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浙江美术评论第14回研讨会纪要(续)  

2010-05-18 17:01:03|  分类: 浙江省美评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美术评论第14回研讨会纪要(续)

 

/范达明记录整理/ 

 

  间:2005528日(星期六)下午130

  点:杭州市南山路45号唐云艺术馆会议室

  题:(1)两年来开展“雨夜楼”假画批判的小结   (2)杭州市政建设的审美意识

主办者: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

主持人:范达明

与会者:徐永祥、翁祖亮、高照、黄发榜、冯运榆、范达明、曹工化、郑朝、唐龙、杨成寅,以及特邀人员河清、陈明钊、莫大林、唐雪根、胡笑畅等15

 

要有一个经常的、权威的、敢负责的专门机构

  “杭州市政建设的审美意识”,这个话题很好,能对杭州建设起作用。这方面我不大懂的,但有想法。杭州建设,人文历史与山水和谐融洽结合谁来管,谁有权?有没有专门机构研究这个问题?现在没有。但应该有。它必须是经常的,权威的,敢负责的,其中有官员、历史学家、园林家,又应该是懂美学的。要有个阵地,可以对这些方面来议论,来说三道四。它是为难——不仅仅是批评。当然也做了好事。北山街是好事,30年代的北山街终于保留下来了。西溪,西湖西进是大开刀。比如说国立艺专校址孤山,它的历史人文价值是最厚重的。现在孤山是什么样子?三贤祠、朱公祠,这是宣传杭州历史最形象的历史。现在是博物馆;它搞得那么大,干什么?交通不方便,谁去看?大而无当,外地人不参观,本地人不去看!过去随便去“楼外楼”就可以顺着看风景、看苏白二公祠——杭州树什么人?就是苏、白。现在还有什么?苏白二公祠是慢慢毁灭的,国立艺专建校时就拆了,但是保留了其中的东西,以后什么没有了。苏白二公祠能否恢复,这个问题是长官意志,长官定。拆了,什么都没有了(某插:我了解,碑石还在);文化要到位,它就要恢复。两位诗人在中国诗歌史上写了多少诗啊,成都有武侯祠,很集中,杭州没有。西湖美术馆那里干什么?做了鲁迅像在那里;可是鲁迅生前就是不愿意来杭州。孤山原先都是古今书院,是历代贤人会聚之地,是杭州精神灵魂上非常重要的地方。(陈明钊插:要写信给王国平。徐永祥插:这是已经造成的历史遗憾。)

 

当文化遭遇权力、经济之时知识分子不能等待

曹工化:今天说到的话题是大事情。当文化遭遇权力、经济之时知识分子不能等待,合理的机制自己不会来,是无数次斗争的结果。美评会近年这三次都是与权力的斗争——经济利益是最大的驱动力,它调动了所有获利人的力量。我们在他们动的时候,不能等待。有三次斗争才有三次胜利。现在知识分子被边缘化了,但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其作用才显得大了。在这个环境下,我们才有价值(范达明插:这是辩证的)。可以发出一个大的叫声。(此时众说纷纭:谈及西湖边的败笔、评判改造工程的得失。)分头搞,力量分散;合力就是强大的原子弹,后来者再接再厉就有作用了……我觉得做这么一个大工程,作用才大,这样,它才可能把你当回事,至少会表面上听你,会稍微妥协一下。(唐龙插:出一本书,出版社有兴趣。)

 

从美学、从美术家角度说我们该说的话

唐龙:例子很形象。有炮弹,有弹药。我想,现在即使是塑料弹塑料枪炮也要做。做成一本书,美评会开个网站。从美学,从美术家角度说我们该说的话,应该是什么,把它汇拢来,但要影响领导,不太现实。要有人请你来讲。要有个论坛。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丢了自己的审美意识

