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美术批评观与美术批评:2006·西湖论艺暨浙江美术评论第15回研讨会纪要(5)  

2010-04-22 09:21:12|  分类: 浙江省美评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术批评观与美术批评

——2006·西湖论艺暨浙江美术评论第15回研讨会纪要(5)

/范达明记录 整理/

 

时   间:2006年12月16日(星期六) 

地   点:杭州之江饭店会议中心103会议室

议   程:(1)“2006·西湖论艺”年度论坛开幕式与《美术评论十八年》文集首发式

              (2)浙江美术评论第15回研讨会(议题:美术批评观与美术批评)

主办者:浙江省美术家协会、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

与会者:(按发言序)马锋辉、魏新燕、徐永祥、范达明、高照、王平、河清、曹工化、郑朝、杨成寅、陈明钊、潘长臻、翁祖亮、梁绍基、杜高杰、卢炘、王义淼、黄发榜、陈琦、宋永进、陈乃秋、凌宇冰、张所照、叶子、冯运榆、李仲芳、杨芳菲、杨桦林、池沙鸿,以及陶小明、潘欣信等30余人

 

23.《美术评论十八年》值得宣传和推广(专题发言)

张所照(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副秘书长):

在今天拉开帷幕的“西湖论艺”论坛上,很高兴《美术评论十八年》这本一百万字的书能作为这一论坛活动的主体出版物,首先与各位专家见面!

自2005年10月末由我们省美评会作出编辑此书的决定后,她即在组织发动与策划中上马,经过历时一年的编辑审稿工作与交付排校出版,如今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此书的问世,不仅了却了省美评会全体同仁的一大夙愿,而且凭借其延续十八年的文献积累与作为群体评论力量与水准的集中体现,即使从全国的范围来看亦属罕见——她不失一个美术大省之理论批评所应有的分量,对这项成果及其价值意义应予以充分估价。

我与范达明,负责实施这一被大家视作一项大工程的出书工作,从头到尾,直接而具体地投入了所有与此相关的环节中,无论是联络组稿和动员赞助等基础工作的开展,还是对付编辑出版和发行配送。我们深知承担责任之重大,因为征集来的全部稿件无不凝聚着各位专家作者这么多年来的心血,选用与否不能掉以轻心,这比之于事必躬亲地上门拉赞助更为费神,容不得半点马虎。由于文稿字数巨大,光是细细通读一遍校样就得花上一个多月的时间!此外,我们也非常明白,既然是美评会出书,则更要讲究图式排版和书籍装帧的审美效果,要上得了起码的档次,不得简单从事,包括内容定夺、栏目安排、字体选择及前后次序的统筹兼顾等等,都需再三斟酌与推敲,力求学术上的规范化和图书结构上的合理化。

好在主编范达明本身就是一位功底扎实、十分严谨的资深编审,由他总体布局和全面把关,使得整个编辑工作显得很有头绪也很有章法,他付出了自己的最大精力,除了文字的审编,全书250多幅图片也均由他用自己的扫描仪扫描成电子图像文本提供给出版社,既加快了工作进程又节省了费用。我配合他,凡事多有商量,并在齐心合力的最后冲刺阶段,除了审读校样,还与他一起到出版社排版中心坐镇督工,严格按照我们的要求,把握图文版式与封面封底的设计,不惜几经修改,决不放过每一个不顺心的细节,同时经过周密计算,在控制印张总量的前提下,充分利用每一内页版面的空间,配置合适的相关图片,确保不增加印张而版面又趋丰满,一显图文并茂、大方得体。我们的理想追求,是要做到万无一失和十全十美,但有些变数的发生,有时也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对此不能把话说绝。总之,我们尽心尽力了,如蒙大家认可这本书出得还不错,那我们便可松一口气了!

