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纪要(5)  

2012-10-02 08:48:52|  分类: 油画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纪要(5)   

/范达明整理/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纪要(5)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在首发式与出版座谈会间歇,与会者在会场会标下合影(徐俊卿摄影,2011.12.28)

 

时  间:2011年12月28日(星期三)下午2:15—5:30

地  点: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杭州市南山路218号)专家楼会议厅

主  办: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浙江大学出版社

 

(以下是出版座谈会)

美术史的研究、撰写一定要建立在对美术作品认认真真解读的基点上

范达明:有关金冶先生在西方绘画史论方面的研究,我这次也写了一篇文章,就金冶先生对西班牙大画家委拉士贵支的《宫娥》的研究做了解读。金冶先生1981年专门写了《委拉士贵支的〈拉斯梅尼娜斯〉》一文,介绍委氏是怎么创作这样一张画的,写了很长的文章,发表在《新美术》上,后来读到后非常有感触。这次我又作了对他这篇解读文章的解读。他这篇文章是30年前写的,现在我们国内出版的西方美术史著作也非常丰富,前后比较一下,在西方美术史研究与编写上,在金冶先生以后5年、10年、15年、20年、25年做的研究,对涉及委氏这张作品的,我做了一下横向比较,包括关于这张画的名称也好,尺寸也好,包括对这张画的理解,很多都还达不到金冶先生在1981年所做的研究。法国思想大师福柯在他的成名著作《词与物》第一章也有对于《宫娥》的解读,那正是60年代中期,开始“文革”了,那时金冶先生不可能看到福柯的《词与物》。我在这篇文章里把金冶先生的解读也跟福柯的解读做了比较,福柯的解读有很多亮点,但也不是无懈可击的。最后我有一个体会,我们美术史的研究、美术史的撰写,一定要建立在对美术作品认认真真解读的基点上。通过这个个案的解读,我发现:金冶先生在某种意义上不可超越。大家有空也可以去读一下这些文章。

这本书补充了画册的内容,比较全面地让大家了解金先生的一生

汪诚一(中国美术学院油画教授):金先生很早就认识,但对他的了解确实很少,他没给我上过课,金先生讲色彩课,写了很多文章,真正知道他画画还是后来,在看了他的画册、展览后,知道他不仅是理论家,还是对印象主义很有研究的学者,是个很有成就的画家。他很早时候已是印象派风格的画画得很好了,色彩画得非常好,因为革命需要,他去搞理论研究,而他也有兴趣,也掌握这方面的资料。所以说有一些画家能够把自己的终身爱好放下来搞理论,对革命的需要义不容辞,这个不简单,我非常佩服。第二个,他敢于说,而且是指名道姓的说,这个很难得。划成“右派”以后,他致死不承认有错误,我看他写的回忆录,看出他对真理的坚持,这种原则性还是很强的。虽然吃了很多冤枉,他不往回看,不去算这个账,一心就画画,认为国家有希望他就有希望。所以对他的人格我很佩服。今天这个会开得非常好,出了这本书,补充了画册的内容,比较全面地让大家了解金先生的一生。

金冶先生的书做得非常细致,编者是一步一个脚印,干实事,非常感动

陈宁尔(旅美油画家):我记得在学校油画系常注意的,一是金冶老师,还有朱金楼老师。那时我们系里老师都是留苏的,60年代都想学苏联的东西,因为苏联的教育体系比较完整。为什么我也跟金冶老师、跟朱金楼老师有很密切的联系?我当时就直观地感觉到,这几位老师是讲真话,他讲道理是像父母跟孩子讲一样,是非常真实的。而我们系里因为阶级斗争的形势,一般教师都不敢讲真话。所以在我心里这些所谓“右派”并不是“右派”,他们是革命队伍中最先进的一批好同志。现在我们能够在这里把这些文集编辑出版——上次是徐永祥老师的美术短评集,今天是金冶艺术研究文集。我记得我2002年的西湖博览会的时候,我就把自己的画都跟金冶老师的画放在一起,我认为这是老的国立艺专革命者的画,我的动机是,以前被打下去的人并不是他艺术不好,他们是在政治上被打下去,是被排挤的。看到金先生的书出来,感觉它确实做得非常细致,编者是一步一个脚印,干实事,非常不容易。其实一个大画家可以说就是一个里程碑,都应好好记录。谢谢美评会给我们搞了那么好的工作!

