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1)  

2013-09-25 12:37:17|  分类: 访谈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1)

 /范达明/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笔者在杭州河坊街53号5楼502室潘长臻画室造访潘长臻先生时为受访人的留影(2007.9.20,范达明摄)

  

时  间:2007年9月20日(星期四)上午9:20--11:00

地  点:杭州河坊街53号5楼502室潘长臻画室

 [附记] 在造访金一德先生时,知道与金先生画室同处一楼的,还有潘长臻等先生的画室。我与潘先生很熟,因为“美评会”成立时他就是最早的会员,是以浙江水彩画界代表的身份参加评论活动的。在接洽做潘先生访谈时正当酷暑,他也早溜回上海老家避暑去了,直到要参加2007中国当代百名老艺术家书画精品展活动时才返回杭州,因此对他的访谈就拖后了些。

 

完成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

范达明(采访人,以下简称:范):80年代初,浙江省就有了水彩水粉画研究会,后来发展并改名为浙江省水彩画家协会,一直到后来成立了中国水彩画家学会。可以说,你领导的这个浙江省水彩画家协会,完成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

潘长臻(受访人,以下简称:潘):因为一个省的、地方的画家,想要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成为全国会员,条件是必须参加过三次由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性美术展览。可是,五年一次的全国美展中,水彩画能入选参加展出的也就十来幅,而且是和宣传画、插图等在一起,放在所谓“其他画种”一类里,所以我们当时也把水彩画戏称做“其他画种”了。

范:成为另类的了。

潘:水彩画家很少有机会参加全国性的展览,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当时就组织举办了全国水彩画展。那时搞的时候大家是非常重视的,包括老一代的水彩画家,如李剑晨、李咏森、张眉荪等,都来参加的,因为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全国性的水彩画展。我们当时的展览是顺应了画家们的愿望。我们在杭州就是起了个发动的作用——把大家组织起来。也是在这个基础上,大家提出要有一个自己的组织,成立中国水彩画家学会。1990年,我们举办了中国水彩画节,召开了学术研讨会,这是全国性的第一个水彩画理论学术研讨会,是在杭州召开的,会议开得很成功。

范:那次当代中国水彩画学术研讨会,我们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是作为协办单位参加的。我也作为研讨会的主持人之一,当时全国来的水彩画家也写了很多论文。

潘:全国各地来的水彩画家不少有论文,水平也不错。

范:当时大家都有这样的想法,就是要使水彩这个画种不是仅仅作为一个小画种,不是仅仅去画一些小品,也要画一些重大题材的大作品。这次研讨会的纪要,经过我与蒋跃一起整理,还在《美术》杂志发表过。

潘:事实上,研讨会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大家对水彩画的看法,在客观上,我们也推了中国美协一把。那几年做出了一些成绩,水彩画水平提高得很快,影响也大,后来中国美协成立了水彩画艺委会,进一步推动了中国水彩画的发展。

范:这段历史,我们将来值得重重地写一笔,特别是你本人起了很大的作用。

潘:当时的一些老先生,像李剑晨、朱金楼等,我们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

 

1949年进入国立艺专的求学经历

范:我不知道,潘老师当年你在浙江美院是不是读的油画系?

潘:那时我们是不分系的,就叫绘画系。我和肖峰也同过班,最早的时候同过班的有马玉如、宋忠元、姚巧云、林康华、裘沙等。

范:裘沙,是画鲁迅的那位。

潘:裘沙那时叫裘伯浒,我们都是一个班的。

范:那是建国初期,国立艺专改为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的时候吧?

潘:那个时候还叫国立艺专。

范:你是哪一年进学校的?