由于参与了这本书的编辑,使我得以在一一过目全部文稿后,亦感此书内容十分丰富,可读性很强,绝非通常模式文集的单纯汇编,从书中可以发现许多的人与事是值得回顾的,许多学识与见解是耐人寻味的。因此,对于我们来说,接下来的工作,便是如何扩大宣传并推广发行这本书!我建议将此事作为一个课题,今后应安排时间专门来研究一下。借此机会,也敦请省美评会的诸位同仁群策群力,大家能像支持这本书的出版那样释放热情,充分利用各自的关系网和相关管道,为此书打造舆论,加强与本省市和全国美术界的沟通,与各级新闻媒体的沟通,与各地美术院校、专业画院的沟通,把我们这本书介绍出去,最终推销出去,让社会分享美评家们的成果,为促进美术评论、繁荣美术创作和美术教育作贡献。谢谢大家!

谨祝“西湖论艺”的开场不同凡响。我们相信,是到了由美术评论一领风骚的时候了!

 

美术批评观与美术批评:2006·西湖论艺暨浙江美术评论第15回研讨会纪要(5)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叶子在2006·西湖论艺暨浙江美术评论第15 回研讨会上发言

 

24. 坚持文化学的标准

叶子(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会员,《美术报》主任编辑):

我感到很惭愧,几乎有十年没有参加美评会的活动了。现在我主要搞书画鉴藏。不像以前还写批评文章。现在很难写批评。社会风气太差,人心太浮躁。在批评观上,我坚持文化学的标准。在“雨夜楼藏画”问题上,我也做过一些小贡献。当时知道在我们报上也要宣传,马上给斯舜威打电话,说这些画全是假的,《美术报》不能发文章宣传这些画,并且一直坚守了这一点。当然,后来《美术报》很为难,最终也没有把批评这批假画的文章发表出去。

 

25. 把握研究内容的本质和核心

冯运榆(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会员,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美评会是美术理论家们的营垒,而我是作为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一方的代表步入其中的。关于美术评论,让我回望起自己42年前在美院就读时有过的往事。那时20出头,求知欲强,看了一些名著,唤醒了自我,意欲追求一个大我,独立思考写了一些对当时政治之偏颇及文艺之极左倾向的尖锐批评,却因此而蒙难了。人生早早蒙上了一重毁灭性的阴影,觉得此生难以翻身,从此以后我严戒自己,再不做白纸黑字的文字行为了。对政治、文艺的看法,只是自己想想或在好友间说说,结果又二度蒙难,这使我一直深有知识分子当时普遍存有的那种精神上的窒息感。拨乱反正,思想禁锢渐松,可我仍无写文章的动力和自觉要求。1989年因为主持一个中国人物画国际交流活动,才拾起锈钝了25年的水笔写了一篇总结性的评论文章,从此严戒撤除,少时读书、思考、著文的热火又复燃了,获得了一种囚徒被释放而重享自由阐述文艺思想的快感,遂写过一些评论文章,也编了任伯年、陈老莲、贯休等三本研究论文集。面对社会转型期文艺层面各种畸形现象,我作为画家型的美评者实在望而却步。如今我学术的重点是放在对古今名家艺术成就的深入研究上,这是务实的选择。由画家来进行理论阐述,往往更要切合艺术实践,故我对自己写文章的要求是力图把握研究内容的本质和核心,能有独到见解,行文要见真情和锐气。现在我因眼疾之故写得少了,但相信今后若激情所至,也会再奋力笔耕的。

 

26. 美术评论:值得追求探索的课题

李仲芳(萧山区美术书法家协会主席):

近几年,我在美术评论方面主要是对海派和当代江浙沪画家的研究评论。写过《任伯年论》、《中国画六弊》、《来楚生研究》等,在《美术》、《朵云》等杂志发表。今年中国美院出版社出版了我的两本有关画家曾宓研究与资料整理的书籍《容我漫索》和《曾宓艺术札记》,在当代画家个案研究上我觉得还可以做点事情。

评论是评论家的作品。现在报刊那些介绍画家的文章,基本上都是吹捧、抬轿子。而且,这类文章在行文上也比较老套,不够鲜活,艺术批评与文学还有相当的距离。如何做得较为客观,既实事求是又充分反映画家艺术特色与个性,既有学术性、思想性又能深入浅出、生动活泼,这是一个值得追求探索的课题。

