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续)  

2010-05-30 11:47:34|  分类: 中国画学问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续)  

/范达明整理/

 

  间:2010421日(星期三)下午1430-1630

    点:浙江省博物馆贵宾室

    题:徐三见画展作品研讨

    办: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美术报社

与会者:(发言序)范达明、王平、曹凌云、徐三见、毛建波、潘长臻、孔令伟、王源、尹舒拉、吴晓明、谢海、

         潘嘉来、金心明、韩洪刚、  赵幼强、谢静波、郑士龙、周伟玲、吴涧风、李云雷、林文彪、金国华、

         蒋文兵、蔡婷婷、朱雨静等

主持人:范达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王平(美术报副总编)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续)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徐三见作品:俨然古风(立轴)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续)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徐三见作品:疏枝清瘦半横斜(立轴)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续)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徐三见作品:无题(立轴)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续)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徐三见作品:写意花卉(横卷,局部之一)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续)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徐三见作品:写意花卉(横卷,局部之二)                  (作品照均范达明摄影)
 
 

范达明:美术报社也来了很多人,王平先生已经到了,还有两位编辑。下面我们先请美术报评论部主任谢海先生说几句。

11.画大写意太难,徐先生的画很有看头,比较有趣,比较好玩

       谢海:徐老师以前没见过,但听说过,听王平说起过;画以前是看过几个图片,但是图片质量也不是很好,我也没当回事。今天看了一下作品,我在想,在地方的一些画家怎么样在大的文化背景之下变成一面独立的旗帜,或者怎么样变成一个独立创作人?我从刚才各位的言说当中知道你是搞文博的一个专家,画画可能就属于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如果从一个业余的角度看,可能有点偏颇,因为现在很多画家并不是业余画画,最关键的是,他画到什么样的程度,他想追求什么,他想表现什么,他的思考到了某一个高度以后,他呈现的水准到了没有?我也是画画的,我们也算是同行。你的画跟四川的陈子庄有相近的地方。陈子庄如果按照很粗浅的归类,他也是业余的,他本身是搞武术,在武术上面有很高的造诣。但是他的画就非常的独立,他甚至在20年前就变成了中国的水墨的传奇。他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看成是一个业余的,或者也没有人说他是业余的。但是如果从归类上来说他就不是一个正统。但现在很多人把他作为标杆,他们就是把陈子庄变成了四川的一个标杆。

       其实在中国,画大写意太难了,尤其像当代几乎不可能出现什么样的大的气候,或者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不允许一些有想法的艺术家能够出来,或者能够把他的想法画出来。因为这个时代太浮躁了,它需要速成,需要快餐,它不需要钻研得太深。所以说画了这么多,我看这两本画册感觉你也画了多年了,现在还在画,这个确实不容易。但这样的画现在大家都看不起的,用最俗的、大家又不能回避的问题来说,你这个画不好卖了,或者老板不喜欢了。但是问题是大写意的画就是这么回事,它就是把你的心情能够通过最简洁的方法呈现出来。这个画到浙江,一谈笔墨,你就得划到非正统的圈子里;一谈笔墨,你很多的画就叫不堪一击了。但问题是画画就是这样。画画是什么?就是怎么样把你的心情反映出来,这个很重要。

徐先生的画,从一个画画的角度来看,依我的浅薄看法,这个画很有看头,它比较有趣,比较好玩。再一个让我想到,我前段时间写了一篇文章,嘉兴的一个很有名的眼科医生,名字不记得了,画画得很好,他也是副业。在他的作品当中,他跟我说过:“画不多,但是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知道我要表现我的心境。”我觉得这个人说得真是很好,而且他画得也非常不错。所以从画品还有大的着眼点上看,我觉得这个已经够了。如果再用其他的眼光看,用其他的毛病的医术来治,就会偏离,就会不对。这个画我们就走陈子庄的路子——他也是个正统的地方画家。如果画到一定高度,就有一个共性的问题,什么问题呢?可能跟外面的艺术家,跟所谓的大牌、主流接触比较少,然后,它在价值的趋向,比如说与全国美展这种所谓的主流靠的话,你就必须多画,必须画大。而地方的画家,就是画自己的小东西,一平尺,两平尺,就这么大,我在画自己的心境,我在玩自己。我一直跟身边的朋友讲,不要跟他们玩,这是两个玩法,是两件事情。如果说能有这样的心境,我觉得很多事情就比较好说了。

