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2013-09-27 09:16:42|  分类: 访谈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范达明/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笔者在杭州河坊街53号5楼502室潘长臻画室造访潘长臻先生时为受访人的留影之三(2007.9.20,范达明摄)


 

    时  间:2007920日(星期四)上午920--1100

    地  点:杭州河坊街535502潘长臻画室

 

 “离景写生”以及对画室作品的观摩与议论

范:你这张静物也算比较大了。这张人体还是先写生过的?

潘:长期写生有点困难,先拍点照再画。好的模特不多,有些人体看上去不想画。体型不好就不想画。

范:但人体画作为创作的作品,还是要从欣赏的角度去表现。

潘:我这类风景画是凭印象——当时天突然间暗下来,无法在现场画,回来后我就马上画。我曾在《新美术》上写过一篇文章,把这类写生叫做“离景写生”,因为有些东西当场写生不了。为什么离景了还叫写生呢?因为基本上我是按照写生的要求来画的。

范:至少你脑子里基本上还保留着原来在实地感受的第一印象,尽量还原这一印象,不另外加工。

潘:尽量保留当时的印象,那么,这样画出来就带有写生的味道了。实际上有的写生也回来加工过。这幅画的题目叫《第一缕阳光》,2000年的第一缕阳光,那座山是红土山,早晨太阳照过来,山头显得特别红,因为是在海边,水蒸汽比较大,画面画的房子,都带有蓝色,冷暖对比非常明显。

范:这张画里,我看你下面的房子基本上有点中国画的画法。

潘:是中西结合。

范:这张呢?

潘:已经画有好几年了,它那时参加了1999年全国美展;这张也是,大家评价也不错的。

范:你的风格好像常常是根据你自己的即兴,比如说,这张用勾线的,而那张用色块的。

潘:这是根据需要,这是一点;还有,是根据自己不同时期的画风而有所变化。这张你知道是什么时候画的?这张原画是1962年画的,现在这张是重新画的。那个时候国家文艺思想上是比较开放的,就是“罗训班”那个时候。

范:你这张和那张的表现方法,用色用线都不太一样,有意表现的程度多些,这张颜色感觉特别好。

潘:我把版画的用色方法加进去了。你看,这种效果就是版画的效果,因为我在版面系呆了很多年。

范:这种感觉很好,也是一类。

潘:很适合放在房里,尤其是现代化的房里,挂个镜框很漂亮。

范:你可以画一个系列。

潘:类似的这样的画,我在上海卖掉了好几张。

范:对面的金一德老师,最近也在画静物。

潘:这张比较写实的,是比较带教学化的,就是传统的画法,实际上是油画的画法。

范:我进去看看(进入隔开的里间)。

潘:里面都是,这张是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画的,没事,在女生宿舍那边,这是走廊。这张画画完之后我就放在那里,张玉忠老师看到之后说,若干年之后必要的时候拿出来给大家批判。他很喜欢。还有一张就是在孤山上养病的时候画的。

范:那张那么早期的,你还能找出来啊。

潘:是的。你看这纸,是解放以前的恩格尔木炭纸,这个纸是学校的教务处把解放前学生留校的成绩在清理仓库时扔出来的,我们捡起来用背面画的。那是在孤山上养肺病的时候画的。于长拱你知道吗?

范:我知道的,他后来自杀了……

潘:他那时来看我,他画自画像,我就画鞋,是我自己的鞋。一看就知道是解放初期的,美国的军用鞋,还有一个望远镜,这是1952年的事。

范:这张画是1955年的。

潘:这张是写生给学生看的,上课时画风景给学生看的。这个么实际上带点创作的性质。

范:(观摩创作中的色粉人体画)这是人体写真的照片。

潘:有些是人体写生,有些是根据资料画的。照相是我作为写生的资料,并不完全参照的。

范:照相中的模特将来见到了这画,她或许要来找麻烦……徐芒耀就为这事情打官司呢。

潘:所以就不能完全像照相。

范:徐芒耀因为在课堂上,他是直接画的写生。

潘:这个我就只是参考它的结构、发型。你说要画得像,我完全可以画像,但没有必要也不能够。我们那代人啊,写实的能力还是有的。

范:全部是色粉画。

潘:这个是专门为展览搞的。

范:看看你用的色粉画颜料。

潘:有国产的,也有进口的。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冬雪之二》水彩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山里的春天》水彩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金沙江畔》水彩(80年代)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作品《象鼻山》水彩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讲学后与学生在一起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致贺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编《美术评论十八年》的
出版(2007.2.25)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美术评论十八年》(1988-2006),范达明主编,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6年11月版
 