河清据有的资料说,中国有数千个古县城遭到破坏。(陈明钊插:打着开发改造的旗号来破坏。)上海《东方早报》有一次采访我对西湖改造的印象,我说:西湖本来很秀美,改造了以后的湖滨已失去这种秀美,给人感觉很硬,很“楞”。中国字“四方木”为“楞”,给人的不是好感觉。现代建筑时髦的恰恰是“楞”——立方体,方匣子风格。六公园那一带,原先有外文书店和其他店铺,是很人文的地方,现在全拆了,没有人气,变成很荒凉的地带。湖滨搞步行街没有必要,原先临湖地带已够步行,现在步行者还是在临湖地带步行,而没有在步行街上步行。原先车道其实也够大,有6车道。尤其可恶的是,现在的湖滨自行车不让骑,不让进,湖滨成了外地游人的湖滨,不是杭州人的湖滨。湖滨不再是杭州市民的了。原先的湖滨可以买一些小东西,吃的东西,那些两层楼的临时建筑,其实非常符合湖滨的环境。现在开了一些外国名牌商店,还有一些西洋咖啡屋(徐永祥插:望着慌兮兮),使湖滨原先的市民氛围掺和了一点不伦不类的洋气。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丢了自己的审美意识,以那些“楞”形方框框为“现代”,甚至把建筑当成雕塑。东南大学郑光复在《建筑的革命》中写得太好了。他的名言是:“建筑不是艺术”。建筑不是雕塑,现在却把实用是第一位的东西当做纯艺术来做,作为现代性、当代性、个人风格的实验。库哈斯做中央电视台新楼的设计,完全是一座“歪门”,不仅造价昂贵,而且寓意不良——一个跪人。造央视新楼,最初宣布投资是50个亿,其实至少要80100个亿。这是谁认可的?没有讨论,全国人民不知道。(徐永祥:没有饭吃的老百姓不少呢!)这座“歪门”还有巨额维修费用的问题。巴黎蓬皮杜中心,建成30年已两次维修,维修费超过了建造费。央视新楼也会是这样。库哈斯的设计,实际上只是提出想法,一个想法,具体施工设计,还是中国人做。但却要按照造价的百分之十提取设计费,就是说他要拿8亿或10亿设计费。库哈斯在一些中国设计师眼里,被当做了“神”。对于这一设计的批评,媒体总体是封杀。(徐永祥:不知道北京是中国人的首都,还是外国人的首都。黄发榜:这是起了非常坏的“样板”作用。唐雪根插:还有浙江美术馆的设计方案。

 

现代建筑的民族化确实是个难题

翁祖亮:相对于各国各个时期各种各样的传统建筑,现代建筑确实是一个大大的怪物,其立面变化与装饰及其民族性,已降到微乎其微的程度,完全变成赤裸得像一大块墓碑的不近人情的怪胎!传统的观点认为,建筑不是纯艺术,属工艺性的实用艺术,它所要求的民族性和时代性都应该很强。但是从另一角度、从相对其他也有不少怪的现代艺术而言,现代建筑却是最走运、最有成就、接受面最广的现代艺术先锋,可谓所向披靡,难以阻挡,风行全球!对于以传统建筑而自负的欧洲人来说,例如在德国,就会有人瞪着眼前的这类建筑说是美国的火柴盒子。法国是现代绘画的发源地,野兽派是开现代派之先,也因为怪而被骂为野兽;对于更新的装置艺术(installation)和现代建筑则均被指责为来自美国的浅薄。2001年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的毕业班一次创作展览,就有半数搞的是installation,巴黎的拉得方斯就有现代建筑群。确实,现代高层建筑的创始原为芝加哥学派的简尼,其所以有如此的影响力,原因很简单,就是经济、适用;它节约了空间、地面、装饰材料和能源,而建筑内部却是非常舒适。正如美国建筑家赖特所说:“如果房屋内部宽敞,设计良好,符合主人的要求,它的外观就一定能被接受。”也有的认为:“一个建筑满足了它的功能,它就因这一事实本身而美。”其个体立面虽简单,但作为一组建筑群,组成一个整体的立面,鸟瞰之下,错落有致,有如桂林的石笋山群,也是一种美。

当今的“世界村”是越来越小了。科技发达,信息交流迅速,对各种现代艺术的阻挡是徒劳的。让时代的群众去选择吧!对现代艺术的反对最激烈的是希特勒和斯大林,他们分别从民粹主义和冷战的政治高度来作斗争,这反而激起对方以保卫艺术自由为目标而更有意地坚持。我的看法,还是宽容一点,从实际的需要和可能出发,以开放的思维来发展城市建设,在宽容中才会有所比较。这是一种智慧,因为现代建筑的民族化确实是个难题,梁思成的大屋顶也是一种比较实践,但其既不经济,也不是成功之作。

