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2015-05-16 18:50:12|  分类: 新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为“和谐之光·祈福中国:2009首届中国佛教艺术精品大展”而作

 /范达明/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元培(右)与萧伯纳、鲁迅在上海(1933.2)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蔡元培先生鉴定《甲编全国学校国文成绩新文库》,上海中央编译局出版
 
 
蔡元培形象的造型艺术作品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曾竹韶《蔡元培铜像》雕塑,青铜,北京大学七七、七八级毕业生捐赠母校
北京钢铁学院、首都钢铁公司浇铸(1982.10.15落成北大校园)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黄晓峰《人世楷模——蔡元培》丝网版画,54 cm×78cm(1990)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宋韧《哀思——蔡元培在德国孙中山纪念会上》油画,146cm×97cm(1996)
 

1. 艺术与宗教:公民在基本认识上的差别

首先必须承认:我们的公民对于艺术与宗教的看法或对于它们的基本认识,是存在差别的。

对于艺术,人们都耳熟能详,都有亲切感。在新中国(以及民国时期)因为在国家教育体制内,从学龄前与小学教育阶段起就把艺术列为“德智体美劳”“五育”(或“德智体美”“四育”)之“美育”的一个教育目标或课程(主要或首先体现为“音乐”与“图画”两课程),所以,公民从事艺术创作或享受、欣赏艺术作品,实际上从其幼小时候就已开始(它无须再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来诉求——当然,这里暂不涉对于具体艺术内容与形式方面的某种倡导或控制的问题)。换言之,对于艺术,至少在对它的基本认识上,无论在官方还是在民众之中,均是被正面地给以肯定的,它差不多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基本内容之一,并成为了人们的基本习俗。今日社会(从世界各国而不仅是中国来看),都有所谓“艺术界”的存在(细分的话还有“美术界”、“音乐界”、“演艺界”或“影视圈”等等称谓)以及相应的传媒界(广播、出版、网络以及各种类型的广告等等),它们已成为专为公众生产与传播艺术作品的职业或行业;艺术也分明进入了高于普通中小学教育的专业“教学界”——为了给社会培养艺术的专门人才(使“艺术界”后继有人),中等专业学校尤其是高等的大专院校内,都设有名目繁多的艺术教育类学科或系科,更开办有美术学院、音乐学院、戏剧学院、电影学院、戏曲或杂技学校以及广播电视类的传媒学院等等的艺术专门院校。当然,就中国来说,它仍然要除了在“文革”这一特殊时期之外——“文革”时期那种把绝大部分文艺作品、图书都视为“毒草”,把多数艺术权威(专家、教授等)都关进“牛棚”的做法,倒非常接近于如古希腊柏拉图所说要把艺术家从其“理想国”里驱除出去的做法——其实,即使是在古希腊,就希腊艺术如悲剧艺术、雕塑艺术曾经如此风行于整个市民社会的情况来说,我想,所谓的“驱除”云云,也不过是柏拉图在其“对话录”中说说的而已——因为“理想国”本来就只是柏氏个人哲学与美学玄思的一种“理想”,它没有也不可能去真正地实行。

然而,宗教的情况就要不同一些。过去,就我们一般的基本民众而言,对于宗教的态度,如果不是抵制的至少是漠视的,这大致在新中国早期(如“文革”前的17年)就是如此了。为什么?一个方面,当然是基于一种普遍的理由,即强调了宗教信仰的自由,这种信仰被视为是一种纯属个人的行为,所以它不可能像对于艺术那样使之社会化、全民化,并法定地列入到基本的国民教育的体制之内。另一个方面则相反,恰好是因为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未能真正被贯彻到底,以至于一个时期在我们官方的理论导向上,就把原本作为共产党人的革命信仰或者无神论信仰之最高标准——马克思主义者的共产主义信念(例如像在《共产党宣言》里倡导的“两个决裂”等等基本思想)来作为普泛的、人民大众无一例外必须认同的信条,不实际地要求每一个普通大众都要达到所谓高度的政治觉悟——以一个共产党人最高理想的共产主义作为每个人必须确立的世界观与人生观,作为每个人必须树立的信念、理想甚至就是日常生活的规范与准则。这种做法实际上是用“党章”来替代“国法”,由此,就在无形中把对于“人”——作为一个自由的、有着“天赋人权”的人的那种基本的或唯有人才具有也应该有的个人精神意识上的信仰自由这一点(它其实都是被新中国各时期人民代表大会立法通过为“国法”即宪法所肯定的东西),全然给剥夺了去。在共和国历史上那段空前绝后的“文革”时期,“红卫兵”们一度所实行的所谓“破四旧”(各种宗教当然无一例外地被列入“破”之中)的做法,就是这种侵害公民基本权利的最突出的典型案例。

