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  

2010-05-30 11:10:03|  分类: 中国画学问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  

/范达明整理/

 

    间:2010421日(星期三)下午1430-1630

    点:浙江省博物馆贵宾室

    题:徐三见画展作品研讨

    办: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美术报社

与会者:(发言序)范达明、王平、曹凌云、徐三见、毛建波、潘长臻、孔令伟、王源、尹舒拉、吴晓明、谢海、

         潘嘉来、金心明、韩洪刚、赵幼强、谢静波、郑士龙、周伟玲、吴涧风、李云雷、林文彪、金国华、

         蒋文兵、蔡婷婷、朱雨静等

主持人:范达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王平(美术报副总编)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在浙江省博物馆贵宾室召开(2010.4.21下午,图据《美术报》)

 

       1.开场白

范达明:“徐三见画展”上午已举办了开幕式,今天下午,受主办单位的委托,浙江省美评会和美术报社一起来主办研讨会。我是浙江省美评会的秘书长范达明,今天的研讨会由我和美术报社副总编王平共同主持。王平在报社为青海玉树地震进行捐款的事情在忙,要稍晚些来,下面就由我先主持。对今天下午这个研讨会,我确实还特意问过,要不要停办,他们说这个活动不是娱乐活动,上午是画展,下午是研讨会,是一项学术活动,所以跟中央国务院的号召不矛盾。我们现在就围绕着上午开幕的徐三见先生的画展,针对他的作品,包括大家了解的他本人在当地的情况以及在画界、学术界的影响力来做一个研讨。我们看到410《美术报》专门有两个版介绍了徐三见先生的作品,另外有张捷先生写的一篇评价文章。关于徐三见先生大家也很清楚,他是在“文革”当中1970年入学浙江美术学院的,学的是工艺美术。他现在主要从事文博工作;而画的画是一种文人气很重、很强的花鸟画,是中国传统绘画的一个画种。我就不多说了,先请我们展览的主办单位之一、临海市文联的主席曹凌云女士说两句。

 

    2.希望通过画展与研讨推动临海美术事业的发展,真诚邀请大家到临海来

曹凌云:各位专家老师,今天下午能够在美丽的西子湖畔举办“徐三见画展”研讨会,能够请来这么多的画家、美术评论家参加今天的研讨会,实在是非常的荣幸和高兴。举办展览和举办研讨会其实都是一种艺术的回望,而这种艺术的回望,因为在座大家的光临、指导就显得弥足珍贵。在此,我谨代表临海市文联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谢谢大家!

       徐三见先生是我们临海市文联副主席、临海市美协主席,又是临海市博物馆馆长,长期以来从事国画创作,从事文史方面的研究工作。他今天的画到底怎么样,要请大家来点评、指导。我们希望通过今天的研讨会能进一步推动临海美术事业的发展和繁荣,同时也借这个机会,我真诚地邀请大家到临海来。临海大家也比较熟悉了,临海是我们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城,也是中国优秀的旅游城市,文化底蕴深厚,山清水秀,大家可以到我们临海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最近我们邀请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先生到临海来采风。高副主席到了临海,特别到了临海羊岩山以后,他站在高高的岩石上诗兴大发,写了一首诗歌给我们:“羊岩勾情勾诗魂,喜煞江南品茶人;北国风霜刚掸落,却到临海赶上春。”我想羊岩山能够勾诗人的诗魂,同样也能够勾画家的画魂,所以我在这里真诚地邀请在座的各位专家、老师到临海来,我们在临海等着大家。谢谢大家!

范达明:谢谢曹主席给我们介绍了展主的情况与临海的美景,并热情洋溢邀请大家去临海。下面我们先请徐三见先生自己说几句。

 

3.我画画纯粹是一种艺术上的喜好,是自我陶冶

徐三见:我到杭州来办这个画展,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因为我是临海的,在外面办画展是第一次。大家都知道我是业余的,因为我是搞文博工作的,主要研究地方史。业余的时间,像周末就是我的画画时间。我画画纯粹是一种艺术上的喜好,我没有多大的目标要去做一个什么大的画家,搞什么大展览,我都是自我陶冶。这次办展览,临海市委市政府、临海市文联都比较重视,是在他们的推动下到杭州来办画展。通过这个画展,特别是通过今天下午的研讨会,我在这里能够听到专家与老师们多多的指点、批评,使我在今后的画上能够有一点点的进步,像小学生能够往上走,我就心满意足了。

