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2014-10-03 10:43:52|  分类: 中国画学问与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在“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座谈会上的发言

 /范达明/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中国美协、广东省美协、浙江美术馆、广州市文联、岭南画派纪念馆、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文广新局主办“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展”
在浙江美术馆举办开幕式(2010.3.19)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浙江美术馆“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展”开幕日展厅现场(2010.3.19)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浙江美术馆多功能厅内,美术报主办“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展”座谈会主席台。
右起:馆长马锋辉、展主陈永锵、主持人王平(2010.3.19)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展主陈永锵在美术报主办“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展”座谈会上发表感言(2010.3.19)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陈永锵近影(1948- )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展作品:
《茶树梨》246cm×123cm(2007)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展作品:
《野韵天成》246cm×123cm (2007)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展作品:
《梳风筛日贮清凉》246cm×123cm(2007)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展作品:
《乡风浩浩绿如蓝》246 cm×123cm(2007)
 
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树与群芳:陈永锵花鸟画创作展作品:
《鼎湖梦里画山茶》 246 cm×123cm(2007).
 
 

 “树与群芳”,是一个别致的画展名称。树是很凡俗很直接的称谓,“群芳”则雅致也较为含蓄,两个称谓的结合却带来别致的新意。俗话说,天下何处无芳草?但是芳草不是自己来到你的面前,需要画家亲身去寻访——画家寻芳问草而走遍了天涯,画出了种种花草树木,其中还包括远涉海外寻得的珍稀树种。

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1] 我把“道法自然”的“自然”解释为外部世界,即客观自然界。而天与地,也就是自然界或属于自然界的一部分。这样,在“天地人道”四者中,实际就是“自然、人、道”三者,三者的关系,互相依赖,而“道法自然”的结论,意味着最终还是回到自然,回到本源。“树与群芳”的物种都源自自然界,“树与群芳”创作展的作品,如此生动丰富,如此多姿多彩,它们是画家对于大自然与生命的赞歌。它们跟那种无病呻吟或自鸣清高者的应酬之作、应景之作划清了界线。

一个画人如果对于自然与生命是如此热爱、如此尊重,他对它们真是看也看不够、画也画不尽,他全力去寻找它们,他用心去师法它们,他如实去描绘它们,他要这样做所担心的只是以他毕生的生命还来不及做到家,那么,他怎么会让自己全然抛却了这一切,而去搞自己异想天开的另一套呢?所以,我相信,这样的画人必定是一个尊重客观世界、客观对象的写实主义者;他绝对不会也没有心思去搞什么抽象画,搞什么形式主义的东西——这样说,并不表明他没有自己的主见,没有自己的个性,而是他不愿意有意去张狂它、张扬它;他不是得意忘形,而是得意不忘形。看了“树与群芳”这个展览,我就有上述的感受;我认为陈永锵先生本人,就是这样的一个画人。我听主持人把陈永锵先生称做“锵哥”很有亲切感,那么我要说,“锵哥”的展览以它的充满大自然的生气与生命活力而同样给予了我们亲切感。这是一个让人能构成与大自然的巨大亲和力的画展。

还有三点观感:

树,通常是在山水画里面出现的描绘对象,是山水画一个图像组成元素,而且往往是出现在较远距离的地方。而在“树与群芳”展览的作品里,它们成为了直接的、近距离的、微观的、特写的描写对象与讴歌对象,因而也转换成为了花鸟画的图式。这是锵哥的一个独有的创造。

锵哥让“树与群芳”相结合,也就把树的阳刚与花的阴柔结合起来,形成众星拱月的局面与态势,这是把南国的百花争艳、万紫千红的灿烂,以新的图像方式再现在了画面上。

锵哥像照相机那样地摄取对象,突破了传统折枝花鸟画的程式,而他的笔墨又饱含传统功力,这是把“岭南画派”原本在近现代美术史上评价不是太高的“中西融合”,推进到当代的新的水平,锵哥本人也成为传承“岭南画派”画风的新代表。

 

 2010年3月19日发言,2014年9月9日再整理
   

 ——————————————

[1] 任继愈译著《老子新译》(修订本)第114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5月第2版。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