对书法的要求上,画画的人中可能有人书法写得非常好,但是他画画就不行,所以他把书法题到画上,结果就是一个累赘、一个莫名其妙的怪物。但是反过来,他的书法就是很专业的,有的人就是学的古法,学的笔墨传承,比如说浙江从吴昌硕、诸乐三传承下来,它倒也是一个卖点。可以从这个价值评判的标准上我们再去思考,否则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我觉得地方的画家,或者说在字面上被评价为“业余的画家”,首先对于自己的选择要正确。这两本书,小的画册更好,它所呈现的东西比大本的东西更多,传递的信息量更大。

再一个,刚才不止一位老师说书的编辑问题,我没有看过,书还是交给相对专业的人去做。这种编排,两本书的阅读的方式都不对,如果找一个相对专业的人来做,这个就很好解决了,这个不是花钱的事情,而是专业不专业的问题。我就说这些,谢谢!

范达明:下面有请美评会潘嘉来先生发言。他近年来一直担任人民美术出版社一些丛书的特约主编。

 

12.徐老师是当代文人画的一个标本,具备了“通才”的素质

潘嘉来:徐老师我觉得他是当代的文人画的一个标本。徐老师他自己讲自己是业余画家,我觉得好就好在“业余”二字。我们的传统的文人画家,首先是一个学者,在现代美术教育出现之前,所谓的书法家没有这个专业,他首先是一个文人,我们中国画就强调综合素质。刚才有位老师讲“通才”,我觉得徐老师具备了这样的素质,而这个正是我们中国书画的一条正道。我觉得别人怎么讲你可以不管它,就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再过10年、20年,就不一样了,至少我个人觉得会是完全不同的面貌。现在很多人在讲书画要创新,我觉得继承比创新更重要。就是说,自然科学可能是强调创新,可以强调变化,但是人文科学是要渐变的,要慢慢来,不要着急。刚才看了徐老师的画展,有一种如浴春风的感觉,跟今天的气候一样。最后感谢徐老师把台州的清新的画风带到杭州来,谢谢!

范达明:下面有请浙江省群艺馆金心明先生发言。

 

13.感性跟理性的结合非常好,有着由心生出来的独立性、思考性东西

金心明:我是画山水的,徐老师以前也知道,作品也看过,只是人不熟悉。我在群艺馆工作,对各地的画家比较了解。我自己做这个工作我是知道的,其实在地方上从事绘画也好,写书法也好,做这个专业是非常艰难的,好在徐老师他本职工作是文博,我觉得这样又好得多,就是在自己心里的负担上会好得多,自己不累。刚才我进到展厅里面一看,这么多作品看下来我也不累,因为他自己没有太执著于绘画本身。

我有两个感受:第一,感性的东西跟理性的东西结合得非常好。感性的东西,刚才各位老师讲到气势上的东西,势头很大。像上面的一张玉兰花,画得特别好,是横过来画的,不是常规方式画的,处理上完全不一样,这种玉帛之气在画面里面还是能感受到的。还有一个,从他做的成分也能看出来,有些画面在布局、设计、制作等方面,包括一些石头的处理跟花的处理与对比上,这一点其他花鸟画家很少去关注这个方面的。而且你还是有点打破山水花鸟人物它们这些的界限的,所以处理起来手法更多一些,从中我也能够感觉到里面一种理性的东西。再一个,他的作品给我的感觉很独立。现在我们去看很多画展,或者某个人的一个作品,就会感觉到他跟哪些人的结合,比如说是吴昌硕的或者是哪一路的或者是大写意的,就会去归类的。徐三见的作品,前面几位老师也讲到的,他有点杂,我觉得这个“杂”,恰恰反映了他这种心,就是由心生出来的东西,就是你想到什么就画什么,没有太多顾忌,没有去走一条很刻意的路,所以我觉得很独立,从他的作品里面可以感受到文化人特有的一种独立性、思考性。