 

4.今天很高兴,大家能够聚在一起畅所欲言

范达明:今天到会的人员还不少,有中国美院、浙江美术馆、浙江省美术研究评论会的,还有其他的一些专业人士,像中国美院从事史论教学与研究的毛建波先生、孔令伟先生;潘长臻先生是中国美院老教授,本人就是以水彩画著称的,在全国有很大的影响,是前年美术报的十大人物之一;尹舒拉先生是浙江美术馆典藏部主任,是画画也是搞研究的;这边的王源先生是我们美评会的,是浙江现代画院总经理;金心明先生本人是画山水的年轻画家,现在是省群艺馆负责美术工作的主任,李云雷也是省群艺馆的,两位都是午社的成员;潘嘉来先生是美评会会员,眼下在办浙江美术交流报,是属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新创办的一张美术月报;还有蒋文兵先生是画水墨漫画的画家;这位是浙江大学的吴晓明先生,文博专业博士。在座还有很多人士,有来自台州美协的郑士龙等等,都是画家或学者,就不一一介绍了。今天很高兴,大家能够聚在一起,我们就围绕着徐三见先生的作品,请大家畅所欲言。下面先请毛建波先生发言。

 

5.花鸟画在题材、章法、笔墨上的创新以及徐先生的绘画精神

      毛建波:我先说两句,前几天王平给我打电话,范达明老师也通过邮件发了一个通知,希望我今天过来。说来惭愧,之前我并没有见过徐三见先生,但是一说名字我的脑子里马上跳出来一个形象,因为上一期的《美术报》有徐先生的一个专版,当时看《美术报》时我有两个深刻的印象,一个是徐三见先生的书画作品让我吃惊,还有一个是张捷写的评介文章很平实很贴切。

我不知道上午画展已经开幕。以我的经验,以为二点半大概是画展开幕,之后才是研讨会。所以我一点多就赶过来了,想在画展之前能够好好看一下作品。今日的艺坛,画展很多,如果每展都看的话大概谁也做不到。比如今天来看徐三见先生展览的时候,才发觉浙江博物馆在展示吉州窑的精品,之前也没来看,现在有点目不暇接的感觉。但是徐先生的画展我还是很认真地看了。不管是报纸上登的作品也好,还是张捷写得文章也好,都让我对徐先生产生感性、深入了解的愿望。仔细看了画展以后,感触还是蛮多的。

现在画花鸟画如果想成功,确实很难。我认为,如果想成功大概要从几个方面来做。一个是题材方面,花鸟画题材要创新,过去认为比较难。像人物画,新的时代,新的人物形象,新的服装,容易在题材上与古代人物画拉开距离。而山水、花鸟比较难。在强调题材创新的五六十年代时候,山水画题材也创了一点新,加了一些当代的东西进去,像电线杆、汽车等等;而花鸟画更难,因为花鸟物种不变。现在在一定意义上说题材创新也不难,为什么?因为现在有大量新的花鸟物种从国外进来了,以前我们没有见过的花鸟,尤其是出国去,比如说到一些热带地区,就会发现一些异域的花鸟,题材上创新已经不是难事。但是题材创新的价值是有限的,无非是原来不入画的东西现在进入了画面。而当你能客观地把它们表现出来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徐先生并没有在此方面多下功夫。第二个在章法、布局等方面的创新。这个我们现在也做得很多,在这里我们也看到徐先生的很多作品,尤其我自己很喜欢一些长长的、窄窄的条屏,这样的布局本身、章法本身,自然就给艺术家带来一定的挑战。在这方面徐先生做了很多的创新。还有一个创新,笔墨方面的创新。这个更是内在的一种创新,这个难度更大。这块徐先生也是有很好的功力的一位画家。我自己觉得最大的难度是精神层面的创新,也就是说在花鸟画的时代精神上面,能够呈现出跟前面时代的或者说同时代人的差异性,特别是跟前面人的差异性。我想徐先生有了自己的个人的风格面貌,包括个人的绘画精神,这种精神更多的表现在绘画的“雅”跟“趣”上面。

对于你的“默墨斋”我更想把它理解成为默默无语的“默”。你的个性我想应该是台州人那种做事但不张扬的性格,就是自己很认真地默默地在耕耘。刚才想如果我来写文章的话,就用这个题目:“默默无语自耕耘”。

