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水墨:中国画当代发展的包容性一元  

2014-10-13 13:20:55|  分类: 中国画学问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水墨:中国画当代发展的包容性一元

 /范达明/       

 

现代水墨:中国画当代发展的包容性一元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陈玉林《江边新城》水墨(载《水墨2007、2008、2009》)

现代水墨:中国画当代发展的包容性一元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水墨2007、2008、2009》,余杭区文学艺术联合会,
余杭区现代水墨研究院编,甘士明主编,2010年版(内部发行)
以下文章系本画册“序”

 

以改革开放为根本国策的新时期过去了30多年,新世纪以来的第一个十年或年代(零零年代)也即将过去,中国社会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为深刻的变革,许多新事物的萌发或出现,在前一年甚至还是难以想象的,在后一年却有了惊人的成长与发展。时代的列车(现为同城时代的高铁列车)飞速向前,现实社会的深刻变化与急遽发展,迫使人们的观念一定会有(也不能不有)相应的更新与转变,这无论是在作为中国社会基础的经济及其相关领域,还是在作为其上层的政治与文化艺术领域,概莫能外。

如此的社会历史条件带来了当今中国绘画乃至中国画的多元纷呈面貌,它不仅应看做是其本身自然发展的结果,也应看做是“百花齐放”繁荣景象的一个重要标志,而后者恰恰是为我们的社会所积极倡导的。当然,在多元纷呈的局面下,核心价值观或核心价值体系的构建与完善也是必要的,因为它符合于我们今天所要求坚持的科学发展观。

通常认为,中国画在世界绘画艺术领域是多元并存的独特一元。实际上,今日的中国画本身就呈现为一种多元化发展的态势:国粹或纯粹保守传统的、传统出新的、纳洋兴中的等等,就是这样三种主要的发展状态。其中传统出新的也称为借古开今的(代表者如潘天寿、陆俨少等),纳洋兴中的也称为中西融合的(代表者如徐悲鸿、林风眠等)。过去有一个时期曾经认为,国粹或纯粹保守传统的就是封建的,是要否定与打倒的,现在不会这样说,而是同样把它视为多元之一元,因为只要是属于人类创造的文化存在,都应该肯定并加以研究与保护,否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不会开展所谓“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申报评选活动了。另外,无论从研究角度还是创作角度来说,当今的中国画存在,不仅有国内的,还有国外的或海外的(我们有海归派画家的说法,意味着还有一个非海归派画家的存在空间)。这与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世界大国,如今又是一个正在迈入世界经济强国行列的大国有关,也与当代中国庞大的商品输出与市场输出有关,更与当代中国的文化艺术输出包括文化艺术人才及其艺术作品的外流或输出有关。

“现代水墨”这一概念的出现应该说是与新时期基本同步的。在此无法就这个概念做细微考量。1998年我参加过第二届上海美术双年展学术研讨会,这个会议就是以“当代文化环境中的水墨艺术”为中心议题,对“现代水墨”相关问题的讨论有较为充分的展开(会议的相关论文就有卢辅圣《水墨画与后水墨画》,舒士俊《现代水墨与传统——形式突破与精神回归》,李公明《实验性水墨画在现代性重建中的问题》,贾方舟《现代水墨的趋势与前景》,朱其《水墨艺术的文化背景及可能性》等[1])。其中,对于现代水墨画与传统中国画二者,多半论者是将它们作为一对对偶范畴来表述的,或者是视为分道扬镳的两种形态来表述的。如果它们不是分道扬镳而是也有兼容,那么究竟是现代水墨画包含了传统中国画,还是传统中国画包含了现代水墨画?这个问题至少在当时是还没有梳理清楚的。

一个实际行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当听说杭州余杭画院的一批中国画画家或水墨画画家不久前毅然打出了“现代水墨”的旗号之时,并且已经筹建起杭州市余杭区现代水墨画研究院,还有一批以现代水墨名义的作品创作完成并将举办展览、出版画册,我觉得在当代多元纷呈的局面中,余杭画院是做到了可贵的行动在先,至少是在实际行动中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扬长避短的自觉目标,是以这样一个有方向、有路线的选择,为自己的未来发展勾画出了可以想见的前景。那么,“现代水墨”的学术构成究竟是怎么样的,它与杭州余杭的地域文化有什么关联?它的现代性创作题材与它的画面图式、笔墨技法又有些什么关联?以至于它与“气韵、骨法”等传统“六法”的作画标准与评价标准等方面又有些什么渊源关系或突破关系?这些,或许都有必要结合创作实践活动来展开一些学术上的研究与梳理。不管怎样,我相信,余杭画院画家们有了这样一个有目标的选择,是会顺理成章地做出其后相应的符合他们战略目标的战术思考的。总之,这样一个选择和做法是有意义的,因为它不仅包含着难能可贵的进取性,还包含有一定的文化策略。

就我个人的看法而言,或者说,如果由此做进一步的文化策略性思考,我认为,“现代水墨”可以也应该成为中国画(即传统中国画)当代发展的包容性一元。虽然这样来看,或许一时会为一些传统观念很强的中国画画家所不容,但是只要我们从一开始就仍然有这样的被包容意识,我们就可能在自己的现代性追求与探索中不完全脱离我们传统精神的母胎(或者叫底线),这会在现阶段不仅不使自己成为传统中国画的对立面,反而还会使我们自己的努力进取成为传统中国画现代发展的一个推手。这么做在策略上就获得了两全其美。

历史告诉我们,余杭是杭州的前传;而现代的新余杭,已经是整个大杭州的重要组成部分了。我们已经看到了新余杭城市发展的时代景观,我相信,经过余杭画院及其画家们的探索与努力,现代水墨的中国画新形态,也将会在我们眼前展现为一道亮丽风景,凸显于新余杭的现代风采中。

是为序。

 

2010年11月7日庚寅十月立冬写于杭州梅苑阁

收入《水墨2007、2008、2009》,系画册“序”

余杭区文学艺术联合会,余杭区现代水墨研究院编

甘士明主编,2010年版(内部发行)





[1] 参见《’98上海美术双年展学术研讨会文集》,李向阳主编,上海美术馆、梁洁华艺术基金会1999年版(内部发行)。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