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干裂秋风 润含春雨——读《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  

2013-08-18 11:16:30|  分类: 中国画学问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干裂秋风 润含春雨

  ——读《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

   /范达明/

干裂秋风 润含春雨——读《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张仃题签,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年
5月版 
 
干裂秋风 润含春雨——读《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美丽嘉兴·蔡印龙中国画作品展”在浙江省嘉兴市图书馆展出(2013.7) 
 
干裂秋风 润含春雨——读《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旅美油画家陈宁尔在嘉兴市图书馆“美丽嘉兴·蔡印龙中国画作品展”
展厅现场(2013.7.28 )

  

 说起焦墨画作,当代人大多一说起就不离张仃老先生的作品。其实,在更前辈的黄宾虹先生那里,在他著名的“五笔七墨”法中,就有“焦墨”一说。一般认为,“七墨法”为“浓、淡、破、泼、积、焦、宿”这样七种。黄宾老把“焦墨”法列为他“七墨法”之第六法。不能说“七墨法”的如此排列纯粹是随意的或是非有序的。从实践的角度来说,若以第四法之“泼墨”为中点,那么,或许应该说,前三者(浓、淡、破)之墨法相对简易,后三者(积、焦、宿)之墨法在操作上则相对有难度。

黄宾虹先生在其“自题山水”中有言:“明季垢道人作焦墨渴笔,其后程松门、褚廷璋辈效之,皆不免枯槁之弊,而求所谓‘润如春雨,干裂秋风’者,绝不可得。能水墨淋漓,而后能焦墨渴笔。”(见《黄宾虹谈艺录·二 笔墨章法》第71页,南羽编著,河南美术出版社1998年10月版)

这里,黄宾老不仅把其“七墨法”之“焦墨”一法有传承、有来头地上溯到明季垢道人(程邃,字穆倩,号青溪),而且明白告诫我们,“能水墨淋漓,而后能焦墨渴笔”。而所谓“水墨淋漓”,在我看来,就得依靠“浓、淡、破”这前三法(或还包括“泼”)来完成;换言之,你若不先施并掌握“水墨淋漓”的“浓、淡、破”乃至“泼”等前法,要“能焦墨渴笔”,就“绝不可得”。可见。在黄宾老看来,焦墨法在实践操作上必以“浓、淡、破”等基础墨法为前提,也说明了它在操作上有一定难度。

近十年来,或者说新世纪以来,在杭州就有一些画家采取从“五笔七墨”等传统画法中选择其较有难度的某一种笔墨法则来诉诸其画面的做法,作为凸显个人创作风格的手段,并形成自己独特的画面效果。如中国美院著名画家吴山明教授就探索以宿墨结合水法(或含水笔法)作人物画;采用类似墨法的还有该院的张捷教授等,后者不过是用于其山水画作。这些都是较为典型的例子。

印象深刻的有2010年即三年前的9月20日,“水墨长安·崔振宽06-10新作展”来到杭州恒庐美术馆展出。我有机会参加了展览开幕式与研讨会。老画家崔振宽当年已75岁高龄,他这些年的山水创作,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其焦墨画法。他的焦墨山水我也特别看好。我曾有下述的研讨会发言:

“看了崔振宽的作品,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振,很振奋人心,宽,我觉得是宽宏大气,整个作品很大气很大度,四个字可以概括:苍厚朴茂。特别是简笔的焦墨我非常喜欢,有个性有特点。同时崔先生的笔墨已经到了非常自由自如的状态,说你随意的话也不是,又是非常质朴。笔墨的层次通过自己的提炼更加淳厚,讲究内美,大美,是通过‘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从内心提炼出来的。黄宾虹讲‘人巧夺天工’,你崔振宽的作品外在表现形式是拙,用笔也拙。同时拙的外相里还是巧,这种巧和江南水乡巧的韵味又不一样。我觉得崔先生的笔墨的风格有两部分,一部分是长安画派相对传统的,一部分是没有遮拦非常开放的,同时你的画不是‘笔墨等于零’而是‘等于十’,是非常讲究笔墨的;另一部分是从中国传统的意象造型、书法用笔中提炼自己的风格。粗看,形象隐晦在笔墨里;细看,形象意蕴都有。我非常喜欢你的焦墨山水画,看了荡气回肠。”

无论是吴山明的宿墨人物,还是崔振宽的焦墨山水,都通过强化乃至单用某一种墨法(而且是有相对难度的笔墨法则),来寻找自己创作风格的突破口。通过这些独特的探索,他们的创作都取得了可喜的成就,画面效果令人印象深刻。

最近经陈宁尔先生推荐,有机会读到了湖南籍青年画家蔡印龙先生(1969年生)以“美丽嘉兴”为题材的焦墨作品画集,感觉不同凡响。一是在中国画强省的浙江,能有外省画家进军或渗透本省某地作画,本身就很难得,特别是进入嘉兴这个书画传统底蕴丰厚之地(由此让我回想起两年前的事——2011年8月,我应邀来嘉兴沙龙国际宾馆,参加纪念蒲华逝世100周年研讨会,宣讲论文《蒲华诗集〈芙蓉庵燹馀草〉考辨》)。二是浙江画人除了工笔画家之外,基本上是以气韵生动、水墨淋漓的风格为尚,像长安画派崔振宽先生那样的画风,尤其是有他那种自如、大气的焦墨作品的,还难有所见。三是用“干裂秋风”的笔墨来写“润含春雨”的江南水乡景观,似乎在笔墨语言同表现题材上存在一种矛盾,因此本身就是一种挑战。但是蔡印龙先生勇敢地接受了挑战,而他画集内的不少成功作品,正是为我们印证了这种挑战的价值。走偏锋,下险棋,却有收获,这是难能可贵的。

孙中山在领导中国民主革命时,曾大力倡导“知难行易”的主张,这既是一种强调认识强调觉悟之重要性的主张,又是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动派主张,或者是在行动中来强化认知的主张。蔡印龙先生能有其嘉兴之行并完成其嘉兴题材的创作,除了刚好有其他外部条件之外,也许正是他本身行动派性格天性使然。

关于焦墨,黄宾虹先生又有言:“画家用焦墨,特取其界限,不足尽焦墨之长也。”(《黄宾虹谈艺录·二 笔墨章法》第70页)这句话怎么讲?我理解,尽管用焦墨作画要以掌握水墨淋漓的画法为先决条件,然而,对于一个有了这等先决条件的画家来说,要“尽焦墨之长”,就一定不可受“其界限”特定的束缚。笔者从《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年5月版)的作品中看到,他正是这样的画家,他也正是如黄宾老所言在这样做的画家。这是令人欣喜的。

 

2013年7月26日夜至27日凌晨于杭州梅苑阁

原载《嘉兴日报》2013年8月3日第4版“画刊”

 

干裂秋风 润含春雨——读《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印龙中国画作品展作品《春晖》
 
干裂秋风 润含春雨——读《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印龙中国画作品展作品《南北湖光》
 
干裂秋风 润含春雨——读《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印龙中国画作品展作品《听秋》
 
干裂秋风 润含春雨——读《美丽嘉兴·蔡印龙画集》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印龙中国画作品展作品《长虹飞渡》

 

  评论这张
 
阅读(409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