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2014-10-28 15:06:44|  分类: 油画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

 ——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1977年建军50周年美展作品评论   一篇37年前的旧作)

 /范达明/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油画三联画之一《红爷爷》 梁铨、车进、盛二龙、董小明 作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油画三联画之二《红队长》 梁铨、车进、盛二龙、董小明 作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油画三联画之三《红孩子》梁铨、车进、盛二龙、董小明 作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油画三联画       梁铨、车进、盛二龙、董小明 作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0周年 美术作品展览图录》
美术作品展览办公室编,1977年版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0周年 美术作品展览图录》内页“前言”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0周年 美术作品展览图录》末页“补遗”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0周年 美术作品展览图录》内页:油画部分首页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0周年 美术作品展览图录》内页:刊载《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的页面 
 
  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0周年美展中,展出了许多题材规模重大、气势磅礴的历史画;也展出了若干规模不大,但是从题材构思到表现形式都较新颖的作品。肖像性油画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下称《红》画;作者:梁铨、车进、盛二龙、董小明),就是这其中比较突出、值得称道的一件。
  《红》画是以“红爷爷”(中堂)、“红队长”(左联)和“红孩子”(右联)组成的一个整体。作品以这三联画的形式展示了妇女、老人、孩子全民皆兵的战备兴旺景象,体现了我党我军历来努力建设除正规军以外的强大民兵武装的军事思想和军事传统。这是作品的主题。从艺术表现角度看,应该说,其中以“红爷爷”画得最为成功:构图的饱满、充实与稳重;造型的深刻、坚实与浮雕感;色调的大块凝结与对比;特别是主人公红爷爷形象的塑造,是那么真切、真实,仿佛若有所见,非常典型,其苍劲有力的独特油画表现手法与风格,同肖像主人公的老当益壮的年龄与性格,也非常协调和谐。左右两联与中堂比较要逊色一些,但也可以看到有类似的努力。
  特别值得推崇的是,作者在三联画的每一幅中,都表现出在利用有限的背景环境来衬托肖像主人公的特定社会本质和深化作品主题思想方面的别具匠心。
  请看中堂“红爷爷”。它以浙南固有的苍山峻岭为背景。它的深沉的调子和嶙峋的脉络,仿佛铸成了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衬托了无疑是年过七十的红爷爷——我们红军时代的民兵,当年在战争烽火中踏遍这匹匹苍山的赤卫队员。可以说,红爷爷与这苍山始终同在。这苍山就是红爷爷这一辈子的战斗生涯的历史见证人。今天,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时期,苍山更加郁郁葱葱,爷爷仍然斗志不衰,战备不懈,钢抢不离手,人红心更红。非常难能可贵的是,中堂中用最明亮的色块突出了背景环境左侧的一座烈士纪念碑。这是三联画中出现的除自然性环境以外的唯一的一处社会性环境。作者以其精心的构思,使这一烈士纪念碑处于明媚灿烂的阳光照耀下,成为不但是中堂,而且是整个三联画色调中的最光辉的部分——它是昔日千百万在党和毛泽东思想阳光哺育下,为今天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诞生和成长,鏖战沙场,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共产党人和革命干部、革命民兵历史勋业的光辉象征。在画面的烈士碑前,作者还很自然地安排了一批批青少年高举红旗前来缅怀先烈,并向先烈誓师立志的崇高景象。在这幅画面的极其有限的背景环境中,这一微小的细节处理,却具有绘画语言的丰富思想。作者在这一光辉灿烂的烈士纪念碑上,注入了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倾向性,因而大大开掘了整个三联画作品表现全民皆兵思想主题的深度。
