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2011-06-20 12:57:20|  分类: 浙江省美评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范达明整理/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会场(2011.5.6 徐俊卿摄)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 范达明 - 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徐永祥美术短评集》(范达明编) 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年3月版                                    
碟影:《徐永祥美术短评集》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向与会者播放并随书赠送的光盘《徐永祥先生两次讲话录像资料》

 

时   间:2011年5月6日(星期五)下午

地   点:杭州天目山路148号浙江大学出版社四楼410会议室

议   题:(1)徐永祥先生的学术思想;

             (2)浙江美术理论批评的新建设:“美术评论与研究书系”与《美术评论与研究》双年文集

主   办: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浙江大学出版社

协   办:上影唯一影视创作室

主持人:范达明

与会者:(以发言为序)范达明、杨成寅、黄宝忠、张所照、徐汉、傅百荣、郑朝、潘鸿海、童年、冯毓嵩、陶小明、骆建钧、管建新、    陆琦、朱颖人、翁祖亮、高照、卢炘、蒋跃、池沙鸿、宋永进、河清、冯运榆、陈明钊、莫大林、潘嘉来、邹欢, 以及马玉如、 郑毓敏、李以泰、邢鸽平、王源、李钢、周飞强、谢保荣、林冬坤、徐进、王华东、徐俊卿、范康明、李永延等

 

开场白:对徐先生学术思想做探讨是非常有价值的

范达明(主持人,浙江省美评会秘书长)下面是一个出版座谈会,围绕两个议题,一个是徐永祥先生的学术思想,一个是美术理论批评的新建设。徐先生这本书主要是他在美术创作、教学和理论研究方面的合集。我们是想让座谈体现出他的学术思想。我先简单说一下,这本书包括了徐先生的48篇文章,19个专题的言论,到目前为止,它还是比较完整的。徐先生在他的第二篇评论《含蓄与联想》中就提出了“含蓄”、“联想”这两个概念,它们可能是绘画甚至是艺术创作美学里非常重要或最基本的范畴。艺术创作并不像纯粹的理论教科书,它要含蓄并且能引起读者的联想,这是推动读者形象思维的重要手段与方式。隐晦地把一些观点表现出来,这比直露的表白更有魅力,也更有艺术感染力。再一个是关于“素描教学与研究”的。他的第一篇文章是在浙江美院召开第二次全国高等艺术院校素描教学座谈会上的一个发言。当时他觉得,改革开放以后思想解放了,会上对契斯恰科夫的素描体系也基本上否定了,所以他写了发言稿《临时想到的几点意见》,是在《新美术》创刊号发表的。他提出,应该说没有共同的素描,但是作为教学应该有一个共同的要求,可见他的思想是比较辩证的。另外在美术进入市场化以后,他对于“商品画”和“商品化”有不同的思想,他觉得“商品化”这个是很有价值的,但如果把艺术纯粹作为商品也是一个问题。他有一篇非常短的文章,《8250万美元买一幅画值得吗?》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那是针对凡高的《加歇医生像》为日本富翁斋藤高价拍下的情况发表的一个感叹,很有意思。我简单做一个提示,这本书虽然并不是太厚,而且用了比较朴素的形式,就是黑白印刷,但是它凝结了徐永祥先生一生关于美术的思考。对徐先生的学术思想,我们今天能够来做一下探讨,还是非常有价值的。

徐永祥先生讲自己的观点不会随风摆动,批评得很准,文章写得很准

杨成寅(中国美院教授):徐永祥先生不管是在什么会议上或者是私人谈话的时候,他都讲自己的观点,不会随风摆动。他参加浙派人物画学术研讨的一些观点是比较符合实际的,或者说最符合实际。为什么?一个,他是亲眼看到浙派水墨人物画怎么产生、怎么形成、怎么发展的。再一个,他有一个观点,浙派人物画到现在已经寿终正寝了。他肯定当时有几种因素使得浙派人物画能够在全国站得住:一个就是强调造型能力,有比较扎实的素描,是造型的基础;第二个,浙派人物画是重视中国传统笔墨的作用,它吸收了中国花鸟画,甚至包括山水画的皴法的笔墨技巧;再一个浙派人物画真实反映当时画家看到的现实,是现实主义的。我觉得他这个讲话总体上比较符合实际。他很多文章写得很准的。他的艺术观点,我觉得90%的观点比较正确,特别是对于教学问题的。他批评过一个观点,认为教学不能够试验:今天我们来把这批学生试验一下,过了几年另外的老师又把一批学生试验一下,这样老师走掉了,学生怎么办?美术的教学应该是稳定的,有规矩的,应该在吸收过去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再加以发展,不应该把学生作为试验品。

