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2010-10-25 09:19:15|  分类: 国际美术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 范达明/

 

1990年6月初,以北施瓦本和奥克斯堡市美协主席埃勒玛丽·黑尔默-海希勒女士为首的六人美术家代表团访问中国;随团而来的“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亦同时在杭州开幕。这使我们得以在中国国内亲睹奥克斯堡艺术同行们那一一幅幅充分表现他们自己地域与文化特色的美术原作,感受这个德意志南方古朴小城的艺术家多少显得高雅、洒脱的艺术情趣与追求。

画展作品凡百幅,它们风格迥异,堪称真正的“百花齐放”——混合技术(炭笔淡彩等)、丝网印刷、油画、摄影术(作为绘画的一种造型手段)、拼贴、石版、铜版(含单色与套色)、木刻、水粉、水彩、素描、速写等等,几乎是属于绘画范畴而可能运用的物质媒介材料与技术手段,也不管是传统的还是流行的,无不有所表现。它们显示了这些艺术家在艺术形式和造型语言上所作的探索与努力,也进一步证实了当今世界艺术潮流仍然坚守不移的一项基本原则:艺术,不在于表现什么,而在于怎么表现。

画展中,观众注意到卡琳·勒朗德尔用油画画的两幅美其名曰《龙》的作品。艺术家显然是在以自己习惯的方式,通过自己的绘画语言来表达对展出地国家文化的兴趣与理解。虽然中国观众从那相当抽象的画面中还很难分辨出这一在中国尽人皆知的民族吉祥物的基本轮廓,但从画面所用色彩——典型的中国式大红大绿及其混合来看,两幅作品对东方之“龙”所传达的感情色彩却不能不说是真切的、生动的。

如果说遥远东方的“龙”在奥克斯堡艺术家眼里只能是一种朦胧的色彩感觉或象征,那么,在他们艺术眼光中呈现的自己家乡的面貌就更显得富有魅力了。弗里德利希·库恩用混合技术表现的故乡田园风光——三幅大幅风景《奥克斯堡》、《施瓦本山脉》和《山坡》,可说是借助彩色的面与线的激动人心的交织,在那近乎狂放而不失有序的笔触中,表达着画家对故乡母土的深厚而诚挚的眷恋之情。

而海伦妮·米特尔为观众描绘了表现自己民族风情与风俗的《女人狂欢节》(之一、之二),其中的人物造型,很像笔者儿时读过的德国童话中的女妖形象,看着倍感亲近又不无几分滑稽——这,可能正是那“狂欢节”应给人的感受。乌尔苏拉·卡罗克的三幅木刻《丈夫的负担》、《妻子的负担》、《专家》,则是一组颇具幽默感的风俗讽刺画,它们都是在白底上用上了黑色块,又在黑色块上用上了白线条(形成阴刻勾勒),造型语言则是写实的;作品为我们录下了奥克斯堡市民日常生活的一些有趣的镜头,并做出了图像化的剖析。

画展中,风景画作品不少,多数十分耐看。如安德列亚·罗格斯多半是阴刻风格的凹版铜版画《冬景》(之一、之二),乔治·费恩科的水彩《人烟风景》、混技《无题》与《建筑轨迹》,格尔里达·高普-瓦格纳的炭笔淡彩混技《陀斯卡娜印象》(之一、之二)等等。一些小幅的铜版画也十分精致,富于美感。像顿纳·凯泽那的赭石调子的《融解》、《路德维希》、《思念……》等,在绘制(用了不少细线)与印制(印出斑斑水迹)上功夫颇为道地;另外,他作的《无题》、《超越水域》、《图腾》,则在每一幅中用了不同的技法,显得丰富多样,用色也有增加(如增加了蓝色、红色)。搞小幅铜版画的还有奥托·金采尔与皮特·金采尔(可能是两兄弟),他俩都喜好用套层叠影的复调构图风格,作品又多像某一种类型的插图。奥托·金采尔的三幅作品均统一在墨绿色的基调中,并在图像造型中伴以字母(分别标示有H、M、Q);皮特·金采尔的三幅作品则是有色彩对比的套色铜版画——《卡兰迪陀咖啡馆》、《钢琴》、《幻舞·独唱》,表现的均是画家内心对某种生活消遣方式与文化渴求的偏袒与梦幻。