       徐先生应该是一个读书人,主业不在绘画,平时由于自己工作的性质,读了很多书,这种读书的累积,就变成一种中国人所讲的气息,这种气息通过画面呈现出来了,有了一种雅致、雅趣的气息呈现出来。这应该说很难得的。现在画画的人很多,要引起大家的注意,刚才曹主席用了“勾”这个词,我觉得很有意义,就是说临海能够勾起人的诗魂,也能够勾起人的画魂,徐先生的画能不能勾住观众的魂,就是能不能勾引起我们来观看这些作品,体味这些作品?我觉得今天的画展很难得,把大家“勾”住了。画展的画很好,而书法应该说不亚于画。粗粗看下来,在徐先生的绘画与书法作品中,都能感觉到一种静气,感觉到雅逸与趣味,应该说他的花鸟画具备了个人的面貌。徐先生谦虚地说之前都没有到其他的地方展出过,我想,这样的作品,无论到杭州还是到别的地方,都能够给当地带来一种审美的欣赏。谢谢!

范达明:毛建波先生谈了花鸟画在当下创新所面临的三个方面的程度不同的难点,肯定了徐先生在其花鸟画中体现的“雅”跟“趣”的精神。下面有请潘长臻老师发言。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右起:潘长臻、徐三见、曹凌云等在研讨会上(2010.4.21)     范达明摄影

 

6.笔墨传统继承得较好,画很有情趣情调,发展得比较全面

       潘长臻:实际上我是几种身份,一个是中国美院的老师,一个是水彩画家,还有一个没有介绍,我是他(范达明)的部下,美评会的会员。我跟三见应该说有缘,为什么这么说呢?40年前,就是1970年,大概也是我第一次去台州,就和徐三见有过关系,因为到台州去招生。那个时候的招生,大家就是推荐,推荐那些作品很多的。说实在话,因为我不是专业搞国画的,他拿来的是国画的一个条幅,画的好像是山水,画得怎么样,我现在印象当中作为作品来讲很一般的,但是它给我一个印象,就是画得很有灵气。所以当时在招生的时候,不管我是不是画国画的,作为美术方面的专家参加这个招生会,我就果断地拍板,我说这个学生应该要。现在看来,我这样的一个决定是正确的,培养了徐三见,给临海也做了贡献。所以我讲我跟三见有缘,一个是因为招生认识了他,也因此到了临海,当时他完全是一个小毛孩,有十几岁却实际看上去很小。30年时间过得真快,我现在都老了。对于徐三见的成就,我觉得,作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家,他要具备几个条件:一个是本身的素质,再一个就是勤快,第三个就是环境。这三方面都是不可少的因素。应该这么讲,前面两个条件,本身的素质和勤快,三见都具备了。他到我们学校不是专门学国画的,那个时候学的是设计。至于三见一直在讲“我是业余”的,这个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从职业的角度上来讲,他不是专门搞国画的;但是也不完全是,因为从作品来讲,他也不是业余的。我觉得这个和他的勤奋是分不开的。从环境来讲,他的环境应该和同时代的有些人来讲,也不算太好。虽然也是大学毕业,因为在临海,在浙江省来讲还是属于地县的,和在杭州还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同学留在杭州有好几个人。当然这些人也很勤奋,但是我觉得作为艺术上的成就来讲,应该还不如三见。当然他的同学也有不在杭州工作的,现在他们同一届的同学比较有影响的像张国良(现名张谷良——整理者注),在浙江省也算是画得不错的,画人物的,吴山明的学生。应该说,三见的成就是不错的。他的成就就一个特点,他从事的工作是文博,在文博方面有成就,而且这方面的成就是最大的(曹凌云插:在我们台州是数得上的专家,特别在地方史方面),业内专业他是很有成就的;绘画或字画,包括诗书画,虽然不是他的专业,这方面我觉得这个成就,大家看了他的展览,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确实是发展得比较全面。他说是业余的,从某种程度来说是这样的,但是从画面上来说不业余的。所以我在私下讲,我跟台州有缘;另一方面我给台州也建了一个功。这之后,我跟台州的关系就跟密切了,在各个地区里面,台州是跟我关系最密切的。

       今天的展览,上午没有赶到,因为还有别的事情,刚才来得也比较迟,但是作品我看了,觉得相当不错。他的作品从我一个不是搞国画的人来看,我觉得他的笔墨传统继承得比较好;另一方面,他的画很有情趣情调。张捷的文章里说他不追求时尚,我觉得画面“时尚”是一个方面,但是作为一张艺术作品,意境、情趣很重要,他的作品很有情趣。以前他的作品、字也看了一些,看得不多,这次看了以后,确实觉得他画得很好,很有情趣。所以他的画我也很喜欢,这次画展应该是成功的,向他表示祝贺!