       还有一点,刚才大家都讲到书法。书法在画面里面的位置,它所起到的作用,稍微还“过”了一点点。其实画和书法,有的时候很多人的书法不是这么回事,但是你这个至少是这么回事,是稍微“过”了一点。书法是为绘画服务的,就是在绘画的时候,书法要起到辅助的作用,或者对绘画起到一种更进一步的作用,有些款,我个人感觉是“过”了。这个可能跟你书法的习惯有关系,还是追求散淡,不太经意间写的。我想到的就是这些,也是跟你沟通。谢谢。

范达明:金心明先生从一个画家的角度体会到徐先生作画实践中的一些很切实的心得与问题。下面我们有请美术报的韩洪刚发言。

 

14.画中有常见的东西,更有不常见的个人气息的流露

       韩洪刚:刚才来的时候看了画展,一开始看的时候,包括画册看下来,我觉得作品都很常见,是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些花鸟,但是仔细看一下,也发现一些不常见的东西。我简单谈一下。常见的东西,一个是形式的东西,一个是包括所谓的路线,从传统的文人画情趣当中、笔墨技巧当中走出来的一些东西。像我们平时所看到的比较常见的,你都做了一些笔墨、形式的探讨。刚才有些老师说你的画不古,我觉得你从传统里面走出来之后,说不古,但也还带有一种传统的气息;说不够当代,但是有些作品很当代,想法也很多。特别是一些与笔墨搭配的东西,我觉得也很抽象,仔细读下来很有味道。在笔墨、构图、书法这些方面都做了一些探讨,在这些方面构成的画面,还是比较常见的。不常见的,是常见的里面所流露出来的气息,我觉得是你自己个人的一些东西,其中也有很多,刚才有一位老师用的词儿很到位,有一种“乡贤”的气息。一个艺术家吸收的营养有很多方面,包括当代的东西、传统的东西、学院的东西,可能我们所看到的东西很多,有些的东西是在不经意间吸收的。但我觉得自己感觉到的东西最重要,也是最难能可贵的,你的作品虽然并不是达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但是比现在很多画家,甚至是全国美展的这类作品还要好些,因为他们的作品有些虽然获奖了,但看不到一个艺术家的真性情,但是你的作品有真性情。

当然,这次展览对你个人来讲可能具有一个很大的意义。因为它可能面临着你下一步整合与再发展的问题。我觉得一个艺术家,可能走的路线、追求的方向会不一样,有的人是学院派,有的人是社会画家,有的是市场路线。但是有一点,你人是什么样的,你的作品能和你的人达到吻合,这就比较好了。假如你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你画张扬的画,也很难;假如你不是一个文人,你画文人画,也很难。作为你的本性情,我通过作品来看,在你的性情里面,用“乡贤”来概括比较确切,也比较到位。现在你在各个方面探索的阶段已经过了,下面应该是一个整合的阶段,那将是你的艺术升华的一个过程,当然你可能有更多的想法,但是我觉得在这次展览当中与展览之后,你对自己艺术有一个总结,可能会使你的艺术得到提高,会有更大的质的变化。谢谢。

范达明:下面有请画展展地东道主、浙江省博物馆宣教部主任赵幼强先生发言。

 

15.徐三见作品从精神上笔墨上看很老辣,还有其上升的空间

       赵幼强:我跟徐三见是非常有缘的,我在浙江工作20年,展览看过无数次。20年前他给我看的作品,当时我也有点印象,觉得功夫不是很深。为什么这次画展我要来呢?作为文博人,书画看了很多,如果从大写意的角度说,潘天寿是第一人。今天我看了徐老师的作品,跟20年前看他的东西当然不同。我认为博物馆的文博资源非常丰富。如果说要出大师,还是要把资源很好的利用起来。今天我们在这里研讨,为什么我来看画展呢?因为他的画刺激了我的眼光,这也就证明他从绘画的形式到绘画的内容,或者他的用笔用墨,我都感觉到他的功力是非常扎实,给我很深的印象,他作品经营得非常周密,有点像潘天寿。别看他是业余的,我觉得其实他已不是业余的画家,是一个很专业的画家。20年来我看到他的就是这么执著于绘画,他的藏品也很多,他临海的藏书画册也不差的。2003年我看过他们那里的民间收藏绘画,也非常丰富,因为台州形成了一个收藏的氛围,我觉得这个氛围很重要,如果一个地区它能够有这种氛围,本身就意味着一种习惯,一种对艺术的追求。