潘:我是1949进校的。

范:相当于整个新中国的中国美术学院的变迁史,你全经历了。

潘:是啊,全过程,我是一个经历者。

范:先是不分系,后来开始有彩墨画系,中国画、西画开始分开,到最后才有国画系。

潘:是的,当时不分系。绘画系实际上是中西绘画都学。第一年是学基础,学素描、色彩,色彩那时就是水彩,所以我们都会画水彩。到二年级,开始也不是分系学,是先学油画后学国画,都学一点。当时我们的国家,包括我们的学校有个主导思想,就是要培养什么都会的全能人才。包括后来的周昌谷、李震坚他们,当时都是学西画的。

范:好像宋忠元的毕业创作画的还是油画。

潘:当时学校里下了决心,要提高国画的人物画水平,让毕业以后专业能力最强的学生去学国画。

范:我记得当时在我们这个水彩画学术研讨会上,朱金楼先生专门提到当年中国画怎么来突破“无人之境”,画中国人物画;而水彩画也面临着这个问题,也要突破“无人之境”。因为过去的水彩画水粉画好像都是画画风景、静物,画人物相对比较弱。不过水彩肖像画在当时好像还是画的。

潘:因为是在美院,专门有人物写生课,在社会上就不一定了。

范:社会上都是画风景,拿了水彩颜料盒到公园里去画。

潘:所以当时搞展览,主要都是风景,因为美院的人数相对有限,画人物还是少。

 

1955年毕业后留校做研究生,但没读完

范:当时,潘老师,你在学校里担任教学时是在哪个系?我是指后来分系以后。

潘:学校分系是1954年,还没有毕业,我是1955年毕业的,我们当时没分系。1954年招进来的学生就分系了。我毕业之后留校,做了研究生,实际上没读完,那个时候没现在那样正规。就1956年学了一下,1957年“反右”,1958年又搞起了“大跃进”。当时我们是作为研究生留下来的,但没有研究生的学历。

范:像你们这届的,当时有什么人?

潘:有全山石、肖峰、宋忠元、汪诚仪、周诗成等。我那时候生了肺病,休学两年。后来就插到1951年招进来的这班,毕业之后正式留下来的有我一个,有张奠宇、陈翔龙、马玉如、姚耕耘等五个人。这五个人的分配是这样的:我分到油画系,姚耕耘到国画系,张奠宇到版画系,陈翔龙和马玉如分到附中当老师。后来因为附中需要人,教师不够,也借我去上过课。

范:我印象中你好像不是附中老师?

潘:陈翔龙是的,还有马玉如和姚巧云,徐永祥当时是附中教务长。我在附中呆了一年,教顾盼他们班的,我是当他们班主任。

范:你当时休学是回到上海?你老家是上海?

潘:没有,是在杭州学校里,当时在外西湖,那时生肺病的人很多,经济水平不好,生活条件差啊,很多病人住在孤山顶上。

范:是啊,好像后来留到我们班的陈明钊,也是得了肺气肿。

潘:是的,当时养病在孤山顶上的人不少,有吴明永、朱颖人、马玉如,包括高锦德、杨成寅都呆过的。我们后来开玩笑,说孤山那里是出人才的,在那里呆过的人下来都是骨干,不少人留校当老师。

潘:包括山东的秦胜洲。当时条件很差,我是一边养病一边还能听听课,画点画,不受学籍限制,蛮自由的。

范:算休学?

潘:算休学,还可以到班里面去听听课,画点画,所以并没有完全脱离学校;相应地说,给我捡了个便宜。那时学生的心态和现在不一样:现在的人往往急于求成,而那时我们是多学一年好一年。留级也不是坏事,不病的话还轮不到你留级的啦!

范:“文革”以后你一直在油画系?

潘:后来我没有到油画系,我不是到附中呆了一年吗?后来版画系要人,缺少基础课老师,学校就把我调到版画系去教基础课,当宋秉恒老师的助教,以后我就一直呆在版面系当基础课老师。

范:你主要是教色彩?

