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彭炀其人其诗  

2010-08-19 08:26:53|  分类: 西陵忆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炀其人其诗——写在《诗画廊》创办10周年出刊70期时

/范达明/

 

彭炀,年纪轻轻,其貌不扬:矮矮的个子,说话吐词一口“乡卡卡”里的音;剃平头,老是一身半旧士林蓝的中山装,确实有点不合所谓“新潮”的土头土脑相。但他望起人来,眼睛却能闪烁出一道机敏、睿智的光芒。我因付印我们的小报,常在《宜昌报》社的排字车间里,见他总是自己动手在排字盘上滚油墨筒打小样,然后挥起朱笔——他是一名《宜昌报》社的校对员!

要论彭炀的诗,不能不先谈彭炀的人。因为,读他那朗朗上口的诗就如见他那和蔼可近的人——诗是那么朴实而无华,人是那么敦厚而纯真。他的诗还有一种极为魅人的节奏韵律感,就如他经常双手推油墨滚筒的动作一样!

《诗画廊》,这一我们宜昌的“罗斯塔”之窗,从1974年底创刊到今年年底,历整整十年,出刊亦刚好70期。彭炀是在第43期上(1981年元旦出刊),即该廊进入第7个年头之日,以他一首《艾家河》的诗登台亮相的。不幸,次月即1981年2月起,该廊就因故停刊了整整20个月。1983年2月至12月,他又刊出《东山大道情思》等诗4首,1984年则一发不可收,从年初的《打雪仗》到年底的《新宜昌欢唱飞翔》整整10首。终于全年独占鳌头。综观总共15首诗,首首有色有味,他亦终于成为《诗画廊》上继王合琛、小金子以来第三个知名度最高的业余“诗人”!

如果说王合琛的诗以纤巧浪漫、文绉美艳见长,但难免有时失之气度不足,小金子的诗则在新潮中有些过于雕琢,甚至扑朔迷离,有的读来也嫌佶屈聱牙;那么彭炀的诗,可以说从来没有这回事。他也不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他从《艾家河》写到《龙泉洞》,从东山大道写到葛洲坝,写到烈士塔,写到《云集的街灯》和滨江公园的《玉色长堤》,写到建国35周年时的《新宜昌在欢唱飞翔》——描绘了我们这个改革时代经济起飞中的新宜昌的一长卷美不胜收的风情画。这就是他写诗的题材的一贯倾向。在诗中他处处流露着对新时代的祖国和宜昌的笃爱至诚的眷恋与无限赞美的深情:

“是春风,是春雨,/不,是改革的东风在巡礼。”(《是谁来了》)于是“三十五岁的新宜昌,/梳妆打扮得像新嫁娘。”(《新宜昌在欢唱飞翔》)他咏唱宜昌的天,宜昌的地,宜昌“早春的江南原野”:“天上一碧如洗,/地上碧绿一片。”“麦浪像蓝天一样壮阔,/蓝天像麦浪一样新鲜。”(《是麦野,还是蓝天》)即使是宜昌的夕阳也充满乐观的豪情:“太阳满脸堆笑地归来时,/忽地变成火红火红的海岸。”“我站在江北的东山,/那火红的霞光把我打扮:/像山峦一样豪迈,/像夕阳一样乐观”。(《夕阳无限好》)他描绘的旅游胜地“龙泉洞”,写到“山岩”造化成的“龙”:“像一列缤纷的火车,/凤头豹尾似动非动。”读来何其形象,何其生动!接着笔锋一转:“龙宫再灵总不如意,/龙王早已无影无踪,/不,它在下牢溪弹琴,/不,它在泄洪闸朗诵。”(《龙泉洞》)在彭炀眼里,举世瞩目的葛洲坝就是那条“苍龙”:“苍龙上伸出无数巨臂,/在水云间,启动着豪情壮志。”作者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角度,/这是一个极好的时辰。”(《好,就在这里摄全景》)他歌唱云集路的街灯,歌唱滨江公园护岸的“玉色长堤”如此逗人爱恋:“磨基山恨不得一步飞过河,/扬子江甜蜜地吻着她的脸。”(《玉色长堤》)歌唱东山大道“像一条溢金飞彩的河流,/像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东山大道情思》)一句句写出了新宜昌飞翔的时代节奏。 “鸟在山浪上飞翔,/船在江浪上飞翔,/风在麦浪上飞翔”,/“翻滚着想象,/翻滚着志向,/翻滚着欢唱”。(《波浪恋波浪》)诗的飞翔节奏同诗所歌唱的新宜昌飞翔的节奏是那么同步合拍!彭炀把新宜昌比作一个无比俊美的“大姑娘”:“你看她花枝招展,/轻松愉快欢唱飞翔。”“去寻找崇敬的公婆,/去寻找如意的新郎。”过去忽左忽右,“耽误了她的青春”,“扰乱了她的理想”;“如今,不左不右,/到处是改革的战场。”于是“新宜昌一大姑娘”,“向人民开怀地笑了,/紧紧地拥抱着小康。/哦,这就是她的公婆和新郎,/你看她仍不停地欢唱飞翔”。(《新宜昌在欢唱飞翔》)若问《诗画廊》十年苦辛,有没有孕育出一个紧跟时代的诗人或画家? 画家在此暂且不论。但要论诗人,我敢说:彭炀就是一个! 他是继承50年代黄声笑的歌喉,为80年代新中国新宜昌兴盛起飞纵情欢唱的歌手,是难能可贵、屈指可数的专为宜昌这块古老土地描绘新图景,为其之上生息不断的子民百姓在用自己的劳动创造新的生活的历史进程中鸣锣开道的诗人——在首开新时期“宜昌风情诗”诗风之先河这个意义上,尤其如此。

