(中国美院附中校长):我不是评论家,但我觉得评论很重要。前两天有一个展览,就是所谓的“顶级抽象”,我看到不管是搞哪个行当的,抽象的也好,具象的也好,现实主义的也好,都划成了很多集团,很多的派。我觉得这跟评论有关系,于是受到启发,总结了几句中国当代社会的特点:一、破坏比建设更有震撼力。实际上真正有意义的在于建设,但是我们都不关注,都没兴趣,只要破坏就可以了。二、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引人注目。你只要提出问题,马上会引起人的瞩目,实际上有价值的是解决问题。三、提出质疑比解释更加有力量。

我们“美术”这个词汇是从日本直接拿过来的,“艺术”这个词和“美术”这个词造成了中国一百年的混乱,为什么混乱呢?只要谈美术,建筑就踢出去了,实际上它是艺术很重要的一块。建筑、绘画、雕刻、金属工艺,这全是艺术,一谈美术的话,就剩下绘画和雕塑了。有一个资料说,老一批的理论家还习惯用“美术”这个词,自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到现在,很多评论家不用“美术”这个词了,也不叫“美评家”了,现在都叫“艺评家”了。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张浩发言(右)

 

 杨振宇(中国美院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批评和评论在国内很难做,原因很多。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缺乏批评的传统。鲁迅所讲的“捧杀”和“骂杀”,仍是随处可见的现状,所谓的批评,或者写成捧场应酬式的文章,或者就是一顿泼妇骂街式的人身攻击。另外,做批评和评论的难度还在于,它不仅仅只是展开历史的说明,也不仅只是做出阐释甚至“元阐释”,也不是一种单纯的文本内分析活动等等,它更是一种积极建构的行动,能够提供出一种文化视野下正在生成的现实。艺术评论既有来自学术史的资源,更是当下现实的资源,并且是这两种资源能够形成的一个建构性力量。这也恰恰是批评与评论和视觉文化研究最内在的关系。因此,批评和评论的可能世界是我们常常难以预料的,因为批评家不是用一种既成的理论和有把握的方式,去套用和解构一个现象。批评要求我们的实践和介入,是一种“共生”,就像波德莱尔选择了贡斯当丹·居伊,他们俩共生了一个关于“现代性”的问题现实和讨论视域。波德莱尔式的这种艺术评论当然有着历险的,但是它也同时意味着开拓性的推进。波德莱尔的朋友,大画家马奈,多少有些嫉妒和愤愤不平,他一直希望波德莱尔能够为他写出一篇类似《现代生活的画家》评论。波德莱尔一定也在长期默默地酝酿,可惜他英年早逝,马奈终于未能如愿。波德莱尔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名声不大的画家来表达自己的艺术观念?!此中的深意,是需要理解批评本质的人才能细察一二的。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杨振宇发言

 

 井士剑(中国美院油画系多维表现绘画工作室主任):当代艺术批评引领这个时代的同时有些忽略了传统,我们不仅需要当下的美术批评的激扬文字,体现出灵光一现的闪光转折,我们更需要对艺术的本质进行深厚研究、终极关怀!现在的美术批评很多没有接触到艺术本质。艺术史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方法,通过对传统艺术史的探究,会让我们走得更远一点。批评是为了建树一个东西,而不是打倒一个东西,它应该是历史的延续,应该建立在艺术史的基础上。另外,在写作方式上要体现出风格多元的批评方法论,通过时代的介入折射出我们的批评标准和方向,不能套路化。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井士剑发言

  

 王源(浙江现代画院总经理):黄宾虹80岁生日的时候,傅雷在《申报》给他发了一篇不长的评论文章《观画答客问》,在客观评价黄氏艺术水准的同时,回应了沪上各界对黄宾虹以及中国画发展的几种有代表性的质疑,黄宾虹认为这是一辈子写他的最到位、能够让公众理解的文字。对于创作者,有效的批评已经不是久旱的甘霖,而是久雨的初晴,像一缕刺眼的寒光,可能有些突兀了。比如时下的展览,我们看到的新闻报道和评论文字,基本上都是一边倒的褒义词,如同我们的股市,只有买空,没有卖空,创作的一个断面都能被文字修饰成里程碑或者跨时代,这对一个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实质上是蕴藏着恶意和危机的,不说逝者,但凡活着的艺术家,他目前存在的不足,才是他下一步获得进取的可能,可惜我们在多数评论文章中找不到这些不足,进步也就无从谈起。批评家敢于指出自己认为对象存在的不足,可能正是艺术家今后突破的方向所在,所以我觉得批评在这里首先对创作者有巨大的贡献,如果一个艺术家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质立场的话。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王源发言