范达明:潘老师等于是一个伯乐,当年把徐三见先生招进美院来,当时不考试,但是你的责任就更重(潘长臻我可以决定要这个人还是不要这个人)。刚才潘老师也讲了他与三见先生因缘的来由,我们听了觉得也真是一段佳话。下面有请中国美院的史论教授孔令伟先生发言。

 

7.学者与艺术家的双重身份与“通才”,一个勤奋的人又是有天分的人

       孔令伟:这次展览是徐先生作品的一次回放,对主办方来讲是一次回放,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讲是初次相识。在此我首先向主办方美术报和范老师表示感谢,它给我们年轻人提供了一次认识老先生、向老先生学习的机会,非常感谢。

       在我的感觉中,徐老师身上有双重的身份,一个是学者的色彩,这点我们比较看重的。因为我知道中国一些传统的文人画家,他的第一身份就是写字,这个也是中国文人画最可贵的地方。第二个身份,徐老师也是一个画家、艺术家。关于他的第一个身份,他又不像一般意义上写写散文、随笔,其实不是的,我们知道一些画家所写的都是一些随笔。我看了他写的一些文章,都是在很重要的刊物上发表。他研究的方向和类型,一种就是古文博方面的研究,考古性的研究,再有一块是纯粹历史学的研究,这都是很见功力的研究。即使一般的学者,纯粹从事历史学研究的、纯粹博物研究的,如果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也是很不容易的。我觉得他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性的研究家,因为学术不分地域的,只要在我们认可的一些刊物上有重要的文章发表出来,就是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另外,徐老师在地方志方面做的研究也很深,下的功夫也比较大,这是我感觉由衷钦佩的方面,他的第一身份是学者。第二个方面,关于他的作品,我看得不多,这次展览还没有看,刚才粗略地翻了一下画册,我可能说的不对。我觉得他的作品是这样的,作品从画面来看非常完整、非常饱满。这是作品本身透露出来的信息,非常的整体,非常的充实,每一个小幅,情感是充实的。这是一个感受,从形式上的感受。另外一个,从透露出来的情趣、情怀、情感来看,是一种非常平淡的、散淡的一种情怀。这是我对作品的简单直观感受,说得不是很恰当。以上就是我对徐老师的一个最直观的感受,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难得的学者型的画家,最难得的是他学术上的成就和贡献。

       刚才大家介绍了徐老师的个人经历,他最早考美院不是学国画的,也不是学水彩的,他是搞工艺美术的。他后来的经历也非常有意思,又做学术研究同时又写诗词,然后又做书法绘画的创作。做学术研究,他也不局限于一方面,既做史学的研究,又做地方志的研究,又做文物的研究,是非常深的研究。他所呈现的出来气质是传统意义上“通才”的模式。“通才”不是教育出来的,一方面和个人的勤奋有关系,另一方面和个人的天分有关系。很多有天分的人是看不出来的,大家是看不出来的,大家看上去好像就是一个勤奋的人,但实际上并不是所有勤奋的人都能作出这样的成就来,所以我认为徐先生既是一个勤奋的人,又是一个有天分的人。这是我的一个看法,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范达明:谢谢孔令伟先生给三见先生的成就做了很理性很有见地的分析与评价。今天研讨会的另外一个主持人,美术报的副总编王平刚到。

       王平:因为今天临时我们单位要举办给青海玉树的捐款,我们必须参加,所以来晚了。

范达明:下面有请美评会的王源先生发言,他是浙江现代画院总经理。

 