潘:教基础课,素描、色彩都教,色彩么主要是教水彩。

 

水彩画课程作为专业教学进入了高等美术院校

范:这两年好像全国水彩画活动还是很频繁的。

潘:很频繁。现在和当时我们搞全国展的时候不一样,美协重视,面也大了,水平也提高了。水平提高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有了专业教学。原来的水彩画家,基本上是业余的。因为美术学院里没有作为一门专业的水彩画课,当时没有这个专业,专业搞水彩的就不多。后来是有些美术院校,像鲁迅美院、广州美院、湖北美院等,有好几个高校开设了水彩画专业,培养了一批专业水彩画人才。经过专业培养的,通常就比业余的水平要高,各方面都高。

范:这意味着水彩画课程作为专业教学进入了中国高等美术院校。不过,好像浙江美院也就是中国美院,始终都没有开过这个专业,倒还是其他湖北美院啊一些学校开了。

潘:湖北美院、东北的鲁美都设了专业,专门招生,包括广美。所以他们这几个地方的水彩水平相应就提高了,也发展得比较快。

范:湖北的黄铁山……

潘:黄铁山是湖南的。湖北主要是刘寿祥,有一个水彩画群体,刘寿祥、陈国庆等。这些画家都参加过杭州举办的全国水彩画大展,不少人还得过奖,在全国都有影响,他们是我国当代水彩画坛的主要骨干。

 

 当代中国水彩画的创作与其他情况

范:我看了这次2007当代中国百名老艺术家精品展,你参展的两张水彩画,一张好像是画冬天西湖有积雪的小船,还有一张是画天目山。这个我感觉画得很厚——水彩画过去总认为是轻啊薄的,我看看这两张很有分量。看来,潘老师你现在在这个领域已经往更高一个层次迈进了。你的画我原来也看,以前可能印象不太深,我觉得这两张画很有气势。我看过你们前几年举办的水彩画展,有些画的静物,包括画面的光影效果,相当具象,而水彩的感觉也还是有的,能够把对象画得很精到、很充实。也有一些,像周刚等,可能比较意象。另外还有一些画人物还是不错的。

潘:有相当一批水彩画家人物画得很好,美院的蒋跃,宁波的林绍灵,画得都不错。人物画得最好的是北京的关维兴,曾参加我们学校“罗训班”的,他所画的水彩人物,现在在国内外都有影响。

范:嗯,我给他做过一本书,就是《水彩人物画画法图解》,我们浙江摄影出版社出版的。

潘:他画得好,水彩画效果跟油画不一样的,有自己特殊的魅力。

范:与他同一个单位还有个女的,叫李亚军的,也画得很好。我那次在北京,到他单位约稿,和他讲,在《美术》杂志看到一个女画家,画风与他很接近。他说,她就是他单位的同事,是跟他学的。

潘:就是那个女画家,画得很好,但是没有出来,埋在深山。

潘:广东画院的叶显明也画得很好,和关维兴有点不一样,有油画效果。

范:应该说,现在整个水彩技法方面的书写了很多,另外我看到了一本写水彩画史的,作者是姓袁的。

潘:江苏的。

范:叫袁振藻。

潘:袁振藻,他还是下了一些工夫的,但是写得也还是不完全。他做了一些调查,但有些东西他是掌握不了的。关于水彩画最初的一些情况,他掌握得比较多一点,但是后来那段就不是很了解了,尤其是80年代到90年代,他虽然知道,但他是以一个作者的身份参与,所以他有些东西就了解得有限了。

范:是不是目光不够宽阔了?——书,我没仔细读。

潘:相对来说,还是写得比较客观的。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弥补了中国水彩画史的空白。

(未完,待续)

 

黄航玲记录·经访谈双方补充

2007年12月26-27日整理,2008年3月20-21日定稿

(纪念中国美术学院校庆85周年特别刊登)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被遗忘的小船》水彩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海边小屋》水彩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渔船》水彩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石浦老街》水彩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西湖六月中》水彩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秋天的花果》水彩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