       我自己也是书法家,但我觉得自己就出不来。从他这个里面我看到,在浙江文博界搞展览他是第二个,第一个是自然博物馆的陆英剑,但是他的画并没有什么东西刺激我,徐三见的画有刺激。他这种写意的花鸟画,在档次上如果要和像我前面讲的潘天寿那些大师的大幅花鸟写意来比较,当然还有上升的空间。因为我们的大师都放在那里。我有一次参加山东的展览,他们也喜欢大写意小写意,但是潘天寿的作品一挂在里面,就不要看他们的作品了。

       今天我看了一下徐三见作品,从精神上笔墨上看还是很老辣的。我个人觉得,作为他这个年纪,从艺术上讲还是一个中年人。我从文博的角度考虑,文博界能出大家的几率还是比较高的。因为他条件好,有一定的交流。我们博物馆原来也有几个搞美术工作的,也是美院毕业的,但是现在有一个风气,都想赚钱快。有一个人,他原来早期的画画得很好,他后来跟我讲,人物画画得太慢了,还是画花卉钱来得快,有些甚至转行到其他的行业。我想徐老师这种天赋是有的,画的基本功还是认可的,就是在用笔、用墨、经营上、功底上都还有往大师级别上升的空间。

       你们都是美术鉴定的评论家,我觉得现在应该鼓励这些人,并不是说只有美院的教师才可以出大家。现在社会非常浮躁,这是一个最大的弊端,很多画家只经过了两三年就觉得来不及了。为什么徐三见能出这个成果?他画了30年,真是实实在在画了30年,因为你在的地方决定了你不会有很多的事情,可能更多的精力放在创作上,你的画中我看到了很多的影子,比如说八大、吴昌硕的,虚谷、任伯年的,还有赵之谦的影子。

       看了很多的画展,我就参加过今天这样一次研讨会。为什么今天一定要来?我自己觉得还是跟三见有一个缘分。早年时就看见过你的绘画,我们在鉴宝的时候又看到你,你是很忙的,然后能够把博物馆有些资源结合进来,你看到的实物肯定要比人家多,而且都是真迹。

       我们浙江省博物馆有一个专门的临摹室,我希望跟《美术报》联合起来,我也呼吁美术学院跟我们加强联系。我们的目的就是资源共享,为浙江培育出更多的大家。说老实话,大家很难培养出来。我就是谈这么一点,可能谈得不到位,请诸位老师多多指教,谢谢。

范达明:谢谢省博物馆赵主任的发言,他是作为同行又是你们临海博物馆的上级部门来说话的。下面有请后面那位先生也来做个发言。

 

16.徐老师的画有一种冲击力,但还需有进一步的探索

       谢静波:我是做律师的,是一个绘画爱好者。我过去在博物馆工作过,对艺术和文博这块,曾经跟中外的一些同学、校友也参加了一些活动。来到这里来也是一个缘分,感觉是一种文化的回归,作为临海的一个画家今天有这样的交流平台,我觉得很有感召力。

       我参观了徐老师的画,我感觉跟一些老师谈的一样,有一种冲击力。但是实际上,我们从书画的角度来讲,因为过去我们看古画和名作比较多,从传统的绘画理论来说,比如从形、神、意来讲,是有一个个台阶的,要上这几个台阶,可能在一些绘画的技巧方面,像在布局、经营、留白等方面,我也感觉有一些问题在,还需要有进一步的探索。比如说要达到一定的意境,不仅是从近代的大师,还需要从唐宋时代的大师那里去寻求与探索。