8.徐先生的“三见”:涉浅水者见虾,涉深水者见鱼鳖,其尤深者见蛟龙

       王源:我今天来也是王平打的电话,范老师发的邮件。后来我看《美术报》选登徐老师的作品,包括看这个画展,我有一个感触,觉得老孔你还是要到展厅去看原作(孔令伟先生当即暂时离席去观展——整理者注)。现在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非常优秀的美术作者,往往他作品的印刷品都不好看,主要还是因摄影的运用造成其中的线条容易扁平,致使原作比较强的美学特色都削弱了。台州出来的画家往往有一股“奇气”。看你的画,脉络还比较清楚,整个作品有点潘天寿19191925年跟随吴昌硕学习那阶段的格调,我觉得这是段古意和个性杂糅的气质。因为吴昌硕受到很多任伯年的启发,又加入了自己的金石气。看你的大的作品,这里面是有一些任伯年的影子,但是任伯年的线条不强调书写性,而你比较强化。另外,你很长一段时间从事文博的工作。台州其实还是属于乾嘉学派和浙东学派互相影响的一个地方,乾嘉学派比较重考据,浙东学派讲究经世致用。所以,第一个,你做事比较讲究自己来历和出处,看你的书法条幅,受徐生翁影响比较大,求顿挫沉雄,但是你在题款中还是注意流畅的书写。我觉得,你有自己的优点,你把自己的文人气和你的花鸟的专项题材结合得非常好。但是由于你这本画册是五年前的,其实已经不能反映现在的水准了,我觉得你可以有意识地强化这些东西,它们实际上在你的梅兰竹菊中已经画出来了,既有专业的水准,又有文人的理念,包括你在长期的现实生活工作中整合出来的一些个人的思想。艺术大家的人生,往往是把个人理念不断强化并最终形成更鲜明面目的过程。毛建波提到你的“默墨斋”,我也查了一下,这个是荀子的话,我再搭两句,你的名字是“三见”二字,我临时想到王充的《论衡》里面也有“三见”的说法:涉浅水者见虾,其颇深者见鱼鳖,其尤深者见蛟龙。所以我相信以徐老师现在的心态走下去,离艺术上的“三见”也许不远了。谢谢。

范达明:刚才王源先生说到了徐先生很多方面的成果,包括一些细微方面的表现,考察了它们的出处,从一些提法中来表明自己的看法,发言很到位。下面有请尹舒拉先生发言。

 

9.徐三见画的“三见”:见笔见墨见学问,以及天台人的“匪气”

尹舒拉:我跟徐三见先生也是没有谋面。刚刚听吴晓明说过,我也提早看了画展。我记得在25年前,陪陆俨少先生在仙都游一个亭子,叫问渔亭,是有一面看不见,有三面可看见。为什么叫问鱼亭呢?我解释了一下。他说不好,他说应该叫“三见亭”。这也类似于刚才王源先生讲到的荀子的典故。这也是一种巧合。用于今天来评论,首先我感觉到这“三见”可以这样解读:徐三见的画“见笔见墨见学问”——这样“三见”。当然了,这个是我对你总的评价。

既然大家来这里是一种交流,也算我们是朋友了,总归要谈一下自己的看法。总的来说,大画册没有编好,杂、乱、散,也是“三见”。而你的小画册编得很好。大画册把你想放的东西都放进去了,就像你到菜场买菜,把要想买的菜都打理好了。这个跟编辑有关系的,跟你没有关系,这个是编辑的责任,他应该做得更精细一点,把跟你主要的绘画没有关系的东西去掉,具体不说了,这里面的画如果都非常精彩的话,就可能好一点。另外,张捷先生说你不追求时尚,这话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你博而不古,不是追时尚,而是坠入时尚林中。你的画基本上是离你年代不远的人的风格,你在虚心地向他们学习。当然这是一个过程,我相信这次展览以后,你会有新的思索。这个是关于时尚的问题。从鉴定的角度来讲,你对自己的画还是有悲观的,这个可能是要再思考一下。不要把自己当业余画家。说“业余”意味着自己要求就更高;也不要因为“业余”就可以随便画。站要有站的姿势,坐有坐的姿势,一定要立得住。另外对毛建波刚才有一句话——说你的画属于“清淡”的画,我听了以后不敢苟同。其实你的做法就像台州人。还有一位先生说你的画里面有“奇气”。台州文化是中华大地上最奇妙了一个文化,台州是最美好的一个地点,太阳21世纪第一缕阳光从这里升起,道教到这里有南宗,佛教到这里有天台宗等等,这就是奇。我天台的朋友很多,他们说我们天台人在中国是最幸福的,可以吃山珍、品海味。我们天台人是男子汉都有“匪气”,这个不展开说。作为一个地方来讲,能够有那么多唐诗描写它,说明这是个非常了不得的地方。我在不敢苟同的同时,我是非常欣赏你的气息——你画里面有的那种“匪气”。过去在台州有浙派,所以你的绘画有“匪气”是好事,我们浙派的画人从魏晋开始就有“匪气”,现在的那种宦官之气、宫廷之气,不是我们浙江学派学术上本来的意义,所以也不怕有“匪气”。我在这里特意强调一下,作为台州的文化,应该有像徐三见先生这样的一个画家,如果以后大家都可以活到100岁,那么通过这次展览可能看到,这是你的一个转折点,这对我们台州、对浙江,也许是非常奇妙的一件事情,谢谢。