 

27. 关于“闻过则喜”

杨芳菲(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会员):

我在80年代曾写过许多美术作品评论和画家介绍文章;现在看来,自己所写称得上有质量的评论文章一篇也没有。尽管如此,我的一篇短文对一位著名画家的作品写了几句自己的观感,只有一点小小的批评之意,立即遭来该画家的强烈不满。听说为此还提前撤了展,可见评论之难,画家承受力之弱(这一点画家要向影视明星学习),笔者由此而不再批评,多成介绍推荐之文。后因工作多次变动,业务繁忙,无暇顾及,自己基本已淡出“江湖”。

然而近年来,众多连题字都看不懂的生意人却成了艺术品收藏市场的主力军;而在利益的驱动下,美术作品的购藏几乎成了变相货币交易和少数人利用来实施腐败的代名词,所见假画泛滥,“托儿”丛生,鱼目混珠,殃及良民。美术评论在如此的状况下显得尤为重要,而目前恰恰是缺乏那些令人拍案叫绝、讲真话、有深度的评论文章。当然,我深知,不是没有挥笔之人——有的是不敢吐真言,怕遭来无端烦恼;有的是缺乏媒体支持,无放言之地。在一个全民娱乐时代,娱乐界、体育界的评判可以如此广泛,如此口无遮拦,甚至达到偷窥隐私、秽语谩骂的出位程度;而美术评论,依然是不温不火,羞羞答答,可有可无,不痛不痒,充满了溢美、媚俗之词……我以为,目前中国的美术评论现状是令人失望的。我们的评论家尚缺乏独立的批判精神,能与时俱进、指导艺术市场的精品美文未能见诸报端。这与目前火热的书画收藏大军形同陌路。这是令人生疑的现象。我祝愿我们的艺术家“闻过则喜”,多听真话,气度宽宏;祝愿我们的书画市场健康发展,藏画于民。         

 

28. 形成批评的风气有些需要文火

池沙鸿(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理事,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委员):

端起《美术评论十八年》这本书,感觉到沉甸甸浓缩了的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的历史。历史不长,却有它的精彩。最精彩的,莫过于美术批评敢于直面社会、不畏惧各种压力、勇敢地说出许多人不敢说的真话,并努力去扩展影响力,争取社会实效。其中对《美人凤》城雕、“雨夜楼藏画”、大连东方女“神” 等个案的批评,以及对杭州西溪湿地保护和中国现代艺术等问题的分析研究,尤让人感慨。我以为,当今美术创作中最缺乏的就是这种批评。正常的批评,给整个社会的文化建设带来健康,带来明理,带来动力。“百家争鸣”促进“百花齐放”,“百花齐放”激发“百家争鸣”,也许这是美评会最值得存在和发展的理由。

美评会也一直坚持为许多我们熟悉的美术作者召开专门的评论会,或为一些展览会组织学术讨论。但仔细看去,这方面的批评相对舒缓而薄弱。

我是一个画画的人,在创作过程中,很希望听到批评和建设性的意见。最听得进的是老师和朋友的批评,批评越多越尖锐,让我思考的东西越多。我也常因受邀给同行的作品或在作品观摩会中对别人的作品进行批评。性格所致,我常直截了当,想到就说。批评有时见仁见智,公婆各有理,但对于创作者无疑都起到了提示、警醒、思辨的作用。问题在于这类批评如果换了环境或公开见诸发表的文字,就容易让说者和听者均感到不适。况且有些同行并不喜欢别人批评他的作品。现在的风气更让人怕批评,也怕受批评。许多人际矛盾更因为批评的讹传而起。为让人知道批评是善意的,由团体出面,见诸文字,有时反而比较确切,而且让人感到塌实:一是因批评的宗旨明确;二是因听者和说者形成了一种自愿的氛围;三是不会讹传。