       我现在看了一些全国各地的书画,国画国画,中国画是什么画?就这个东西来讲,除了浙江省博物馆在新馆展出的一些藏品以外,还应该有一些国学的理念。我们现在很多的书画家不知道国学是什么,作品里面看不到“四书五经”的章句,这个在文人画里面可以看到。它是什么呢?古人的字画中就是一个形象的山水的“四书五经”。这个方面我们比较局限在什么地方呢?就是无法超越自我,有这样的原因。像我们看唐伯虎、文征明的画,你从中可以感觉到《易经》里面的韵味。我也是门外汉,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再拜访徐老师。

       还有一点,我今天还看了馆里黄宾虹和扬州八怪的画,他们的画有明显的特点。徐老师的画好像还有三步没有完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里面的内涵还有他的笔法,还是不自信。我们知道杭州从来没有出什么文才,但是培养人才又是杭州文化非常重要的一个构成,在历史上看都是这样的。书法是属于心理学的,相同的构成,哪怕是临摹的作品,从它的笔画中都可以反映出个人的气质,以及属于其心和神的那种本质的个人特质。而中国的文人画,它就有文人的一种精气神在里面,如果能够真正领略到他们的文气,如果再能够深化、再沉淀一下的话,我想徐老师也他可以达到跟文学界的余华、书法界的沙孟海一样的成就。我是瞎说。谢谢。

范达明:时间不早了。下面请美术报社副总编王平先生给今天研讨会做个总结发言。

 

 

“徐三见画展”研讨会座谈纪要(续)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研讨会主持人之一王平做总结发言,后为孔令伟(2010.4.21)        范达明摄影

 

17.文化传承中的播种者:徐三见的个人艺术成就及对周围人的影响

       王平:我总结一下,范老师是我们美评会的秘书长,我事前跟他也做了一个沟通。我觉得今天谈的有一点非常好,跟徐老师虽然不太熟悉,但大家还是坦诚相见。不管是正面的,还是有一些对他不足之处的建议,都是把这样的坦诚的意见讲出来了。

    作品我也看了,对徐老师画中的长处,我觉得较突出的,比如说,确实像大家讲的,他画中有一种奇异之气,另外还有文雅之气。中国人对书画艺术是讲品位的,以前讲“五气”,比如讲庙堂气、金石气、山林气,而不希望画有市井气、江湖气。像徐老师这样在地方上、在二线城市与相对比较闭塞的地方,能够保持这样一种品位,能够有这种气息存在,这是相当不容易的。我们往往看到有些二线城市的画家,画得很熟,但却很俗气。

       徐三见先生的画还有自己的真性情,画出了自己的感受。像有些老师讲的,你的一些作品不是属于很公益的,不是为了展览,而是按照自己的心情来画,这样就有一种淡然处事的态度与情怀,这个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这是作为一个真艺术家应该具备的品质。

       刚才有一位老师讲到余华,最近看到写《暗算》的作者麦家的讲话。他讲科学家往往是帮助我们探讨世界奥秘的,探讨我们人以外的东西;但是对于我们人的内心,用来医治我们心灵的这些人,是画家、诗人、作家,是艺术家。通过他们能让我们看到人精神上所达到的高度,他们是做这样的事情的。我们所有的艺术家,关键还是要看到在你的画当中,能达到你挖掘的或者说你能理解或表现的你的内心,而且也能提供给别人以抚慰心灵的东西,这是一个艺术家应该做的。像技法这些东西可能都不是这样的东西。古人讲:“神采为上,形质次之”,主要还是要表现这样一些气质性的东西。