  这一作为中堂主人公陪衬的烈士纪念碑,甚至构成了提炼整个作品主题思想的焦点,它聚合了作品全部的思想光华。作品的每一部分正由于从这一焦点放射光华的普照,而连接成高度统一的有机整体。作者的这一精湛的绘画语言告诉我们,红爷爷正是这一烈士纪念碑所悼念的那些在奋战中为党为人民牺牲宝贵生命的先烈的活着的典型和活着的标兵。它以这一绘画语言揭示了整个三联画作品主题思想的更深刻的方面。毫无疑问,中堂对红爷爷及其陪衬的烈士纪念碑的细腻塑造与刻画,表达了作者对之倾注的赞美与歌颂;这同时也是对已经战斗牺牲的和至今活着的一大批我们党和革命的老干部、老前辈的赞美与歌颂。这一由深化而普遍化了的思想意义,对于“四人帮”把我们党的一大批老干部、老前辈,不管是牺牲了的还是活着的,都污蔑为“民主派”和“走资派”的恶毒谰言,是一个形象的针锋相对的有力反击!每个读者看到和想到这点,就会从画幅中感受到一种对革命老前辈无限崇敬和信赖的振奋人心的力量。而这样一种思想感情力量,在“四人帮”横行之时,无论对于美术作者还是读者来说,都统统是被压制和扼杀的。
  今天,“四人帮”已被粉碎,但是党内外、国内外的敌人尚未最后除尽,革命尚未最后成功;所以红爷爷当年紧握的长枪,仍然刻不离手。红爷爷体现的民兵战斗传统不但没有过时,值得赞颂,而且还要发扬光大,代代相传。《红》画的作者正是囿于对这一主题思想的深化和发挥,又描绘了“红队长”、“红孩子”的左右两联。它们既是民兵“全民皆兵”体制内的广泛参加的社会成分的具体表现,又是中堂“红爷爷”的老一辈民兵战斗传统的历史影响,是它的发扬光大、代代相传的具体表现。一般地说,前一种具体表现,是以三联画形式上的并列来完成的;特殊地说,后一种具体表现,是通过着力于把中堂“红爷爷”作为三联画的中心环节,作为体现和深化作品主题思想的关键来完成的。因此,作者特别在中堂“红爷爷”上花费最为深厚的功夫,也就不足为怪了。
  在左联“红队长”中,作者以一女民兵队长为肖像主人公。通过她实弹打靶的优异成绩(举着贴满密集于靶心的射弹标识的靶牌,戴上大红花等),来显示这种民兵战斗传统在青年一代身上已经现实存在的巨大潜力。就是说,作者没有繁琐地去表现老一辈如何去教导年青一代继承民兵传统,如何在训练他们的战斗力,而是直接表现了这一民兵战斗传统发扬在她们身上的实际战备成果。这一构思,也具有高度集中的概括力,符合肖像性创作的要求。此画的背景,展示了春暖阳光下广远的天地和山野,它既符合了作者实际生活着的浙南山区环境的真实,使作品特定情节所规定的环境描绘有了生活的依据,更显示了祖国山河的秀美壮丽,歌颂了热爱祖国并准备用民兵战斗传统来保卫祖国不受外侮的崇高思想感情。作者在左联中选取了以大半边天空陪衬下的妇女形象为肖像主人公,可以说是隐喻了“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思想,并且把这种思想从原本意义的经济生产建设中,扩大到了民兵军事战备中。
  右联“红孩子”以一男孩红小兵为肖像主人公,表现了他为战备野营的民兵叔叔阿姨打取山泉饮水的情节,反映了未来一代从小在民兵战备环境中成长的具体过程。这一构思要比让孩子们亲自搞民兵战备活动真实合理又生动得多。作者在此画的背景环境中安排了一 股长流不断的山泉细水。这不光应当看做是浙南山区真实环境的自然写照,也不光应当看做是为主人公打取山泉饮水所必须提供的客观可能条件——它却暗示我们:革命后一代在老一辈民兵革命战斗传统的影响培育下,正如这股山泉细水那样,源细流长,最终将汇作汹涌澎湃的长江大河——未来的一代在建设和保卫祖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中,是有着远大的不可战胜的前途的;而决定这一发展前途的,仍然是老一辈的革命战斗传统。
  《红》画作者注意利用背景环境来陪衬主人公并深化主题,这是他们艺术手段比较高明的地方。它形成了这一作品艺术表现上的一大特色。
  《红》画以我党我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开创的红色革命战斗传统和民兵传统为核心,通过不忘过去、常备现在和锻炼未来,展示了这一民兵战斗传统深入全民的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代代相传、永不变色的动人景象。《红》画所表达的这一全民皆兵战斗传统、代代相传的主题,显然更加有其特别现实、特别战斗的意义。
  