 

宋永进(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简单地说,美术评论文章大致有两类,即美术家的理论思考和理论家对美术的看法。两者各有优势,也各有问题。有些美术家的美术评论,往往从实践当中来,写得一套又一套,自己可能很有感觉,但在理论家看来,仅仅停留在技术的层面,东拉西扯很幼稚,或者非常浮浅,缺乏理论高度。有些理论家的美术评论,看起来很系统,很全面,很宏观,语言很专业,也非常深刻,但在美术家看来不过是一些知识性的东西,缺乏思想,面对艺术本身的问题,可能只停留在表面,或者总是在与表面相关的一些问题上牵来扯去,没有切入到艺术最实质的问题,更没有触及到学术的深处。这样的文章多了之后,读者看得云里雾里,简单的问题都可能弄糊涂了,甚至产生一种误导。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宋永进发言(左)
 

潘嘉来(文化学者):我一直在想,做评论的人,在当下究竟属于什么样的地位?长久以来,美术界一些引起社会关注的话题,我们评论界跟理论界是没有声音的,是没有参与的。这是为什么?今天在座的也有很多的画家,我们的画家是太厉害了,画家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影响力超过了做理论和评论的。像吴冠中的“笔墨等于零”,童老师的著作,这些引起社会或美术领域关注的话题,都是由画家展开的。理论界在这里没有自己的声音,这是值得我们做这一行的人思考的。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潘嘉来发言

 

连冕(中国美院艺术设计学系教师):《人民日报·副刊》有一位非常重要的报人袁鹰先生,前几年他出了一本书叫《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北京,中国档案出版社,2006年版),专门谈《人民日报·副刊》这么长的时间是如何确立起来的,如何产生影响力。书中讲到了几条非常重要的、如何面对报纸专栏性写作、评论的技巧,袁先生也提到当年夏衍先生写千字文非常快,同时也提到他们在办栏目时注意的一个问题,即“怨而不怒”。我还是在校学生时,很长时间密切地与年轻的同仁们接触、交流,大家都有这么个感觉:其实很多的问题,我都想说,也似乎都可以说,但为了保护我自己,也为了保护别人,落实到专栏评论上更是为了让我这个栏目和我的文章能够行之更远,我必须有所取舍。

关于“文风”的问题,不单单有一条激进的脉络,还有一种脉络,用形容“五四”时期相当重要的散文家周作人的话就是“冲淡平和”。最近一个阶段,人们从文风、文笔等文学和社会影响的角度分析,周作人的散文真的是很可以立得住的。尽管现在有很多作家认为已经可以超越“五四”了,但我觉得“五四”时期还是有很多的精彩文章,他们非常冷静,非常平淡……我觉得这个是值得认真学习的。因为我确实是接触过太多的明星评论家,跟他们交流,也在跟他们学习,但我感觉他们激越有余而欠平稳。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连冕发言(中)
       美术评论应该有很多事情可做——在《美术报》美术理论家座谈会上的发言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郑竹三发言
       郑竹三(浙江省文史馆馆员):全国理论界存在一个误区,这个误区也客观存在。我去年参加了一个北京的学术会议,有大理论家提出绘画目前存在三类,即传统水墨、现代水墨、抽象水墨,这个有点糊涂,到底哪个为主导?我们浙派肯定弄清楚的,即倡导传统“水墨”。水墨如果存在我们理解的传统的水墨、传统的笔墨,我们在这个方面也要做出一些导向性的评论。

评论家应关注社会,关注动态,关注另外的学术。比如说我们今年文史馆做了一个很有价值的工作——浙派人物画展览,浙派人物画是最好的样式,但是里面真正的学术探讨很少。我觉得对形的问题讲得似乎过多了一点,很多老师都讲了形与神的命题,实际更多的是神的问题,但是神不能离开形。浙派人物画更多的应讲神似,如果从这个角度讲,还有再进一步讨论的必要。

 

原载《美术报》2010年11月20日第7版“评论”(责任编辑:庄燕琳)

发言者照片摄影:范达明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