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刘心武:1985年7月14日  

2010-08-18 08:41:31|  分类: 西陵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心武:1985年7月14日

/范达明/

刘心武:1985年7月14日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在文学讲座期间,宜昌市文联于7月l 5日上午假座园林招待所举行文学座谈会。图为北京作家刘心武(左)在会上回答提问。旁座者为《当代》编辑部编辑常振家(中)和白舒荣  (范达明摄)

刘心武:1985年7月14日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报影:本文最初发表的报影一角, 原载《职工之友》1985年8月号(总74)第4版

 7月14日下午,西陵剧场后台休息室…… 这正处在1985年宜昌最热的那些日子里

 刘心武坐在西陵剧场后台休息室的一角,戴着副茶色墨镜,静静地在看着一本书(这是本关于“世界奇案”的临时借来消遣的小册子)。因体格粗壮而显微胖的刘心武,竭力使自己静下心来,好祛除心头因天气酷热而带来的烦躁。他昨天上午已第一个胜利地完成了“讲座”给定的任务;今天下午是由第四位作家——重庆来的黄济人开讲;他也准备听一下。正在这当儿,我碰上市电台的肖峰,我俩临时决定就在此时去访刘心武。我们找雪茄烟厂的负责同志打听了一下,就闯进了一般不会有外人进来的后台休息室。室内有10来人。《当代》编辑部的白舒荣、常振家等同志,湖南来的两位作家莫应丰、水运宪同志都在。这样,这一下午据说是讲得挺精彩的黄济人的讲座,我们,以及刘心武都没能听成……

  

照例,一开头是一些没头没脑的“盘问”

 先自我介绍身份、来意,等等;照例,一开头少不了一些没头没脑的“盘问”:小说创作成功的经验啦、小说的结构啦(不是原来就准备讲这个题目的吗?)等等。刘心武说:“这个题目是《当代》编辑部自己定的;我并没有什么准备。”我举出《这里有黄金》,说这篇在篇章结构上很妙……。他说:这都写了有好多年了,有的自己也记不清了,都写得不冷静,太感情用事。他见我要把这些话记在小本子里,赶忙声明: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不是说把自己以前写的都给否定了。我明白:已经写出《钟鼓楼》的刘心武,现在已进入了一种新的境界——他的否定以往,正是一种境界升华以后反思过去的扬弃。富有创新精神的刘心武,即使几年前写的东西亦每篇不一样,现在,他就更加深沉,亦更加豁达;他已从一种新的质中脱颖而出了。

对于每一个来访者都要他从小说创作的A B C说起,他有点恼火。他无从回答。他告诉我们,他几年前就小说的“创作谈”写的“柳下絮语”,已由文化艺术出版社一年前结集出了一本叫《同文学青年的对话》的小册子,印了10万本。对于那些初学写作者,可以找来看一看。他说,搞文学,能成功,要机遇,有些也不是单纯主观努力能解决的,所以不一定每个能写写的都非要挤在这条文学创作的“羊肠小道”上不可。

 

问到《如意》拍成电影

刘心武回答说,他参加了电影本子的改编。不过影片不卖座,只发行了30个拷贝。我说,这部电影我很欣赏,是黄健中导演,很多行家也是喜欢的。刘说他到法国那次就是为《如意》在电影节上映随中国电影代表团去的。“黄健中去了吗?”“没有。”“他是导演,怎么反而没有去?”“我们的事情有时就是这样。”刘心武说,不过后来在一次电影回顾展中,别人点名黄健中去,他还是去了法国的。

“《立体交叉桥》不准备拍成电影吗?”“不可能。”刘说,那部小说在中篇评奖时就被抽了下来;有的认为写得太灰暗了。“还有什么作品要拍片没有?”“《钟鼓楼》正由北京电视制片厂在编写剧本,拍电视剧。”

 

关于“北京作家群”

于是又请教刘心武,是否当前中国作家有流派,他又属哪一派,以及对“北京作家群”的理解。刘心武对这个题目反复确证了确切的涵义后,表示是一个他很感兴趣的题目。但说到后来,他似乎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他说,他哪一派都不是。他也不认为“北京作家群”是一个有学派意义的概念,不过是评论家的一个说法。比如,他同刘绍棠,在北京文联一个办公室,在办公桌上是面对面的;但他同刘绍棠常吵嘴;与他决不能算是一派的。我提到高行健的那本谈“现代小说技巧”的小册子和他新创作正在北京上演的剧作《野人》。刘说,高行健出国了,去西德考察一年,参加一个戏剧节,然后还要到法国。他与高关系不错。“这次出来写了什么没有?”“这几天里能写什么? 我出来连笔都没带!”“最近写有什么新作?”“写了一个短篇,发表在《人民文学》今年7月号上。”(即《5.19长镜头》。——编者注)

 

“《钟鼓楼》是一部很古怪的作品”