关于《美术评论十八年》那本书

潘:你与我们在学术上的合作已经很久了。

范:是啊,从1988年“美评会”成立以来。

潘:《美术评论十八年》那本书,你们是功劳很大,这个说实在话,没有奉献精神是做不了的,收集了那么多的资料。

范:本来还有一些东西要放进去,因为实在是容量太大。

潘:现在已经够大了,你说,在国内来讲恐怕也是少有了。

范:后来书给北京方面寄了几本。寄给了北京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先生,他今年春节写了贺卡来,上面写了很长一段话,对这本书的出版也是很感慨,认为就是体现了这个评论的价值,因为他自己也是搞评论的。他说看了这本书对学术更有自信了——他的评价达到了这个程度,是评价很高的。实际上,现在纯粹搞学术和评论的已经很少了。

潘:纯粹搞确实不多。能这样子搞,要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本身要有这么多的文章,就是要一些有水平的人,而不是随随便便的人都能写;第二个是要有人来组织,要有奉献精神,因为做这些事情是没有经济上好处的。在当前市场经济之下,你说要做这种工作,它是属于“不能卖”的东西,大部分是送的,卖是很难卖的,赚不了钱的。想要专门花钱来买的人是不多的,所以这个要有奉献精神。

范:当时我们本来想少印点,后来想想,反正多印点少印点都是这个价,反正先放着,现在还有一千多册。

潘:这个你可以利用一些适当的机会,比如在全国一些重要的研讨会可以给,作为赠送,因为这个没有时间限制。

范:而且它可以作为这个阶段的史料。

潘:不存在过期的问题。

范:要说过期,本来就是过去十八年的事情。

潘:所以我觉得还是有用的。不是什么会都给,你比如说开一些大的理论研讨会的时候,定个方案,让主办方面适当地出点经费,因为这个东西白送给你也说不过去,也不叫成本费,适当地出一些经费,给每个代表送一本,你可以作为礼品送人,你买礼品也要买的。不是搞学术的人他不感兴趣,搞学术的人看到了很高兴的。这个当然也不完全是在找出路,也是做宣传推广。总是摆在家里么,也不是办法。

 

水彩画: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画家潘长臻访谈(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潘长臻(左)参加“百年华彩乐章/第三届银泰·中国(杭州)国际当代优秀水彩画家提名展”开幕式
(2011.10.18,范达明摄)
 

关于这里的文化艺术公司、美术高复班与画家工作室

范:楼上是个学校?

潘:是个美术培训班。我们现在外面一般都不去上课。到时候可能搞个讲座,或者拿张画示范一下。

范:他们这里是业余学校?

潘:是高复班。

范:他们这种班一期是几个月?

潘:现在9月份有新学生来,到明年考试为止,大概一个学期左右。现在各地都有。

范:现在公司的老板是谁啊?

潘:就是渠晨明。他同时是美院的老师。他不是靠这个,主要是搞工程、搞雕塑来赚钱的,他还是很有眼光的。他自己有两个画廊,一个在南山路,比较小,还有另一个在江城路上,很大。他最近准备搞一个展览,就是驻在这里的画家。

范:现在这里的画家有几个?

潘:有七八个老师:金一德老师、我、高友林、汪诚一、宋贤珍、韩黎坤,还有一个画水彩画的年轻老师叫徐明慧,七楼还有一个画油画的年轻画家魏东。这里人数不少,过段时间想搞一个进驻在这个楼上的画家的展览。因为驻在这里的人还是有点分量的,档次还是比较高的。

范:也是渠晨明他牵头来主办?

潘:是的,这是驻在这里画家的展览。

范:大概什么时候展出?

潘:具体我还不太清楚,可能是西博会的时候展出。

范:那就是11月份了。他出费用?西博会无非就是摊位了。

潘:他不是在西博会里面,他自己有画廊的。它是作为西博会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西博会和其他博览会所不同的一点,在于它不是集中在一起的,它是分散的,很多活动都是属于西博会的一个部分。

范:就是西湖艺博会了?

潘:反正是西博会期间的一个活动。

范:我知道了。就是在西博会期间举办,也不一定是属于西湖艺博会。当年“雨夜楼”的中国早期油画展,也是西博会期间举办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那要么就这样,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谢谢潘老师的合作!(全文完)

 

黄航玲记录·经访谈双方补充

2007年12月26-27日整理,2008年3月20-21日定稿

(纪念中国美术学院校庆85周年特别刊登)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