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美术批评观与美术批评:2006·西湖论艺暨浙江美术评论第15回研讨会纪要(4)  

2010-04-21 09:26:34|  分类: 浙江省美评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术批评观与美术批评

——2006·西湖论艺暨浙江美术评论第15回研讨会纪要(4)

/范达明记录 整理/

 

时   间:2006年12月16日(星期六) 

地   点:杭州之江饭店会议中心103会议室

议   程:(1)“2006·西湖论艺”年度论坛开幕式与《美术评论十八年》文集首发式

             (2)浙江美术评论第15 回研讨会(议题:美术批评观与美术批评)

主办者:浙江省美术家协会、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

与会者:(按发言序)马锋辉、魏新燕、徐永祥、范达明、高照、王平、河清、曹工化、郑朝、杨成寅、陈明钊、潘长臻、翁祖亮、梁绍基、杜高杰、卢炘、王义淼、黄发榜、陈琦、宋永进、陈乃秋、凌宇冰、张所照、叶子、冯运榆、李仲芳、杨芳菲、杨桦林、池沙鸿,以及陶小明、潘欣信等30余人

 

15. 是非问题,不能不争,不能不辩

杜高杰(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会员,浙江大学教授):

我很赞同我们浙江省美评会今后更多地及时地提出或参与有关全国美术创作重大议题评论的建议。当前美术创作十分繁荣,人才济济。但就创作思想和理论研究而言,问题却不少。令人担忧的是有些名重当代、在美术界身居高位的人,或以其言论,或以其作品,正在发生着不可忽视的不良影响。吴冠中先生就是一例。他的“笔墨等于零”的论调出现后就有长时间的讨论,而我认为根本就不值得去评论。然而随着近来吴先生“推墙”论和“绊脚石”论的抛出,在我看来,问题的实质倒是十分清楚了,那就是要割裂和否定中国绘画的优良传统,“淡化”或“结束”中国画,以西代中。这样的是非问题,不能不争,不能不辩。一些有识之士,已发出了自己的声音。限于时间,我在这里不再展开。改革开放之初,吴先生大力提倡形式美,身体力行,陆续创作了一些好的水墨作品。但由于他对中国绘画优秀传统缺乏正确的理解,没有具备基本的中国画技能,又自视过高,以致发表了上述论调。吴先生不要以为自己的主张和作品可以左右中国画发展的主流,还是谦虚、慎重一点为好。继承和发扬优秀传统决不是复古。当前中国画创作中也有一种漠视生活、陈陈相因、貌袭前人的倾向,值得引起注意。我们要大力提倡具有科学分析的贴切而及时的美术批评。这样的批评,有利于作者和读者,有利于美术事业的发展和良好的社会风气的形成;而不顾实际、随意拔高,甚至昧着良心竭力吹捧,除了有利于被吹捧者名位和画价的提高,别无好处。如果被吹捧者也随之昏昏然,洋洋自得,那他的艺术就必然会止步不前甚至倒退。我们的中国画界是不乏这样的事例的。

 

16. 美术评论少不了

卢炘(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潘天寿基金会副会长):

一百万字的论文集编得如此之好,十分意外,非常感谢秘书长和会长。高照先生说别的省拿不出这么多有分量的东西来,准确地说,北京、上海等地也有很多出色的评论家写了很多好文章,但他们没有这样倾心倾力的组织者和编者,至今尚未见到这么有质有量的论文集。