徐先生美术评论鲜明、生动、有的放矢,有自己的风格

郑朝(中国美院教授):我跟徐永祥也是老同事、老同学,徐先生的美术评论有他自己的风格,他的评论鲜明、生动、有的放矢。第一,他很敏感,能发现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或者赞成,或者反对,旗帜鲜明。第二,文章很生动。他的文章你看下去不会厌倦,大量的论据都是用事实说话。第三,他的文章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是有的放矢的,是能够打动我们的。最重要的,他有两种精神:一种是思辨的精神,一种是论战的精神。费尔巴哈认为思辨的哲学或者思辨的精神是从概念当中走出来,推出事实,以事实为据。不是拿自己的概念去附和事物,而是拿事物去附会自己的概念。老徐他有一点哲学的基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第二点,他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他的论据都是事实,是自己从事美术创作、美术教学多年来的体会。他第一位是美术家,第二位才是美术评论家,他是从美术家的角度来写美术评论的,最好的美术评论家就应该是美术家、很好的美术家。很好的美术家有三个特点:技术要好,有创造性,有思想。现代的徐悲鸿跟林风眠的美术评论是很好的,傅抱石是很好的,潘天寿先生同倪贻德先生的美术评论也是很好的,不亚于那些专门从事美术评论的专家。我觉得应该提倡美术家自己来讲话,从徐永祥的例子来看,希望我们的美术家多发发声音。另外,徐老师也是个杂家,什么书都看,也喜欢走万里路,所以生活经验也很多。只有具有这三点,特别是中间一点,他要懂美术,他的美术评论文章才有思辨性,才能讲到点子上去、要害上去。还有一个争论的精神。徐先生这是性格使然,平时是特别喜欢争论的,我们也喜欢跟他争论。这个争论的精神是我们今天的美术评论包括文学艺术的评论所缺乏的,我们中国人温良恭俭让,儒家的思想,越来越渗透到我们的文艺评论当中去,现在就是“按摩”,不会提出不同的意见,不会很尖锐地同人家争论。文学艺术一定要有争论,我们20年代、30年代,像鲁迅先生甚至胡适先生就同人家辩论。这种精神是很可贵的,也是不容易的。徐永祥关于素描的那篇文章,就是争论“画圆先画方”的问题,当时批评了两个重要的人,一个就是教他素描的宋秉恒先生,一个是他同班好友吕洪仁先生。这两种精神在美术评论界现在正是缺乏的,而徐先生却有这样两个特点,所以他的文章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徐老师的去世使我们美术界少了一个亮点,冷清了很多

潘鸿海(浙江画院名誉院长):美术评论研究会的会议我参加的不多,非常认真,工作量非常大,踏踏实实在做这个工作,我非常感动。我要感谢美术评论研究会做的工作,这也是我们浙江美术界很重要的一块,也感谢浙江大学出版社做的工作,出版社我也工作过,很有感情。徐永祥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我的油画的第一笔就是他教我的,所以徐老师在我心目当中分量非常重。他是一身正气,疾恶如仇,这种精神在我们这个时代里是很少有人有的,或者说越来越弱了。所以我才说徐老师的去世使我们美术界少了一个亮点,冷清了很多。他能讲,很尖锐,在每一个时期都能够提出他自己独特的观点。徐老师走了,徐老师的精神希望美评会能够发扬光大,我们也要很好地学习徐老师的精神。美术学院的精神是什么?很重要的一条也就是坚持,对教学有一个忠实的精神。徐老师在教育战线是忠实于教学,把教学放在自己的首位,爱自己的学生,这是非常突出的一点,我们的老教师都有这个品质。在美术学院不光是做个大画家,应该是更好地从事于美术教育这个工作。潘天寿也是个大教育家,是中国最大的画家,这个里面是相辅相成的两者关系,对于中国美术学院的教学,怎么当好老师,徐老师身上可以值得我们学习,也是值得我们去总结的。