       回到你的作品本身来讲,或者说我们就谈形而下的东西,你还是强调书写性,这个也是很关键的,这个路子对了,哪怕走得慢一点也不要紧。如果方向错了,花再大的努力也是白搭。我觉得从艺术家本身的角度来讲,你追求精神境界的东西是对的,你追求艺术语言上的东西也是对的,当然这个有高下之分。但是方向是对的,只要沿着这个路子走,通过今天开这个研讨会大家给你的建议,某种角度上对你今后继续往前走是有所帮助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今天开这个研讨会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你本身有这样的一个方向,你自己做的事情是沿着这样的路子在走。其实,这还不仅仅是你个人的艺术成就,最重要的,还是你对周围人的影响。就像我们刚才讲的,像张捷等好多的画家都是因为有你的存在,他们才可能走向艺术之路的。张捷打电话跟我讲过很多次,他说他的老师徐三见要办展览,可能要拜托你们。后来他又打电话,说正好要带学生下乡,他自己来不了,他讲这是他的老师,是三见这位老师引他走上美术之路的。我自己,也是从农村里面出来的。比如书法,还是有技术性的,如果没有一个偶然的机会碰到哪个老师,特别是像以前的时代——现在考学前可以考到培训班,以前没有的——你碰到这样的老师,你就能走上艺术之路;如果碰不到这样的老师,就不可能跟艺术有交叉的时候。对于地方上艺术家的评价,他们的贡献往往也就在这里。地方上画画的人很多,而像你这样的人也不是很多,就像当年的先生一样,有这样声望的人存在,才能形成了一种自然的共识的东西,这个就能够影响很多人。某种角度上说,这个就是我们文化传承当中的一个播种,他们在二线城市或者说一些乡野的地方,往往就是起到这样的文化传承上作用。尽管他们在环境、条件上还会有很大的局限性,但是他们能够在这样的一个局限性的环境当中,不仅自己坚持了这样的工作,而且把这样的一套东西传授给了下一代,对于这个下一代,这往往就是他们吃的第一口奶。你给他们吃了很好的第一口奶,所以他们能走得很远。我估计像张捷这样的学生也很多,就这一点我们也应该感谢你。最后,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这个研讨会。今天的研讨会就到此结束,谢谢。

 

据杭州元一速记

       2010422-24日整理

    原载《美术报》2010522日第22-23纪要(有删节,本博文为全文本)

      

附录:

他在追求自己的一种理想,一种艺术的审美

  吴山明(浙江省美协副主席,中国美院国画系教授、博导):他进我们美院以后,在还没有分系科的时候,他是很聪明,但不是很活跃,善于思考,善于想问题,以前就有这种状态,作为画家,这是很好的。在期间他打过几次电话给我,也寄过一些他的作品,印刷的画册,看到过他的一些画,我当时蛮赞赏的。他的画给我的印象,就是说,画得很清灵,用笔用墨,尤其对传统的理解,是比较好的。我记得当时有些学生到我这里来,我就说,三见画得不错。我讲过这么一些话。这次看了这么大批的画,我很感动,因为作为一个在下面的,在基层做了很多组织工作,地方的美术研究工作,以及他自己的风格的研究,我觉得是比较艰难的。但徐三见是从中能够脱颖而出的一个,我觉得这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一个是,他对传统的用笔用墨,徐三见的理解,我觉得是比较好的,这很不容易,特别是在下面,可以看到参照的东西相对较少,他对中国画传统的理解,能够在自己的画上体现出来,而且他自己建筑了一个比较好的平台。二是,他在追求自己的一种理想,一种艺术的一些审美,我看出了他的想法,他能够在画上体现出来。画花鸟画的人很多很多,历史上的大家也很多,现代的也很多,但是能够从中找出自己的路,在我看来徐三见的潜力还是很充足的。三,他画的东西,总体讲题材还是比较丰富,意境还是比较多的,不守于某一方面的审美格局,尽量创造自己的东西。而且他好像吸取了一些潘天寿先生的艺术,他还把自己原来学习装饰、工艺设计的理念也放到自己的画里面去,也比较好地吸收了传统的技法,整个画面比较积极,构图比较舒畅,同时又有笔墨的深度,希望以后能坚持,发挥得更好,徐三见是非常有潜力的画家,我期待着他更多的作品。

 

  作品体现了徐三见先生的艺术才情

骆献跃(浙江省美术家协会秘书长、水彩画家):徐三见先生的画出于传统,长于传统,大自然中的奇花异草、水光山色在其笔下凸显有情有致,利落的用笔,清雅的用色,空灵的构图,体现了徐三见先生的艺术才情。

 

 

范达明注:“附录”的两段发言见《美术报》2010522日第22-23版“纪要”,系《美术报》有关编辑补入“纪要”文本的文字(两位发言者并非研讨会与会者,可能是取自于当日上午画展开幕式时记者采录的发言)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45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