善意的批评并不意味着否定作品。同时,批评所传达的观念不管是仁是智,不仅对作者有益,对其他艺术家、欣赏者、收藏者乃至对普通老百姓也有益。但这类批评的方式方法实在太需要讲究。所以,我以为要形成这类批评的风气,美评会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大张旗鼓、急风暴雨是不行的。批评应该是长期、经常地进行,让更多的作者和批评家逐渐适应,逐渐形成批评和创作之间的良性循环——就像煲汤用文火,才能大补。也有朋友说:需要慢慢“炖”。

 

29. 对“走向新批评”与“批评模式”的批评

徐永祥:

今天王平先生顺便带来几份《美术报》。有两篇文字,粗粗阅后有点感触,简述如下。

一篇是童中焘先生的文章《也说“国画”》,文章立论鲜明,论证严密,文风犀利而不失稳健,文字不长,却真是一针见血。童中焘先生维护国画传统精神,充满自信和激情。这是一篇极好的美评争鸣文章,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另一篇文字的标题是《走向新批评》,副标题是“‘西安·当代美术批评模式探讨会’综述”。一看标题,就令人心烦,马上要想到从什么地方走向新批评,当然只能是从旧批评走向新批评,那么过去的批评是否都要冠以“旧”的帽子?从“旧”批评走向“新”批评是否算是进步和提高?如今“新”这个字实在被用得太滥了。君不见,打开电视机就是“新”儿女英雄传,“新”西游记,“新”白娘子,“新”英雄虎胆,“新”猪八戒,“新”射雕英雄传……那么多的“新”,没有一个比“旧”的好;说白了,是一些平庸的编导对“旧”片的一种拙劣的剽窃!

“走向新批评”的提法本身太过简单。彭德先生是一个优秀的理论家,却出了一个馊主意,还要探讨什么“批评模式”,要树碑刻石,召告天下。理论家们的学术聚会,似乎遭受了商业做秀的入侵。每个理论家、美评家都是自由人,凭借自己的学养和才识禀赋各做各的文章,没有必要把他们的批评归纳到某种模式中去。简单地说,模式就是框框,批评无须设立框框。还好,当我读完与会理论家们的发言摘录之后,获益匪浅。多位理论家的真知灼见,让我坚信“批评模式”是建立不起来的,我有点幸灾乐祸的心情:西安这个会议的初衷恐怕要落空。理论家们聚会研讨批评,这无疑是好事,只是希望别停留在空洞的高调和口号上,而能多一些切实的具体问题的探讨,那才功德无量。

 

原载《浙江美术界》2007年夏季号(总110)

 

整理者注:本纪要的发言文字,大部分依据了发言者会后提供的书面文字;小部分发言仅为现场记录,或依据现场记录对书面文字略有补充。大小标题为整理者所加。现以本研讨会之“议题”为正标题,原标题列为副标题。                                                                                               2007年1月11—25日于杭州

 

附录: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致贺《美术评论十八年》出版

2007年3月1日,本会秘书长范达明在杭州收到北京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先生2007年2月25日(丁亥正月初八)邮发的新年贺卡,为本会《美术评论十八年》一书的出版表示祝贺。贺信(写于贺卡内页)全文如下——

 

达明先生:新年伊始,收到惠赠大作,十分高兴也非常感佩!

全书内容丰富,超过想象,也让我等评论界同仁深刻了解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18年来持续坚持的活动和所做的大量工作,包括十分不容易的组织工作。虽未及细读各文,但全书蔚为大观,足见编者下的心力。在我们一直强调评论的重要性之时,有这么一本成果集透溢出“研究会”这个评论家组织的作用,评论存在的意义真是不言自明了,也让人们看到学术的信心。专此,颂祝新春吉顺!                      迪安   2007年2月25日北京

原载《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情况通报·3》

注:贺信中的“大作”、“全书”,均指本会此前所邮赠的《美术评论十八年》一书。

美术批评观与美术批评:2006·西湖论艺暨浙江美术评论第15回研讨会纪要(5)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致浙江省美评会秘书长范达明,祝贺《美术评论十八年》出版

(2007.2.25 手迹贺卡影印件,此件首次公开披露)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