  1977年12月13-17日初稿于YC,12月27日修改
  2014年2月7日录入电脑于杭州梅苑阁
  
  作者附注:
  本文依据笔者所藏旧稿“画评三篇”之第三篇录入电脑。“画评三篇”手稿包括(1)《〈血衣〉的判决——谈十七年中期美术作品〈血衣〉》(老画新读,1977.6.10初稿,1977.12.22二稿);(2)《中华儿女性格的完整和坚强——雕塑〈海的女儿〉欣赏》(雕塑欣赏,1977.10.6初稿,1978.1.3二稿,1978.10.3三稿);(3)《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油画评论,1977.12.20初稿,1977.12.27二稿)。三稿均写在300格方格稿纸上,写作时间是1977年第四季度——距今已有37年,那时本人31岁,刚过而立之年。
  第一篇评《血衣》,是依据当时刚粉碎“四人帮”不久即重新出版王式廓大型素描作品《血衣》而写,通过重新肯定这件17年时期的力作,把批判矛头直接指向了全盘否定17年革命文艺的“四人帮”及其宣扬的所谓“三突出”创作理论。该文至今仍是手稿,无电子文本,也从未发表过。
  第二篇评《海的女儿》,《海的女儿》是“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五十周年美术作品展览”入选作品。即使到今天来看也是一件几乎完美而无可挑剔的杰作,笔者所写此稿,曾发表于本人在湖北宜昌时期所主编的文化宫小报上,后来录入电脑,并发帖上了自己的网易博客。
  第三篇,即本篇,所评三联画作品《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也属建军五十周年美展入选作品。该稿2014年2月7日录入电
脑,因一直以来未能找到当年写稿时所依据的一册展览图录(1977年展览办公室编印),所以虽有了电子文本,还是暂隐没于自己电脑里。前几天忽萌动一念,是否试试将三联画画名打在“百度”搜索引擎“百度一下”?结果居然意外地查获了唯一一个线索,一个名叫“四川数字校园学习中心”的网站所上传的电子书《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五十周年·美术作品展览图录(油画)》,而《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的图像,就刊于第151图。此图录与我当年手边的图录不同,是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78年6月面世的正式出版物。不过此版本也存在一些问题(单就该作品而言):一是“三联画”的排序不对。应该是:“红爷爷”居中,左为“红队长”,右为“红孩子”;二是将其中一位作者的名字“盛二龙”误刊为“盛工龙”。对此,我均做了调整与修改。此画的四位作者,均是浙江美术学院附中64级(1964年入学,“文革”中1968年毕业)的同班同学。如今四人都已退休。梁铨与董小明现居深圳,分别是版画家与当代艺术家(董现在仍是深圳市美术界领导人);车进与盛二龙现居杭州,前者是版画家并曾任浙江省美协秘书长与浙江展览馆副馆长,后者曾任浙江摄影出版社社长、浙江画报社社长。 
写于2014年10月27日21:00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0周年 美术作品展览图录》(版画),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78年7月版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0周年 美术作品展览图录》(中国画),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78年7月版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0周年 美术作品展览图录》(油画),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78年6月版
 
民兵传统 代代相传——评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本文评论的油画三联画《红爷爷 红队长 红孩子》 之图片就来自本图录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78年6月版)第151图(全册油画157图)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