他是正直的,是一个斗士,在画画和批评的劲道上是同样的、等同的

童年(油画家):徐永祥老师是正直的,是一个斗士,敢讲真话的。我认为徐老师在我们这一代人当中太少了,在我们那个时候还有,现在基本上没有这种人了。他走得太突然了,而我们在新疆写生的时候,他还有打算:在80岁开一个大型画展,说以后再来一次。那时候他已经77岁,是最大的,我是老二,白仁海最小。他那个劲道真足,我们在里面吃好饭,他还在画。所以他这个人在画画的劲道和他批评的劲道上是同样的、等同的。我开了六年的画廊,有这个感觉。作为我们艺术家在我们国家还应该做一些义务工作。有一次拍卖会,有很多老板,他就去讲课的。我们画家是应该做这些工作的,不光是画,像徐老师这样,我们要做老板的工作,也要做老百姓的工作,还要做我们画家之间的工作,做个评论家,做个宣传家,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应该向徐老师学习,把徐老师的精神发扬下去。

他的人格力量感染了我一辈子,他对学生的爱护永远不能让我忘记

冯毓嵩(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创意设计艺术分院院长):一想到徐老师,我情感容易冲动,跟徐老师相识相交50多年,这一代的老师对我们真的就像父兄一样,像亲人一样,这种感情以后也可以作为一种话题。徐老师爱憎分明,做人非常的真诚,不虚伪,这非常难能可贵。我有个学生当了浙商,上亿的富翁,他说也要收集“文革”时期的画,我把他带到徐老师那里,大概是2004、2005年的时候。徐老师从箱子翻出来一些画来,卖了8万块。说明徐老师非常的天真,现在这个画远远不止8万块了(徐汉插:2008年的时候拍卖掉了86万)。有一年徐老师在整理东西,翻一个小红本给我看。我跟另一个学生曾送给他一本中国共产党党章,希望徐老师快入党。可见当时的师生情感是很纯洁的。在我毕业的时候,徐老师在我的纪念册上写了一句话:怎么画得好,我还没有找到方法;当你画得好的时候,请你告诉我一声。这句话也很精彩,我永远不会忘。作为他的学生,他的人格力量感染了我一辈子,但是我到现在还没有画好,我后半辈子搞动画了。他对学生的爱护永远不能让我忘记,也可能有人戴着有色眼镜看他。在美院的历史上他是一颗闪亮的星,任何一个人都避不开他的光芒。感谢范兄辛劳,感谢浙大出版社,感谢徐汉,出版了老师的文集,令我们如闻其声,如见其人,令我们追思之情有了一个载体。希望我们能进一步为老师办成画展,了却老师的心愿。

徐老师在学术上、在社会的贡献上、在人品上都像一面鲜艳的红旗

陶小明(浙江陶氏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对于今天徐老师的活动,我想有天大的事情都必须赶过来,因为徐老师在我的工作中一直对我帮助很大,也是我所尊重、所崇拜的油画家之一。徐老师对艺术市场非常关心。我们在油画拍卖的时候专门找了徐老师一次,我说好多油画爱好者和收藏家需要得到教授的指点,希望徐老师给大家讲讲。当时徐老师兴趣也很大。那个时候我发消息以后,说中国美院的徐永祥老教授、美评会会长要给大家讲油画的课,结果来的人非常多。徐老师非常仔细,对人家的一些提问,他讲的都非常的真率。还有一个印象很深,尽管徐永祥老师是一个写实画派的人,当时社会上一些抽象画、当代艺术已经开始了,好多人也向徐老师提问了,徐老师在观点上没有一棍子打死,他说艺术要包容,可以在某种角度上进行新的尝试和探索,他对当时的油画市场有过这样的评论,我觉得非常佩服。后来画价一下子起来了,很可惜,他还没有看到。我觉得徐老师在他的学术上、在他的社会贡献上、在他的个人的人品上都像一面鲜艳的红旗。今天美评会做了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看了录像非常地有感触。所以我想我们永远要学习徐永祥的精神,更加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他这种疾恶如仇、一定要辨别真伪、坚持真理、坚持说真话的精神一直会鼓舞着我。