这些年来我国城市的翻新式的建设,这同房地产的产量与房价翻番式的猛涨相辅相成。房地产成为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支柱产业,带动有关行业的开发和发展。公家卖地,开发商通过高价竞拍获得土地,投机商炒房,包工头以廉价劳动来包工程,公家得大头,所以有钱来搞城市翻新式的建设,这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是不可能有的,可谓中国特色吧。地价竞拍越来越高,房价也就水涨船高。杭州的房价已达法国的城市房价水平;而我们的平均工资水平相差他们好多倍!在促销声中人们望房兴叹!——这是为保持发展而发展的后果,似有骑虎难下之势,令人担忧!

 

这样的建设就等于破坏

  照:西溪,我去过。应该是越自然越好。但现代人去是坐车去,坑坑洼洼怎么去?要车开进去,与习惯矛盾,必然要改造,不改,怎么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它的前提还是钱的问题。南山路也是一样,它本来很清净的地方,现在都变了。

唐雪根:变,要变得美起来。现在已经这样了,怎么才美?要拿出意见来。

莫大林:老百姓去了,还是说美啊!

杨成寅:很难讲。就像圆明园的改造,一句话,是破坏。造成破坏性最大的恰恰是来自政府的有关单位。杭州也是这样。我说破坏,一是破坏了文物文化。孤山朱公祠是纪念中国历史上最大哲学家朱熹的;苏白二公祠,原先也是最著名的,里面有碑刻,现在不知到哪里去了,很多文物都被破坏得很厉害。二是破坏了自然。三是破坏了群众的需要。老年公园,即原来的儿童公园被卖掉了,让有钱人盖了房子。钱王祠前的西湖博物馆把通道也挡住了。

  :以后还会破坏。全国到处造广场,几个亿。杭州是造西湖文化广场。“文革”的破坏主要是精神上的;现在是所谓建设,这样的建设就等于破坏。

  照:这些新的建设,关键是魂不附体,丢失了人文气息。钱王祠的墓、雕塑,代表那一时代的东西全没了。还有就是认为“大”就是好,搞大省、大都市、大学院。(河清:搞“圈地运动”。北大有人说,这是一个挥霍的时代。)

黄发榜建议凡是管市政建设的,在上任当政之前先学一年中国文化。

 

可以出书,发挥团队作用与更大的影响力

  朝:美评会要发挥团队作用与更大的影响力。可以出书。当然各方面要摆平:有好的,有坏的,就是作为前车之鉴,讲教训、缺陷。会有震撼力。15万字。以杭州为个案。书名就叫《西湖的叹息》。

 

对按尺寸定价问题和假画问题,应当有急迫于批评城市形象的立场态度

唐雪根:以尺寸定画价是艺术市场又一个混乱标记。作品有构思的精致与粗糙之分,以及构成的上乘与低俗之别,色彩有的高档有的低庸,用笔有的高级有的属于败笔,岂能皂白不分一律以面积论画价?此风盛长于国画界,多少多少一尺,出售了画家的人格,是人性失落之后的敛财、铜臭进入了画家的骨髓。是比假画更为严重的问题,当有严肃认真的批判。

出现这样的问题,一是画家少了良心多了铜臭;二是画商少了责任多了敛财;三是缺少批评和评论。

    作为浙江的美评会,对按尺寸定价问题和假画问题,应当有急迫于批评城市形象的立场态度,炮口应该继续对准假画,对准尺寸定价中的深层问题。美评会应该有向前发展和评论“浙江一百家”的纲领和计划。 

 

                                                             

本纪要在2005718日至911日陆续整理,部分发言因故尚不完整或有欠缺。——整理者注

原载《美术评论十八年》第484-487页,浙江大学出版社200611月版

 

浙江美术评论第14回研讨会纪要(续)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浙江美术评论第14回研讨会与会者在唐云艺术馆会议室合影。左起:陈明钊、冯运榆、翁祖亮、郑朝、徐永祥、杨成寅、范达明、高照、唐雪根、黄发榜、河清(2005.5.28)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