这本书是我们浙江省、我们学校很好的一个学术建设,是一笔财富

金一德(中国美术学院油画教授):对今天这个会、这本书,我也觉得很感动,真的是我们浙江省也是我们学校很好的一个学术建设,是一笔财富。没有人花极大的精力静下心来做这个工作,是不可能完成的。我觉得应该做这个工作这个积累,学术上艺术上的厚度就是这样慢慢做起来的。我又想到了还有一个老先生,王流秋先生,他艺术上的跨度,比金冶先生还要大一些,虽然他后来因为身体不好。我觉得美术评论研究会是很有功绩的,确实是很感谢,这是一个学术上的建设。另外,金冶先生的学术眼光很有深度,他几篇批评文章中是批评到我,毫不留情,讲这个不行就不行,说我硬把农民画的东西加进去是不对的,结合得不好。这是直截了当的批评,我觉得讲得很对,对我来讲,以前看,现在看,都有帮助。另外在1986年他就看出许江、徐进是青年画家中很有发展的。徐进到美国去了,他是很聪明的;看许江证明他的眼光是对的,许江那时候就是一个青年教师,还不是院长什么的,1986年他就看到有什么苗头,就有这种尖锐性,这种穿透力。所以我觉得对金冶先生的研究很有价值,包括我们学校还有一些老先生,像朱金楼先生,他的学术眼光也是有深度的,在艺术上和理论上的成就都是很高的。不过朱先生的资料散开了,不像金冶是集中在《新美术》杂志上。后来我到朱先生那里去,他就是在给这个人写序言那个人写前言,他说把这个“债务”还清楚以后再画画。所以在我们学校里,范达明还可以做大量的工作。

对的就要坚持,不应该退让,对政治上的是非需要这样,学术上也应该如此

赵宗藻(中国美术学院版画教授):金先生受的苦难是最深的一位,这在学校经历过来的人里都有目共睹。我跟他曾经是老邻居,我是1955年调到这个学校的,金先生那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很难得回来一次,与他还比较陌生。经过 “反右”以后,我深深地体会到我们这个学校灾难是最最深重的。曾经是艺术学校里面不敢谈艺术,就只能谈政治了,就到这个程度。我对金冶先生的佩服就是佩服他这一点,他能够有那么大的勇气、那么大的胆量就不认错,因为他坚持的东西确实是没有错的,他追求的东西就是堂堂正正的东西,这一点真是了不起的。他到了巴黎的做法,我听了后非常感动。他画画到一半,觉得有些问题还没有解决,究竟是怎么回事,画不下去就不画了,就到博物馆、美术馆里去看一些大师们的作品,从他们的作品里面去找答案。他学西方的艺术采取这么科学的态度,这样认真地对待学术问题,这种精神我好像还没有碰到过有这样的人。一个这么高龄的老人,在学习上面简直就像小学生一样虚心,另一方面,他对自己坚持正确的东西又寸步不让,这个太难了。我过去认为大概只有政治上的是非需要这样对待,学术上面也需要寸步不让吗?通过金冶先生的例子,我也有了很深的教育:学术上也应该如此,对的就是要坚持,就不应该退让。(待续)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纪要(5)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油画家、中国美院教授汪诚一发言(2011.12.28)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纪要(5)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旅美油画家陈宁尔发言(2011.12.28)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纪要(5)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油画家、中国美院教授金一德发言(2011.12.28)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纪要(5)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版画家、中国美院教授赵宗藻发言(2011.12.28)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纪要(5)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油画学问:金冶艺术研究》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水彩水粉画家、中国美院教授潘长臻插话(2011.12.28)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