美术评论不好搞,它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影响。以前是政治压力,现在好多了,但也还有。论述“浙派人物画”我引了1956年毛主席批判民族虚无主义的一段话,《美术报》上就有人说这是“有意无意”地翻什么案,指责我在攻击老同志。对上世纪50年代延安来的老同志,我一直都是很敬重的。他们忠实地贯彻党的文艺方针,强调绘画要表现现实生活;他们挑选青年教师留校,组织下乡写生创作现代中国人物画。这些方面他们都有很大贡献,在我的文章中一直是肯定的。但是,之所以当时外地把浙江五六十年代产生的现代水墨写意画称之为“浙派人物画”,是因为浙江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等人的画与全国其他地方的画不一样,反映现实生活是相同的,而绘画语言、观照方法不一样。他们改变了全国普遍采用的明暗素描画法,而用了中国画传统的笔墨技法,又加进了自己的创造,以中国画讲究的意境、气韵等作为绘画标准。这无疑与潘天寿等老先生所给予的传统文化、传统绘画熏陶及指点是分不开的。对此,怎么可以说就与文人画没有关系、与潘天寿等老先生没有关系呢?而老先生们能从被排挤到重新发挥作用,与毛主席那段话又有着某种因果关系。其实,那段话几年前早在陈履生编的美术史资料书籍中发表了。

在同一张《美术报》上,北京邹跃进发言,意思是“浙派人物画”与北京的人物画一样都是反映现实生活,与传统文人画不同,所以也是徐悲鸿体系。他是从题材下断语,弃艺术语言而不顾。在他看来,建国后的中国画全都是徐派。那为什么在已成为历史的称谓上有一个“浙派人物画”呢?而全国竟会有那么多人公认其出色的艺术并赞赏有加呢?看来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美术评论少不了呀。

 

17. 关于当代中国画的款病问题

王义淼(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会员,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画题款是中国画文化状态的一个窗口。近20多年里,尤其近几年里,中国画题款状态很不妙。为此,2004年我写了关于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作品款病问题,2005年写了关于第十届全国美展中国画作品款病问题,发在《国画家》杂志。我说的款病是指题款的句子不通顺与错别字问题。中国画款病在各级展览展出的与各种报刊发表的中国画作品里大量发生,说明当代许多中国画画家基本文化修养很成问题,其中包括一些名家。

中国画是特别讲究画家文化修养的画种。画家文化修养严重缺乏不仅导致了款病发生,也影响到中国画创作的质量。款病问题应该引起美术界、评论界有关人士的重视,款病应该得到切实的医治。如果当代中国画款病继续泛滥,这些带着款病的作品留给社会,传给后代,后果不堪设想;如此,振兴民族文化岂非成了一句空话?

 

18. 评论,艰难而尴尬的使命

黄发榜(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理事,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褒奖编者的敬业精神和奉献精神

《美术评论十八年》这本百万字的大书,是一个集体的心象;18年的历程,是近一代人思绪的印记,令人感叹!其学术性、针对性、文献性、可读性,融会其中,令人思索,令人反省,也可供人以参照,惠人以启迪。她记录着徐永祥先生、范达明先生、张所照先生的策划、操作及同仁们的努力成果。特别要强调的是主持者、策划者和实施者即本书的编者,他们把集体的、他人的作品视为自己的作品,为突出本书主导和要旨——有可读性与有可观的质量与品格,从集稿、编辑、梳理、勘误、订正、修饰,乃至集资付印等一系列工作中,花了大量的心血,感动着所有的参与者。如对一个引文的出处、一张图片的选择、一篇文章的剪辑,尤其是对一些重要文字的斟酌、选用,体现出的严谨与稳健,成熟与朴厚。其中对我的文章,就有几处重要的勘误修正(如我在《为了永远的纪念》一文开头用了一段引语,错注为英国人培根的语录,经主编范达明最后查实,其实是来自《菜根谭》的,做了重要的订正)。

这本书虽是美评会全体同仁在人生旅途中留下的记忆碎片,无疑也是块历史的遗存,同时也记录着美评会秘书长范达明、张所照,以及会长徐永祥在跨度18年的历程中表现出的持之以恒的敬业精神和奉献精神,因此我呼吁,我们的美协领导应当为他们这种敬业精神和奉献精神给予恰当的、相应的名誉和物质的褒奖。因为这种精神是我们事业的保证,褒奖这种精神有助于我们社会品质的提高。