徐老师的大爱有大智慧,也很有责任心

骆建钧(宁波市教育局教研室美术教研员):读徐老师的短评集和看录像,感受到他的艺术思想核心是大爱,因为他的爱超越了一般的爱,他爱真善美,所以不断揭露假恶丑。首先他的爱没有门第观念,没有贵贱之分。培养了许多草根画家,其中我是最荣幸者,徐老师为我写了专题评论,编在这本短评集中。其次徐老师的大爱有大智慧。2000年召开宁波市艺术教育工作会议请徐老师去做艺术讲座,非常的生动和幽默,他能针对不同的人群深入浅出分析问题,充分显示了徐老师的大智慧。还有徐老师的大爱很有责任心。与他在一起,他总是会把他的人生感受和经验与你交流,每次你都会获得很多有益的信息。这其实是一种责任,因为大爱需要更多的人来传递。

他是非常与时俱进的,但是从不随波逐流

管建新(杭州师范大学美院副院长):我代表我们77级同学说几句。我们很有幸在恢复高考以后成为第一届学生,徐老师是我们第一任班主任。进了美院以后,我们应怎么画、怎么提升自己的绘画水准是大家最关心的。但是徐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在怎么画之前要怎么做人。这个一直是非常旗帜鲜明的。在教学的时候也非常严厉,但是严厉之后给我们的感受是一个非常慈爱的、像父亲般的老师。仅仅一年的班主任,但是他一直在关注我们这个班。概括起来我对徐老师的印象,他是非常与时俱进的,但是从不随波逐流;他对当时一些热点问题都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而且能够给大家提出很多的警示。今天也是徐老师逝世三周年的时候,能够拿到一本文集,对我们来讲这是沉甸甸的。有很多观点都是在我们上课时候他已跟我们谈到了,现在这本集子是非常完整的,体现了他艺术思想的完整的综合,对于我们77级同学来讲也是非常期待的事情,是我们以后的一个精神财富。

感谢美评会、感谢浙大出版社能把这个文集做出来

陆琦(杭州师范大学美院教授):看到他这个录像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就在我们身边,他经常会讲一些观点比较鲜明的东西。我们读书到现在一直都保持联系,经常会听到他的讲话。我们一直跟他讲,你文章已经很多了,应该早点做,实际上已经做了,但是很遗憾,他没有看到自己的文集。(主持人:刚才播放的他第二次讲话录像,他自己也没有看到。)非常感谢美评会,也感谢浙大出版社,能够把这个文集做出来,它是非常完善的,我们要学一学。

他人很正直也很大度,是很值得钦佩的一个人,事业心很强

朱颖人(中国美院教授):我跟徐永祥是上下楼的邻居,而且是1947年就在一起。我觉得徐永祥很认真的,人是非常的正直。跟他争论的时候,我都要避他。争论中间他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可以把你压“倒”。他的为人很直爽,因为我们从小到大在一起,很了解他。解放以后,他把两个妹妹带出来,带在他身边。实际上家里经济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资助他了,他怎么负担呢?一方面就是画连环画,挣的稿费来负担她们。他每一个事情都很认真。他人很正直也很大度,反正在我的同学中间,是很值得钦佩的一个人,事业心很强。

他做事情责任心很强,讲真话,讲实话,确实是很实在

翁祖亮(浙江省美评会理事):他这个人做事情责任心很强,就美评会来讲,美评会生存下来不容易,他是很负责任的,使美评会生存下来了。他当学校教务长的时候,我爱人是第二师范学校的老师,她一个同事的小孩在美术学院油画系,专业还好的,就是英语不及格,要留级。他的母亲是我爱人的同事,到徐永祥那里去交涉,是不是不一定要留级,去跟他讲情了。但是徐永祥一点不通融,不仅要留级,还要交钱。这个是很负责任的。

徐永祥很有魅力,做人非常诚恳、正直,很诚实,这是他最本质的地方

高照(浙江省美评会理事):我觉得徐永祥很有魅力,他人走了,现在还有这么多的人来回忆他,来讲他。他论事很尖刻、尖锐,很深刻,但是他对人很友善、很直率。论事的尖刻和为人的友善,我觉得他最主要的是因为做人非常诚恳、正直,很诚实,这是他最本质的地方。我在看这本书作者简历里面,他特别介绍一下,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一般不这么写。我看了非常有感触,他是一个真正的、很好的中国共产党的党员。