今天,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构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其第三十六条(见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就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换言之,今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公民无论是信仰宗教还是不信仰宗教,其行为与活动在正常情况下都将平等地受到国法的尊重与保护。

依据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后经第七、八、九、十届人大诸多次会议通过的四个“宪法修正案”所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可以说是中国新时期实行的改革开放基本国策所体现的重要成果之一。“宗教信仰自由”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提出来,是一个现代国家立法中的题中之义,尽管这算不上什么新的创举,但是在我们这个曾经出现过要求用同一种思想来统一全国人民思想的国家里,其意义仍然是非凡的。

 

2.宗教自身的独有特征与文化地位

就笔者(一个无神论者与非党人士)今天的认识来说,恰恰因为宗教是以其有神论的、非科学的、彼岸的、来世的等等属性为特征,所以它就与无神论的、科学的、此岸的、现世的一整套意识形态体系划分了开来,当然也表现出与国家以及执政党的主流意识形态所不相同的属性形式,这些有别于他者的独有特征正是其得以在思想解放的意识形态背景下确立自己的合法存在与地位的先决条件。要说明这个道理很简单。例如:就科学这点来说,科学是一种存在,艺术与宗教则都不是科学(或不是科学的),而恰恰正是因为艺术与宗教都有其非科学的属性与形式,才取得了独立于科学的存在与地位——假如艺术与宗教也是科学的,那么它们就将归属于科学门下,其自身也就不存在或不独立存在了(注意:这里所说的“不是科学”或“不是科学的”,可以等同于“非科学”或“非科学的”;但它们与“反科学”或“反科学的”决非同一个概念)。再如:所谓“多党合作”,自然就必须是以存在着不同于某个执政党(例如中国共产党)的其他民主党派的党组织或政治团体的实际存在为前提;而所谓“多民族团结”等等,也同样必须是以存在着诸多不同于某个基本民族(例如汉族)的其他少数民族的实际存在(自治存在)为前提一样。

显然,有一些特定宗教的信仰者,为了表明自己所信仰的某种宗教本身有其合理性或合法性,以至于竟想证明这一宗教也同样有其所谓科学性,我认为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一个明显的情况是,今日,譬如对于同样属于从事非科学活动之艺术活动的一个艺术家来说,他完全没有必要考虑去为自己从事的艺术活动争得一个“科学”或“科学家”的名分或身份,就是一个证明。宗教信徒与艺术信徒都不需要以所谓“科学”的名分来证明自己的合理与合法。是宗教的,或是艺术的,那么,它就是非科学的——这才是我们应该建立的对于艺术或对于宗教的“科学发展观”!反之,把宗教或艺术划为科学,才真正是反科学的认识论。我们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行行”并不都是为科学与科学家准备的。避开三百六十而仅择其三而言,社会需要科学与科学家,社会也同样需要艺术与艺术家,并且社会还同样需要宗教与宗教家——这其实已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就是当今世界、当今中国的一个不争的客观事实。

结论是:宗教,与艺术相仿,恰恰是以其自身独有的“非科学”的特征而获得其文化地位的。 

(未完·待续)

 

本文系为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主办“和谐之光·祈福中国:2009首届中国佛教艺术精品大展”而作。原文8节较长,在此分4帖刊发。全文已在湖南版《文艺生活·艺术中国》2015年第2期(总971)第16-27页正式发表;转载者务必注明网址与该纸媒出处。——作者注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上海徐家汇天主堂外观·局部之双塔(1896-1910建,1980重修,2009.1.27作者摄)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上海徐家汇天主堂外观·局部之正门:蒲西路158号(2009.1.27作者摄)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上海徐家汇天主堂正立面·局部(2009.1.27作者摄)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上海徐家汇天主堂正立面·局部(2009.1.27作者摄)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1)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58号徐家汇天主堂门外的告示(2009.1.27作者摄)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