评论,艰难而尴尬的使命

评者、被评者和受众之间形成良性的、多样化的冲突与互动,现在多半是一种理想,而评论遭遇限制则是历史的逻辑。冲突与无奈,困难与急切,构成了评论者的常规心态。价值认同与否的冲突较劲,常为中心议题。即使真理与谬误获得一时认定,它也常会被时空转换所嘲弄。

评论的尴尬源于现实社会的特定情状,而且历来如此。回首以往,笔杆里往往摇出了血雨腥风。我们的前辈因此而经历过多少恶梦,造成的不仅是终生的艰难,隔世的伤痛,有的还为真诚、为卓见献出了幸福甚至生命。

当前大家谈到的种种评论的困境,概括地说,是体制的缺陷所造成的民权的贫困,它也是对“诚信”异化的报复,这在本质上影响着国家素质的提升。尽管在宪法中对这类人权有着明确的规定,但是现实中,公民受法律保护的言论的自由,却时常遭遇权力的挑战与遏制。某些单位某些人,他的形象就是政治标准。玩权弄势、扩大社会潜规则而废法规、正道,似乎是古今集权国家存在的通病。而习惯性思维在公众中的延伸无疑会萎缩这个民族千百年培育的“真诚”,销蚀这个民族的豪气和锐气。

从历史看,文人与当权者的关系总是处在不断调整的矛盾与转换的过程中。当权者在未当权和当权后,态度多有一种大跨度的转变,对于文人基本上是以“利用”、“限制”、“改造”为主,必要时以强权镇压,以达到社会之稳定、和谐的目的。从大处说,当权者着眼于政权,是政治,是稳定;从小处说,文人的批评会影响他的政绩、影响他的升迁——他的政治生命与前途。因此,爱挑刺的好事者多为当权者所厌恶。也因此,文人的舌头与生命时数往往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可以说,是文人必有煎熬,没有煎熬就成不了文人。当前出现的封杀批评稿件、夺批评者话语权的种种与法制相悖的现象,正是法制在推进、普及过程中所凸显的需要加以研究的课题。当然这些情况与过去相比,已有天壤之别。我想100年后,这种现象可能会有所好转。

真正的批评者应具备的条件

(1)人格真诚与悲天悯人的慈悲心是批评者的第一条件。他们绝不是那些虚情假意、见风驶舵、左右逢源、天生缺钙却又想捞尽好处的市侩小人。(2)批评者必须持有明晰的、独立进行价值判断的的能力,首先是有强烈的寻求价值定位的欲望,不顾及外界诱因的纠缠。(3)批评者具有超人的胆气,有健全、智慧的神经,是一个有理想有信念的人。(4)批评者有强调换位思考的品质,使良知转换为真知灼见,而不是曲解人意、置人于死地的趋炎附势的小人。(5)批评者倡导坦荡、虚怀,着意进取,清醒地与时俱进,绝不做瞎起哄的应声虫,更不是受聘于行将就木者的歌手。(6)批评者力图追求广博的学识和完备丰厚的专业知识,以求到位精细或委婉温润,或鲜明激烈,或精炼简洁的表述技巧,并以此表达自己的见解,抒发自己的情操,但绝不因被雇佣而不着边际地献媚或倾吐溢美之词。对被评者,既不神化,也不鬼化。(7)评论本身充斥着困难险阻,命运不能自主,更需要有锐利的目光、确凿的自信,在艰难中生存,在限制中突围,具备坦然面对多种无形势力挟持的勇气。要有慷慨赴义、长歌当哭的情怀。(8)时运交替,当事不可为时,当倍以清醒消除麻木;不做掮客妓女,更不能与人合污取利、害人利己。

评论的生命特色是朴素的真诚,不论是贤愚、真谬,是激越是缓和,同样需要真诚。这是评论者的为人治学的至高境界。因为真诚是构成高尚社会的第一要素,真诚是体现人性的标尺。真诚是审美的内质。批评的价值判断就发于真诚。

总之,我们的评论回避不了对现代中国人文状况及国民性的叩问以及对自身的反省。

(以下另有 “为世俗所困扰的评论”一节尚待整理——发言者注)