通过怀念老会长的活动,可以再讨论一些当下问题,那就是最好的纪念

卢炘(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秘书长):他是一个仗义执言、思维敏锐的艺术家。实际上更多从艺术家的角度来评论,会很敏锐地提出一些人家没想到、没找到的角度,很深刻地把一个事物揭示出来。在论证过程中,可能会有他艺术家的一些特点,不会像有些理论家这样面面俱到,但是给人的启发是很深刻的。我在想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美评会是因为徐永祥这样一个会长,所以在全国有它的这么一个地位。现在徐老师走了,杨老师在主持工作,还有一个很好的秘书长范达明先生,他们做了很多的事情。通过怀念老会长这样的一些活动,可以再讨论一些当下问题,那就是最好的纪念,就是用徐老师一些评论的风格,美评会怎么样去继续发扬,或者怎么样再深入地在全国造成大的影响。

他的文章很有个性,很有风格,而且很有原创意义,很了不起

蒋跃(美术报社副社长):总体对徐老师的认识,这个人为人正直,性格鲜明,语言犀利,风趣、幽默,我觉得他是一个优秀的老师,优秀的评论家,优秀的画家。今天他的一些学术思想、一些观点能够结成文集呈现在我们面前,对徐永祥先生整个人的人品以及他的学术价值是一个非常丰厚的体现。他这本薄薄的书,但是在我面前是一个厚厚的形象,因为书里面所收集的一共有12个部分,洋洋洒洒,比较准确、全面地记录了徐老师的一些思考、看法以及他的论点。这些论点都是非常鲜明,而且是原创性的。文章写得很直白也很短,但是有说服力,一如他的人品。出版这样的一本文集是非常有价值的。这对于我们研究徐永祥老师的整个风雨历程非常有意义,是给后人留下了一种参照,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他的文章很有个性,很有风格,而且很有原创意义,很了不起——很多的评论家搬弄一些术语,实际上是一种编辑,不是原创。徐先生的文章非常独特,能够自圆其说。什么叫论文?就是有观点,讲清楚。在此既是缅怀他,也是祝贺他这本短评集的出版。

最可贵的是他有真正评论家的素质,疾恶如仇,敢于说真话,置生死于度外

池沙鸿(浙江画院副院长):徐永祥老师是一位画家型艺术评论家,而非学者型的。他热情、敏感、激烈、犀利,有自己独特的语言,更无所顾忌。他思路宽阔,善于思考,胸中有宏观的理论建构,这是许多画家达不到的。所以,他的评论都能击中要害,他能把他自己的想法说圆。如果让他完全搞理论,他定可以是出色的学者,只不过他没有时间去做那个行当。最可贵的是他有真正做评论家的素质,他疾恶如仇,敢于说真话,穷追猛打,置生死于度外。对“雨夜楼藏画”的批评是典型例子。他谦虚谨慎,勇于担责任,乐善好施,容天地与心中。担任油画研究会会长和美术评论研究会会长时不辞辛劳;当老师时认真教学、爱惜后辈;对作品他可以评头论足,对作者他依然热情满怀。这种素质在中国美术界真可谓是凤毛麟角,也是他给我们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留下的精神财富。

他的批评是画家的一种批评腔调

宋永进(浙江师范大学美院教授):徐老师在中国美院当教务处处长的时候我在读书,我们有很多的接触。我自己也是画油画的,我们有一些共同点,他写的所有的东西主要不是看书得来的,是一种实践者的理论。一个是他绘画的实践,画了很多的画,经常去思考一些东西,尤其是社会上各种思潮进来了,他也要去思考。还有教学,在教学过程中,跟学生的一种新的思考直面对碰,产生了一些新的东西。他的批评有他自己的一种特色,是画家的一种批评腔调,比如说刚才看这个短片里面,他说一句话,“得放点血”,他的意思就是得掏钱。