范达明:尹舒拉提出了“匪气”的概念,与前面论家的说法与观点有不同,有一家之见。下面有请浙江大学文博学博士吴晓明发言。

 

10.徐三见老师在我的成长中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

       吴晓明:我说几句,徐三见老师是我的老乡,也是前辈。由于各种原因以前没有直接跟他学习绘画,跟他认识可能也比较晚。在座有些很早就跟他学习绘画,我很羡慕同行们,像张捷老师可以直接跟他学习绘画。最近几年,我跟徐老师有了一定的接触,实际上他在很多方面都是我的表率、老师。第一,在学术研究上。我自己后来也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最近几年跟徐老师的接触当中,徐老师在学术研究上有很大的成就,在学术研究上有非常独到的自己的想法,包括对地方文化,包括跟中国文化的关系,他都有自己的看法。所以我对他的评价,认为中国文化包括中国当代的一些学术,并不完全是存在于学院里、大学里、研究所里,而从徐三见老师的身上就可以发现,尽管他取的是一个地方的角度、一个地方的研究领域,但是他研究的深度和他的视野绝对不纯粹是地方的,而是具有全局的中国的文化这样一个视野。第二,我在大学是学文博,在这个领域里面,徐三见老师也是我的表率,他在近30年长期从事文博工作,对文物的研究,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在台州、临海都是卓有成效的,并且在整个浙江乃至全国的文博领域里面都是有代表性的人物。在这方面我虽然没有深入去研究文博和中国的文化遗产,但是也深受徐老师的影响。第三,我从小就很喜欢绘画和书法,虽然没有直接请教过徐三见老师,但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看过徐老师的绘画,在偷偷地看,没有正式的学习过。(范达明插:你们在一个地方,已经有来往了?)对。所以即使从某种意义上,对徐三见的书法、绘画也好,尤其是绘画,对我今后这样一个职业、兴趣的成长是有潜在的作用,尤其是现在,我发现这种作用还是比较大的。虽然我学的是文博专业,但我还是非常喜欢书法,去年我还通过了亲戚邀请了徐三见老师,还有其他几位临海的书法家一起搞了一个雅集,进一步认识了徐三见老师绘画的成就。在这三个方面,作为一个后生晚辈,他在我的成长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虽然不是直接的,但是作为一种地方文化的因素,对一个人的成长,也在很多人成长的过程当中,都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

       另外,我对徐三见老师的绘画也提两点非常粗浅的看法。刚才尹老师也提到了,认为徐三见老师的绘画在表达意境上,“雅”和“静”都很高,可能“古”的方面还要进一步地深入。我们知道像浙江这样一个区域,受金石的影响很深远,徐老师在文博方面的工作,金石的修养,临海还有一个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也有一个规模不错的碑林,碑的数量也不少。金石在我们地方的文化当中,实际上影响也是非常大的。徐老师对这方面的研究也是深入的,作为一个晚辈,我提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意见:如果在徐老师的绘画里面,金石这样一种精神如果能够体现得更充分,展开得更加广阔、深入,那么某种意义上,绘画就会有更进一步提升的空间。还有,因为我的爱人是做书籍设计的(我自身不是很懂),我看了这个画册以后发现画册的编辑,包括报纸上的宣传,它们在形式和内容的选择与编排上还是非常重要的,也包括印刷的质量。虽然看原作是最好的,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原作的,所以就要通过印刷品、通过其他的媒介来观看。画册的编辑在内容的选择上和印刷的质量方面还需要一个提升,这样就能给后人留下的文献更加真实,解读起来更加有针对性。现在看画册跟看原作差距还是比较大的,至少差三至四成的差距,这个也是有待改进的地方。我就提这两个意见,谢谢。(尹舒拉插:他当过我们副馆长。)是挂职,在筹建的时候。(待续)

 

据杭州元一速记

       2010422-24日整理

    原载《美术报》2010年5月22日第22-23版“纪要”(有删节,本博文为全文本)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徐三见画展2010年4月21日上午在浙江西湖美术馆开幕(2010.4.21)  范达明摄影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28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