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被神化了的吴冠中(续)  

2012-09-02 09:30:19|  分类: 新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神化了的吴冠中(续)

 /范达明/

被神化了的吴冠中(续)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浙江美术馆“东西贯中·吴冠中艺术回顾大展”——大展大厅俯瞰(2010.11.27中午) 
被神化了的吴冠中(续)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浙江美术馆“东西贯中·吴冠中艺术回顾大展”大厅内的巨幅照片:1991年秋吴冠中在家整理存画,毁掉约200幅
不满意作品(2010.11.27) 
被神化了的吴冠中(续)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浙江美术馆“东西贯中· 吴冠中艺术回顾大展”展出“云南行:吴冠中的一组速写作品”(2010.11.27) 
被神化了的吴冠中(续)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浙江美术馆“东西贯中· 吴冠中艺术回顾大展”展出期间的外围气氛(2010.11.27)

  

 

但是令笔者感到欣慰的是,我们媒体的报道也并非都如那位“北报”记者一派喝彩声那样的舆论一律。因为至少我们很快就听到发自媒体的与此相左的声音——它甚至比“北报”还早一天,那是上海《东方早报》两位记者马俊、葛熔金的质疑声,是一篇非常有代表性也非常引人注目的媒体文章,题为《东西贯中,笔墨并不等于零》(2010年11月21日A13版“文化”),其题目有意借吴的名言(笔墨等于零)加进了“并不”两字,暗示了整篇报道的基调。文章起始就认为:

“毫无疑问,再也没有什么展览比‘东西贯中——吴冠中艺术回顾大展’更有资格呈现吴冠中全部的艺术历程。350多件吴冠中作品,由中国美术馆、新加坡国家美术馆、浙江美术馆、上海美术馆、香港艺术馆、故宫博物院等分别献展,昨天一起聚集在浙江美术馆对外展出。虽然所有的这些作品都曾从吴冠中手下一笔一画渐次诞生,但他本人却从未看到过自己这么多数量的作品在同一个展览中汇集。并且,海内外吴冠中作品的所有重要收藏机构全部到齐,这也是在他有生之年从未有过的高规格。8位美术馆馆长在开幕当天亲自为观众导览,6场学术研讨致力于为吴冠中确立艺术大师的终极坐标——吴冠中是不是已经被抬上了祭坛和神坛?”

报道最后更以“记者手记”的名义强调了在文章起始提出的疑问:

“吴冠中离世已近半年,和他刚离世时的喧嚣相比,热点过后又太沉寂。吴冠中已经被抬上了祭坛和神坛,而所谓神坛,往往就意味着供奉并遗忘,对一个有价值的人,如果当代没有作出客观的评价,那么他在历史中的价值就会被遮蔽或扭曲。”“吴冠中的价值到底何在?这个问题,浙江美术馆为期3天的6场研讨会自然会讨论。但那种学术意义上的讨论,根据经验而言只是为了将他在神坛上供奉得更高更难以企及。翻开所有专家和美术馆馆长为此次展览所写的文章,就会发现吴冠中是艺术界有史以来的完人。而一个真实的吴冠中可能将会越来越远,面目漫漶。”“所以除了将大师神化之外,我们能不能提供一种更好的纪念方式?西方人有箴言,将政治家塑造成道德偶像是危险的行为。艺术家当然也不能例外。西方很早就习惯从一个人的弱点出发去呈现其伟大,而我们至今还在制造偶像和图腾。吴冠中当然是可以载入史册的艺术家,但如果没有被塑成‘金身’,有可能会更伟大。”

那么,“吴冠中的价值到底何在?”照《东方早报》两位记者马俊、葛熔金在其报道之“手记”所言,他们显然不指望会从“浙江美术馆为期3天的6场研讨会”中获得对此问题的解答。其实,吴冠中在其身前就多次举办过规模很大的画展(包括其捐赠作品展),他的文章与言论也以各种版本出版过(或被重复出版过)名目繁多的文集,连同他的“全集”。人们包括专业界根据他的这些艺术成果,早也就有过不少评价,当然有不少溢美之词,但对其贬斥者也不在少数——这方面在我耳边听到的一个基本说法就是:国内画家,画油画的不喜欢他的油画,画国画的不喜欢他的国画。

下面是我在两年多前主持题为“关于吴冠中”的一个五人谈话会上涉及对吴冠中作品等评价的一段话,权作我个人对于“吴冠中的价值到底何在?”问题的一种的回答:

看了吴冠中的画展,我比较喜欢他早年的油画,那些画比较老实。后来就在强调形式的东西,这个跟他自己的“理论”有一定的关系。他对以往认定的“内容决定形式”的说法表示质疑,也写过《关于抽象美》的文章——主要是他比较早地敢于说一些别人当时还不敢说的话。但他实在不是真正的理论家,他自己也承认“我没有理论水平”。现在你再去读读他那些带理论性的文章就不会觉得怎么样。吴冠中的形象是最近30年中树立起来的,刚才河清也讲了,他确实写了很多书,一些传记类散文类的文章文采很好。对于一个大画家或者一个大师来说,如果他没有一点理论,不会写文章,那么他很难立足。目前中国美术界的画家们在人气上没有人能超过他,可能也跟这个问题有关——倒并不在他的画画上,而在写文章、发言论,甚至打官司上;所以尽管他的言论大多是矫枉过正,亦显得偏颇,官司也打得很吃力,可是人气指数却直线上升,以此带动了他的市场价位。可以说,他目前确实已有了相当高的社会声望,有话语权。如果这个话语权换给一般的评论家,也就不会有人去理他。而这种情况反复多次以后,效果还会几何级数地加倍,这对他的画的市场当然有利。

他的画展中我特别不欣赏他的书法,我觉得他的一些宣纸绘画以及他的书法,可能就是在玩笔墨。你自己说别人是脱离画面的笔墨,是在玩笔墨,其实你自己也在玩笔墨。所以我觉得,吴冠中先生近年来的观点、言论为什么会作为“吴冠中现象”提出来,在于他本人就是一个巨大的矛盾体:他的阅历,他的学识,他的高龄,他的真性情,他的艺术上眼下达到的高位以及为媒体所追踪,使得他在看清一些现象的时候,也敢于提出一些尖锐的问题并被媒体及时地诉诸公众与社会,就这点上说,他是非常入世的;但是表现在他的艺术观上,他那么强烈地排斥现实主义,排斥传统,他的越来越注重形式、注重抽象与强调西方现代艺术的价值,确实是“为艺术而艺术”的,这又是出世的。作为矛盾体(这一定程度就是当代中国社会中国文化的巨大矛盾的折射),他不可能有一个完整的理论,不可能有一些严谨推敲的东西——当然,他不是一个理论家,也不需要那种理论的缜密性。他是个很感性的、很有个性的性情中人,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敢讲真话,虽然真话并不就等于真理。在这点上说,他是自由的;他是个很可爱的老人,是值得我们敬重的。(全文完)

 

2010年11月24-25日写于杭州梅苑阁

原载《中国美术》2011年第1期第5-7页(“多边联谈”首篇)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