徐老师是典型的艺术家的理论,很直接,很生动,很感性

河清(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搞理论有两种理论,一个是艺术家的理论,还有一个是理论家的理论。徐老师是典型的艺术家的理论,很直接,很生动,很感性。《徐永祥美术短评集》正显示了徐老师艺术家的理论的特色,这是非常珍贵的,是非常高兴的一件事。我跟徐老师交往最早是在巴黎。当时我也经常跟他辩论,辩论有一次也非常的激烈:他说跟你一刀两断,但是到后来我们都非常的好,在交锋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我写的第一本书叫《现代与后现代》,最早是送了他一本。他是我在美院关系最密切的,也是我最敬重的一个老师,而且在1995年回国的时候,我在美院评职称,推荐我的两位老师,一个是徐永祥老师,一个是许江老师,结果没有成功,也离开了美院。但是徐老师一直支持我,后来我也跟他住在一个院子,他经常到我家串门,跟他也是忘年交,非常谈得来,很多观点也很一致,他生活上都会关心我,确实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个老师。(主持人:插一句,徐老师虽然推荐你当教授不成功,但你第一本书出来,他马上在美评会宣传,并推荐你进美评会,这点还是成功的。)

徐老师更多的是美术批评家,他不大表扬人的,严师爱学生就要批评

冯运榆(浙江省人物画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对于徐老师的一些感慨,我以前座谈会的时候说过,他“人不敢说而说之”,“时不该说而说之”,他就是有这样一个勇气。今天的回忆、缅怀最后要落实到我们怎么来发扬徐老师的这种美评精神。美评会应加强这方面的提倡和建设。在美评会里我参加了好多活动,偶然也听到一些像徐老师这样非常尖锐的观点,但是其他人的嘴里我都没有听到过,比如说我们郑朝老师,老夫子,老权威,他敢于说——在郑朝老师那里感觉到了,徐老师的精神还在。徐老师更多的是美术批评家,他不大表扬人的。严师爱学生就要批评。我们现在更多是理论捣糨糊,那不行;要尖锐,这要提倡。

徐老师是美评会的旗手和舵手,而且是灵魂

张所照(浙江省美评会副秘书长):我们美评会成立,徐老师是会长,作为他下面的秘书长,我和范达明跟徐老师接触得最多,徐老师走了,我们就觉得失去了灵魂一样,他是美评会的旗手和舵手,而且是灵魂。和他一块工作很受他的感染,觉得很有干劲,很有激情。所以徐老师走了对我们美评会是一个重大损失,但是今天非常欣慰的是,《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来了,里面有很多话多多少少都听到过,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三句话:第一句话,他强调“孙子有理驳太公”,提倡搞批评要有种;还有一句,“真话不一定都说,但假话一定不说”,实际上他都是要讲真话的,这个很了不起。第三句话,印象也很深,是他批评“美院史论系有史无论”,他强调“论”,要面对现实,要击中时弊。所以对徐老师的批评精神,我觉得今天缅怀他就要继承发扬他那种战斗的精神,要直面现状,这样才有影响力。

徐老师不仅是美术的评论家,而且是城市建设景观美学的评论家

陈明钊(浙江山川旅游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我是徐老师的学生,60年代他教我素描,他语言很简洁、明了,很管用,他讲,我们对“复杂的要简单看,简单的要复杂看”,就是把整体跟细节的问题讲清楚了,很简洁,我一直记忆犹新。徐老师不仅是美术的评论家,而且是城市建设景观美学的评论家。每次见到我总要问我写西湖西溪建设问题的情况,书中有一篇关于西湖游船的文章很难能可贵。西湖游船造型不对,现在大的船等什么都出来了,龙船大得不得了,他很反感,就直言不讳地批评。丰子恺在30年代也写过两篇文章批评西湖游船,这样的精神徐老师也继承下来了。作为美术评论,徐老师没有忘记他的社会责任感,无论对“雨夜楼藏画”的批评,还是对“美人凤”的批评,我呼吁美评会还应该多关注对城市建设、对景观美学的批评。徐永祥先生很关注这方面的问题,有身体力行的批评,很可贵,很值得大家学习。

