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2010-04-10 11:43:47|  分类: 中国画学问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写在浙江画院“中国人物画创作座谈会”之后(笔谈)

/范达明/

 

《走进西藏》是梁平波2001年创作完成的长卷人物画的画题。实际上,我觉得可以把梁平波近期或近5年来的西藏题材人物画创作都叫做“走进西藏”。 这是一个系列或大系,以32.4米长卷的鸿篇巨制《走进西藏》为总纲,纲举目张,其他诸多非长卷的作品都可以视为这一长卷的“目”。这样的说法,一是可以让我们把考察的目光放开,把梁平波西藏题材人物画的创作时间段划定为从21世纪开端即新世纪以来;二是作为系列的命名更可突出《走进西藏》这一长卷作品的独特力度与美学价值,以及它在画家个人创作生涯中的划时期意义;三是通过今天的新作展览也证明,这些《走进西藏》后续的非长卷西藏题材作品,真的有让观者“目”不暇接之感,对于画家已经积累的生活与素材来说,这一题材显然远没有就此“长卷”而罢休,确实还可以由作者画下去,继续画下去……

有记者问,“为什么要画西藏?”对此梁平波有自己真切的回答。其实,这不是哪一个画家的个人偏好,因为西藏的魅力是为世所公认的,对于画家则更不用说。就像我自己,虽然至今没有机会或没有时间真正进藏,但我去过一次九寨沟,擦了点边,亲眼见到了一些藏民与藏俗的地域环境,已经激动不已。我完全可以设身处地地想象并且理解作为画家而不是省委书记的大梁,何以进了西藏,就再也放不开西藏这一创作题材或母题的原因了。

重要的是,“走进西藏”的意义绝不仅仅是表面上的所谓题材的问题。“走进西藏”是作品的画题,又不仅仅是一幅作品或一个系列的画题,它是“走进现实、走进生活”的同义语,这就是“走进西藏”的实质或潜质。这对我们的人物画家是一种隐性的告诫与提醒。大梁两度进藏,是真正的“走进”西藏的现实生活,不是“走近”,也不仅仅是“走马观花”,否则他画不出这么多的作品来,也不会在作品中透露出这么多特定地域风情的生活气息与细节。这对于目前一些过多地玩弄技巧或笔墨却又思想苍白的人物画家,以及习惯于闭门造车式作画的人物画家来说,不啻敲响了警钟。而50年代以来的“浙派人物画”,其第一要义与本质也正在反映现实生活这方面。

确实,在浙江,一说起人物画就是“浙派人物画”。这也许没有办法,谁让50多年前在浙江美院出现了像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顾生岳、宋忠元这样的代表画家与代表作品呢。2005年末中国美术学院隆重举行了“浙派人物画”的纪念活动,参展画家很多,规模大,还有学术研讨活动,也有不同学术观念的争议。我在研讨会上坚持了“三个来源与三个组成部分”的观点,因为想要以单一的角度来说清楚问题的来龙去脉是很难的。同时,我也赞同了当事人宋忠元先生本人的明确的说法,“浙派人物画在1985年左右就基本告一段落”,尽管“浙派人物画”这个概念,恰恰就是在80年代,是学界出于论述美术史的方便才逐渐明确地提出来的。

那么,这中间的学术分歧在哪里呢?它,恰恰就出在人物画这一画种本身。中国画历来被分成人、山、花三块,而其中的人物同山水、花鸟相比,实在有很大的不同,但我们往往混为一谈,这就自己为自己设置了学术障碍。为什么?因为山水、花鸟两者的描绘对象总体属于自然界,其变化就属于自然的变化;人物则不然,尽管它也离不了自然,却不能不属于与自然界相对的另一领域——社会,人物的变化就属于社会的变化(人物要没有变化,除非你只画脱光了衣服的人体画)。这两种领域之分属的不同,毛泽东在他的名篇《矛盾论》就有过类似的明确论断。你很难说百年来雁荡山有多大的变化,或牵牛花与百灵鸟有多大变化;但是说到社会,中国的社会,浙江、西藏的社会,它们所发生的变革因而涉及社会中人的变化就确实是很大的了。因此,对于人物画或写实的人物画来说,创作作品的画家是否贴近社会、贴近生活,或者说,是否贴近历史的与现实的社会与生活,具体地说,是否“走进现实、走进生活”,就是非常关键的甚至是第一位重要的问题了。人物画,应当也必须有比山水、花鸟画更加强调“走进现实、走进生活”的创作前提与创作路子。另外,人物画对笔墨技巧的要求,也应当有与山水、花鸟画所不同的技术要求。它必须在强调造型、强调突出刻画人物的情感与精神面貌的基点上运用所谓“写形”法则与笔墨语言,后者可以是传统的,更可以是融合西法而突破传统的。

看了梁平波的“走进西藏”系列作品,就是看到了画家踏踏实实又积极进取地“走进现实、走进生活”的创作状态。这是令人顿生敬意的。他的中国人物画创作的基本路子是对头的,是合乎这一画种的创作规律的。就这点来说,梁平波的“走进西藏”系列作品,无疑为我们振兴新世纪中国人物画创作竖起了一种值得景仰与参照的标杆。

 

2006年11月8日写于杭州梅苑阁

 

本文系与会2006年10月20日浙江画院中国人物画座谈会后做的笔谈之一

原载《浙江画院丙戌记事》第50-51页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画家梁平波近影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梁平波《转场》局部  2009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梁平波《雪莲花》 2002                                               梁平波《带铜饰的红门》 2006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梁平波《唐古拉风》 2006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梁平波《高原情》 2005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梁平波《一家子》 2002  

梁平波“走进西藏”系列的意义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梁平波《拉那提草原一景》 2007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
阅读(54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