1984年11月9—10日写于YC

原载《职工之友》1984年12月号(总66)第4版

 

相关链接:

关于彭炀

找到我在西陵峡畔所编《职工之友》小报上介绍彭炀写诗的这篇文章,录入了电脑。 26年前的文章26年前的人,如今彭炀的情况怎么样了?他还好吗?网上搜索不到他的任何照片或图像信息(彭炀仍是那么不张扬),但见到有他的一段个人简历(应该不是同名同姓的另一人)。从简历看,他26年来一直忠于职守,他的终身职业就是报纸的校对,而且就在同一单位——宜昌报社。在本职工作方面他已有非常大的成就,应该向他热烈祝贺;“同时,还发表新闻、散文、诗歌200多篇”——那么,写诗的爱好应该也没有丢掉吧? 

下面转录他的简历,据《中国知名专家学者辞典》第三卷(网络版),网址是http://www.chinaexpertsweb.net/zj03/03p.htm    范达明  2010年8月19日 附注

彭 炀 1948年生,兴山人。副编审。1971年毕业于宜昌师专,1981年调入三峡日报从事党报校对,二十五年来,始终钟爱党报校对事业。长年累月白天晚上深夜连轴干,甚至连吃饭走路睡觉都在思考校对事宜。每天校对十多万字,每逢周末高达三四十多万字,已是家常便饭,近来才有所减少。截至2007年4月共完成党报校对23752万字(不包括杂志等业务校对),纠正原稿差错109804个(处),其中纠正有违“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导向性等重大差错1244个(处)。1984年,连续七个月无差错,受到总编社长特别嘉奖。1994年,全年校对405万字,竟无一责任差错。时间再紧,任务再重,消灭差错是天职,确保质量是生命。二十五年来,与同仁一道将编校质量一直保持全省前列。平时,版面再多,时间再紧,总得挤时间钻研业务。二十五年来,潜心研究了校对的源远历史、意义作用、差错规律、纠错举措,汇集整理了名校名言、名校故事、差错教训、字词辨析、版面美化等方方面面的校对资料。自学校对笔记40多万字,自办《校仇天地》大型墙报140期,在省以上报刊发表论文40余篇(次)。同时,还发表新闻、散文、诗歌200多篇。1996年获编辑部论文竞赛十佳称号,《新闻出版报》“人物长廊”刊发《校对迷彭炀》专访,向全国同仁进行了推介。人物业绩免费入编122部国际国内大型典籍。论文代表作有《校对管理古今谈》、《校对辩证法》、《校对的历史使命》、《耳闻目睹传媒之怪现象》。其中,《校对管理古今谈》入选《中国当代社科研究文库》、《“三个代表”理论与实践》等七十八部国家级世界级论文精选专著中,并被评选为中国当代学人优秀学术成果、中国经济发展优秀学术成果、中国改革与发展经典成果论著一等奖、国际优秀论文金奖。所撰《校对的历史使命》、《耳闻目睹传媒之怪现象》、《为“有错就纠”叫好》也分别获全国人文社会科学优秀学术文献成果一等奖、中国百科优秀论文一等奖、2005年度社科优秀论文特等奖,2006年中国新时期人文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2007年国际优秀文献(华文)雄狮奖。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