富于形式感以及对抽象表现主义造型语言的运用是画展作品的一个基本特色。如埃里卡·贝尔克海姆的《印象——愉快》(之一、之二)作为纯粹感情的表达,所用的视觉语言多是较鲜艳的不规则形状色块,再组合进字母与数字;这些色块时而呈条状,时而呈几何形,某些边际又是撕毛的糙边。而赫伯特·德·路休的《形象》(之一至之三)作为拼贴画,用的是暗红与黑的深色块面,并辅助以粗铅笔线的勾画。汉斯·海德勒的水粉画《好斗的哲学家之住宅》与《无尽头的印刷工之住宅》,是用纯图案化的象征手法来表达的。不过,这种十分具体的标题与其画面抽象造型之间的内在联系,一般观众理解起来肯定较为困难。

画展中还有奥克斯堡美协主席埃勒玛丽·黑尔默-海希勒女士自己的作品。她的题为《阿尔卑斯山·莱辛街》一画,堪称欧洲极少主义风格的典范了:整个画面绝无一笔一色的描绘,如果它有造型,那只是经过外力在粗质白纸上延压出的一些起伏凹凸;也许,那些凹凸的形象正是莱辛街上的某些典型的纪念物之印痕吧。另有一幅由埃卡德·豪泽尔作的《云的分析》(丝网印技法),也很有意思——它运用了三个层次意义上的造型语言:(1)蓝天白云,属于纯感性的视觉具象造型;(2)多半近似七色转移的光谱色阶,属于半具象到抽象之间的光学物理符号;(3)数学图像,属于纯理性的数学分析抽象图式。这幅作品表现了画家力图在具象造型与抽象理念(也转换为“造型”)之两极寻找结合部,让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赤裸裸地在其画幅内达成妥协与谅解。

作为一种东西方之间的文化交流,奥克斯堡艺术家的绘画作品展给中国杭州的艺术家与美术观众带来了不少可资借鉴的新东西,这种交流(包括作品及作品创作者的人)于此前1989年2月中国杭州艺术家赴该市举办画展之际就已有了开始,并将日益证明是互为有益的。正如海希勒女士在这次画展的前言中所说到的:“尽管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并非平坦,但我们愿意继续扩大在艺术领域里的交流”,“因为整个世界上的艺术家们都在处理着相似的课题。”

但愿不要过几年,我们能在中国杭州再次领略奥克斯堡艺术家们更多作品的风采!

 

1990年6月21日写于杭州师范学院 

2001年2月4日录入于杭州梅苑阁 

原载《浙江美术界》1990年第3期第29—31页

 

附注:这是一篇20年前的文章,录入电脑也有快10年了。写作时才结婚不久,住在爱人单位的筒子楼里;文章是受浙江省美协《浙江美术界》的编辑魏新燕约请而写的。为此,在看展览时,还在现场仔细地做了笔记(这种笔记现在都用数码卡片相机来完成)——当时显然没有带相机(自己那时已是有一架笨重的海鸥4B相机的),所以没有留下展览的作品图像,恐怕浙江省美协也难找到相关的图像资料。下面找到的是一些奥克斯堡的风光照片,配合文章倒也不失一种“风光”呢。    2010.10.25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德国奥克斯堡风光:小街上的古建筑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德国奥克斯堡风光:王宫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德国奥克斯堡风光:市政厅广场上的雕塑和古建筑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德国奥克斯堡风光:民居和水渠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德国奥克斯堡风光: 教堂和古老的街道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德国奥克斯堡风光: 古建筑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德国奥克斯堡风光: 歌剧院
“联邦德国奥克斯堡美术作品展”观后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德国奥克斯堡风光: 雕塑和远处的教堂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