我父亲不在了,很多事情都是他直接来做工作,就像家里人一样

莫大林(浙江开明画院副院长):徐老师经常到我们家来,学校的事情、家里的事情,他家里的事情,我们家里的事情,学校的大事、小事,都跟我们说。说的事情确实比较多,但是他有一个很明确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事情,不隐瞒的。他家里怎么了,我们家里怎么了,哪怕骂我都骂的。所以我感觉他这个人,说是父亲说不上,起码是叔叔辈的,就像叔叔一样的。我父亲不在了,很多事情都是他直接来做工作,就像家里人一样,他心胸非常的坦荡,不隐瞒自己任何的事情。我父亲有一个特点,什么事情都犹犹豫豫的,徐老师则是很明确的,把他的观点摆出来,后来学校很多的事情,徐老师是起了很多的关键的作用,徐老师一来讲了几句,老头子马上就听进去了,因为他的观点很清楚,道理很清楚。

他能保持一种战斗力、一种讲真话的对社会的敏感性,值得后辈好好学习

潘嘉来(浙江省美评会副秘书长):我进美评会很迟,我第一次去开会就看到了都是白头发,都父亲这一辈的,但是听他一发言,我看这个美评会很有战斗力,特别是徐老师,他是一个灵魂人物,他一发言把我们所有人都吸引过去了。像高照老师跟郑朝老师也很厉害的,发言都很有针对性。从徐老师的身上,我深深地体会到他的社会责任感,他是1949年上大学,五几年当老师的。我们针对知识分子的一些运动,徐老师都经历过,还能够保持这样一种战斗力,一种讲真话的对社会的敏感性,是值得我们后辈好好学习的。

这本书对我们整个社会、整个国家来讲是一笔精神财富

邹  欢:从80年代开始,最早是文字上帮他誊写,后来就打电子文本。这么多年跟徐老师的接触,让我们到现在仍会有激情地缅怀他。这些文章都是有血有肉的,不像文字在纸上冷冰冰的,有的我说徐老师这个东西写起来太激烈了,太刻薄了。他说“我很刻薄吗?”他调高八度,特别是批“雨夜楼”,在他周边的人都很为他担心,他仍然好像是一往无前的样子。到后来评论朱颖人老师的文章、浙派人物画的文章,他的眼睛也不好了,身体也差了,字写得就散掉了,你把它组织成文章,他有一次说“你怎么给我改掉了?”我说这个东西和修辞和语法不太符合,他说:“不行,我不要语法,我不要修辞,这个就是我的风格。”他有很多稿子没有完成,甚至是后来没办法组成稿子的东西,这是很遗憾的;更多的是他有腹稿,包括他跟河清老师的对话。他有一次跟我讲过,他说我从自己的角度,就是艺术家角度来看他这样的理论,他想写一篇什么东西。我说,你这个东西题目太大了,你好写一本书了。他说我写两篇东西还是可以的,但一直没有时间或精力能成稿。今天这本书对我们整个社会、整个国家来讲,我个人认为是一笔精神财富。

会议小结: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丰富的、有血有肉的徐先生

黄宝忠(浙江大学出版社副总编):我主要是来学习的,可以说是受益匪浅。从这本书上,特别是在座各位前辈、专家的发言,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丰富的、有血有肉的徐先生。今天的首发式和座谈会非常成功,有三个特点,一是组织严密,二是发言踊跃,三是参加会议的平均年龄是我所经历过的首发式中最高的。作为出版工作者,我们希望通过你们、通过美评会,把有价值的学术著作和艺术作品放在我们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充实“美术评论与研究书系”,我们非常乐意做这样的工作。谢谢大家对出版社的支持!  

 

 2011年5月9-10日整理,16日摘编

 原载《美术报》2011年6月18日第86-88版

 浙江陶氏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特约刊登

 

相关链接:《徐永祥美术短评集》插图欣赏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01.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二届理事会合影,前排左三为徐永祥 1993.6.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第142页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02. 徐永祥在寓所 2007.11.9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第196页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03. 新疆三人行:徐永祥(中)、白仁海(左)、童年在新疆留影 2006.10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第235页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04. 三位油画家为塔吉克少女作肖像写生,左二为徐永祥 2006.10《徐永祥美术短评集》第237页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05. 西域风情:徐永祥、白仁海、童年新疆写生联展在童年油画工作室开幕,
左起:徐永祥、肖峰、童年2007.3.29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第238页
《徐永祥美术短评集》出版座谈会发言摘编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06. 徐永祥寓所画室油画架上的画 2008.5.6《徐永祥美术短评集》第277页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美术大家
阅读(39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