 

19. 延伸美术批评的学术意义和独特人性力量

陈琦(宁波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浙江万里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

会上大家都甚赞《美术评论十八年——浙江美术评论研究会文集(1988-2006)》的编辑出版,作为后学,着实为前辈师长们的学理精神所折服,详尽领略了大家对艺术问题的多向思考和深度研究,真切感受了蕴藏在后的承载反映社会和时代批判的责任。

席间评论家们激情坦陈对当下社会审美的焦虑和理性判断,对艺术、文化和社会敏感问题所抱持的独立省视和人文立场,在形形色色的意识形态、美术样式大行其道的时候,这种学术的自觉意识和丰满的精神张力显得尤为珍贵,令我对“健康而又高贵”的美术批评致敬,也正是所有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不可或缺的社会责任,并深信我们浙江这条文脉不会因各种潮流的更迭而中断。

我的文字不能说是严格意义的美术批评,姑且可称作新闻式评论,是以美术事件、资讯为背景的相关阐述。在面对作品的直接体验,或与作者的直接交流中获得景仰和思考,传达他们的艺术品质和内在精神。不跟风,不盲从,恒实做文,凝聚我入世的态度,对艺术所倾注的热诚与真情。

面对美术批评的境遇,我体会需要机智,即善于灵变,也要固守己见。该灵变不灵变会遭遇障碍,该固守不固守会随波逐流,而如何选择,则靠直觉、识见、胆略而恰当地把握。以益于今后深入探索,广阔发展空间,延伸美术批评的学术意义和独特人性力量,实现文化高格的尊严。将实在、鲜活、深刻的内容和思想传达给社会大众,奉献有价值的精神食粮,参与中国社会的文明进程,一并实现自我的艺术理想。

 

20. 一支踏实、严谨、执著的美术批评队伍

宋永进(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会员,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

刚才听了许多老前辈诚挚而语重心长的发言,颇为感慨,受益匪浅。他们对美术批评自身问题的分析实事求是,入木三分;对高等院校的美术教育也提出了不同的看法,直言不讳;对当前公共建筑和雕塑作品中出现的某些问题则进行了尖锐的批评和猛烈的抨击。在虚假的批评和吹捧式的批评四处蔓延的今天,浙江仍然拥有这样一支踏实、严谨、执著的美术批评队伍,应该是浙江美术界的幸事。我为自己能成为浙江美术批评研究会的一员而深感荣幸。

 

21. 胆子还要大一点

陈乃秋(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会员):

我前不久出了一本自己的书,不到10万字,就弄得头破血流的;可见要做100万字的《美术评论十八年》真是不简单,感谢编者心血与劳动的巨大付出。在批评问题上,我们确实胆子还要大一点,要面向全国提出问题。有很多问题可以写。虽然我自己写得不多。在巴黎时,我就觉得贝聿铭做的金字塔与原来的建筑并不协调;埃菲尔铁塔其实与巴黎市容也不协调。

 

22. 批评要注意方法、场合与语言表达

凌宇冰(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会员,金华开明画院常务副院长):

在座者都是我的老师。我与冯运榆是浙江美院1967年毕业的同学。在金华市里我做了10年政协委员。过去讲艺术与政治的关系,现在全都依靠经济,再像过去那样真诚,傻乎乎的,是不行的。要补台,不要拆台;要到位,不要越位。批评要注意方法、场合与语言表达,否则一定效果不好。就像公鸡啼叫,既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我们应该是领导的军事参谋部,要有让领导接受你的意见的本事。(待续)

 

原载《浙江美术界》2007年夏季号(总110)

整理者注:本纪要的发言文字,大部分依据了发言者会后提供的书面文字;小部分发言仅为现场记录,或依据现场记录对书面文字略有补充。大小标题为整理者所加。现以本研讨会之“议题”为正标题,原标题列为副标题。                                                                                                2007年1月11—25日于杭州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