于是,又谈《钟鼓楼》。刘自称:“《钟鼓楼》是一部很古怪的作品。”因为它写了一天12小时,没有情节,没有故事,没有主要人物,情节与人物间不构成戏剧性关系,是生活流,它不运用外在技巧,是冷静(而不是激昂)的叙述,不光写美,还写丑,比如写厕所。他承认是像罗中立的油画《父亲》那样,是用微观的超级现实主义手法来写的。肖峰说《北京晚报》有连载,他读了。刘说,那连载经改写,砍去了2/3,效果很不好;现在几方面闹矛盾。当然,《北京晚报》是好心。但小说是非情节性的,不适合搞连载。要读就要读《当代》上的原文。他说关于《钟鼓楼》他在上海《书林》杂志今年第3期写有一篇18000字很长的文章作了介绍。那是去年底在西德访问时答记者问的一篇谈话记录稿。《当代》今年第2期发了两篇评论,第3期发了讨论纪要;《文艺报》今年第6期(改报纸版前最后一期)有蔡葵写的评论;《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学评论》也都有评论。我向刘表示,等拜读了《钟鼓楼》后争取也写一篇评论。“你恐怕不会喜欢。”“我相信我会軎欢!”(《钟》除了得《当代》文学奖外,我后来注意到《文学报》上一报道,说还得了北京市政府的表彰,获奖金3000元!)

 

天太热,我脑子发闷。”

刘心武谈到兴头上时,常露出好看的微笑;时时用手捋一下他的头发,在他浓黑的长发中间或有根把银丝。看得出,刘心武气色很好。不过,宜昌天气的酷热(据说这是十几年未遇的),使他显得窘迫,他只带着一件长袖衬衣,不得不在公开场合时时穿着它,到宿舍里时就打赤膊。下身倒是短西裤,未穿袜子的一双赤足伸在一双黑布鞋里。他说没想到南方这么热,实在受不了了;不只一次地对我们说:“天太热,我脑子发闷!”说他昨天讲课时很多问题都记不起来了——怨天气太热,是刘心武这次宜昌之行的贯串台词。我忽然觉得刘心武很有一点“大智若愚”的气度,当然更不乏自我揶揄的幽默……

 

刘心武:1985年7月14日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刘心武著中短篇小说集《这里有黄金》, 广东人民出版社1980年8月版    
 
       刘心武关于“7月14日”的“意识流”

于是,我拿出这两天一直带在提包里的我藏书中的两本刘心武小说集,递上笔,请他在书的扉页题词留念。他在广东出版的那本《这里有黄金》一书上签名并写下日期“一九八五年七月十四日”,紧接着,又写下了如下一段话:

写至此忽然发现,今天是法国国庆日,使我想起1983年冬在巴黎巴士底广场的感受,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时,激愤的巴黎平民将巴士底狱夷为平地,连一块砖头都不剩。记于宜昌。 

这里,刘心武的主观意识流,成了沟通不同的客观时间与空间关系的一座“立体交叉桥”! 从1985年7月14日的宜昌西陵剧场,借7月14日的时间概念与法国国庆日的吻合,推溯到一年半前他到达法国的实地——巴黎的巴士底广场,再推溯到196年前的同一天那由史书所记载的法国大革命的史实!   

我打开书的目录,请他点出他认为比较喜欢的篇目。他没有说“下一篇”,而是坦白地点了这么几篇:《我爱每一片绿叶》、《楼梯拐弯》、《一个晚期癌症患者的自白》与《如意》。

又请他为《职工之友》报写几句;他写了四个字:“热爱生活”。他也在肖峰的本子上题了词。

我们对刘心武说声:“谢谢!”

(整整折腾了两小时。)

刘心武借机要喝水,提着杯子,从椅子站起,走到屋中央的桌子前。他贴身穿的衬衣背部是一大摊透湿的汗水。   

但愿从西北部能吹来一股清凉的“高原的风”,来驱散7月14日宜昌土地上空大气层积聚的那股高于36摄氏度的热浪……

 

1985年7月24日写于YC

原载《职工之友》1985年8月号(总74)第4版“文化天地”

 

附注:本文系作者当初以《职工之友》编辑部记者的身份向来宜昌讲学的北京作家刘心武采写的一篇访谈

(作者时任该报主编,随同采访的还有宜昌市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肖峰)。

 

刘心武:1985年7月14日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刘心武为笔者主编的《职工之友》报题词:“热爱生活”(1985.7.14)

刘心武:1985年7月14日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刘心武关于“7月14日”的“意识流”(在笔者藏书《这里有黄金》扉页的题词)
 

附录:在《当代》编辑部与宜昌雪茄烟厂联合举办文学讲座期间著名作家刘心武为本报题词

本报讯 7月14日下午,本报编辑部范达明前往西陵剧场后台休息室采访著名作家刘心武,并请他为本报题词。刘心武高兴地应诺,写了“热爱生活”四个字,签了名,并在落款处写道:致宜昌《职工之友》编者与读者。刘心武这次是应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编辑部邀请,专程到宜昌观赏7月12日的全国第二届“屈原杯”龙舟赛,并进行文学讲座的。参加这次由《当代》编辑部与宜昌雪茄烟厂联合举办的文学讲座进行讲课的全国著名作家,还有湖南的莫应丰、水运宪与重庆的黄济人,以及《当代》编辑部副主任章仲锷。该讲座于7月13至15日在我市西陵剧场举行了三天,受刭宜昌地、市与葛洲坝有关部门与广大文学爱好者的热烈欢迎,听众多达五六百人。    (本报记者晓泛)

原载《职工之友》1985年8月号(总74)第4版“文化天地”

  评论这张
 
阅读(61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