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2015-05-17 19:50:38|  分类: 新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为“和谐之光·祈福中国:2009首届中国佛教艺术精品大展”而作

 /范达明/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青年马克思像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马克思一家人与恩格斯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马克思与他的妻子燕妮·韦斯特华伦 
 

5. 关于马克思的“宗教-鸦片说”

前面说到,新中国在新时期之前尤其是“文革”时期,存在的漠视乃至否定宗教的情况——其实,在人人被要求“改造思想”、“改造世界观”的那种特定社会政治背景下,有这样的情况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今天,我们可以把当年存在的漠视乃至否定宗教的情况归结为“宗教消亡论”或“宗教取消主义”。但我记得,大跃进、人民公社时期的1958年,倒有一句很有意思的民谚:“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金桥”。它是说,有了人民公社,也就开辟出了为老百姓直接进入共产主义“天堂”的通道。这里,把共产主义比喻为“天堂”,倒见出了这一民谚在思想底蕴内还遗留的宗教感与宗教式的理想,说明了宗教意识的在民众集体无意识中所占据的地位。类似的例子还有同时期那首“新民歌”《我来了》:“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

我们曾经有的最普遍的情况,就是把宗教简单地等同于封建迷信,并常常是把所谓“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烟”一语,作为经典的马克思语录或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来说事。

这里有必要就马克思的“宗教-鸦片说”做一考察与解析。

(1)查一查“宗教-鸦片说”的出处

其实,马克思“宗教-鸦片说”的原话就是:“宗教是人民的鸦片。”一共八个字,并没有后来所谓的“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烟”的较为复杂的说法——后者多出了“麻醉”与“烟”三个字。

(2)“宗教是人民的鸦片”一语的上下文语境

此语出自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一文(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正文第2页,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版)。其上下文语境是:

 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废除作为人民幻想的幸福的宗教,也就是要求实现人民的现实的幸福。要求抛弃关于自己处境的幻想,也就是要求抛弃那需要幻想的处境。因此对宗教的批判就是对苦难世界——宗教是它的灵光圈——的批判的胚胎。

从整个上下文语境看,这里确实是在对宗教进行批判(甚至有“废除”的说法),但即使在这些相当激进的革命批判言辞里,马克思对于宗教的看法也并非机械的简单否定,而是把它首先建立在“要求实现人民的现实的幸福”的前提下,并且承认:“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这就是说,马克思肯定了宗教具有对现实的苦难“抗议”的价值,也肯定了宗教作为被压迫者的“叹息”在这无情世界具有其“感情”的意义,以及在这没有精神的制度下具有其“精神”的意义——这应该说剖析到了宗教的本质意义与价值。在以下的论述中,他还说到:“宗教只是幻想的太阳,当人还没有开始围绕自身旋转以前,它总是围绕着人而旋转。”(同上)其言下之意,不啻是对在一定历史条件下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总是围绕着人而旋转”的宗教的认可,即认可其有存在的历史必然性。

(3)写作《〈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提出“宗教-鸦片说”)时的马克思,还不是一个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者;或者说,马克思主义在此时还根本没有诞生

《〈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在文末注明其“写于1843年底—1844年1月/载于1844年《德法年鉴》”(同上,第15页),它与稍后写于1844年4月至8月的马克思名著《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一样,通常被认做“马克思早期著作”,马克思此时也通常被认做“早期马克思”。成熟期的马克思最为典型的著述要到四年之后,即他与恩格斯联合发表《共产党宣言》(1847年12月—1948年1月,单行本伦敦1848年2月首版)的时候。列宁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说:“马克思在这个杂志(指只出过一期的1844年《德法年鉴》——笔者注)上所发表的论文中已作为一个革命家出现,主张‘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评’,尤其是‘武器的批判’,他诉诸群众,诉诸无产阶级。”(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序言第2页)列宁又说:“1844年9月,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到巴黎住了几天,从此便成为马克思最亲密的朋友。”(同上,序言第3页)这些记载清楚地表明:马、恩两人1844年9月之前还未真正谋面(虽然通过书信)——这里显然存在一个简单的逻辑推定:假如马克思主义是马、恩两人的思想所共同缔造的结晶,那么在马、恩还未真正面识的时候,自然还没有也不应该有马克思主义存在——尽管马、恩此时各自的思想作为“准马克思主义”应该已包含有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萌芽。

上述论证,是要说明,在宗教问题上,我们完全无须用马克思的“宗教-鸦片说”来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来说事。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杨讷维作《马克思像》木版(1939)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刘岘作《马克思像》木版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纪念邮票: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1883—1983),中国人民邮政(J.90,两枚)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章永浩作《马克思恩格斯纪念像》局部,石雕(1984作,1985.8.5落成于上海复兴公园)

 

6. 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本思想

那么,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或者说马克思主义对于宗教究竟是什么态度?限于篇幅,此不便在本文全面展开。而我的一个基本认识是,尽管有神论的宗教信仰者的宗教观同无神论的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不可能没有冲突与对立,但两者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仍然有存在同一性的地方。下面仅就这一特定的角度来剖析一下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希望能够用较简洁的方式来说明白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1)马克思主义承认宗教(观念)的产生及其发展有其民族或时代的经济发展的基础

恩格斯说:“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人们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574页,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版

(2)马克思主义肯定宗教是人的一种最基本的意识形态形式的存在

列宁说:“随着经济基础的变革,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在考察这些变革时,必须时刻把下面两者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列宁:《卡尔·马克思》,同上,序言第10-11页)我们应该注意,列宁这里所说的包括宗教在内的诸多“意识形态的形式”,是与“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东西是两种不同的东西——这里其实已经暗示我们:它们——具体的意识形态的形式,可能是非自然科学的(如法律的、政治的、哲学的),更可能是非科学的(如宗教)。

(3)马克思主义认同宗教有可能是人实现自己的基本需要之一

马克思曾在写于1895年的《哥达纲领批判》一文中指出:“每一个人都应当有可能实现自己的宗教需要,就像实现自己的肉体需要一样,不受警察干涉。”(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23-24页)这里,就每一个人应当有其最基本的、“不受警察干涉”的“信仰自由”权利而言,马克思甚至是把人“实现自己的宗教需要”比做了“实现自己的肉体需要”那样不可或缺(尽管这同对于工人党的要求并不相同)。

(4)包括宗教在内的“意识的一切形式和产物”的变革,必须建立在生活条件即生产力等物质因素全面变革的基础上,否则没有任何意义

马克思、恩格斯说:“意识的一切形式和产物不是可以用精神的批判来消灭的……各代所面临的生活条件还决定着这样一些情况:历史上周期性地重演着的革命震荡是否强大到足以摧毁现存一切的基础;如果还没有具备这些实行全面变革的物质因素……那末,正如共产主义的历史所证明的,尽管这种变革的思想已经表述过千百次,但这一点对于实际发展没有任何意义。”(马克思与恩格斯《费尔巴哈》,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44页

(5)结论:宗教不是被取代或去除,而是“继续存在”

新时期以来中国国内的宗教活动在民间或普通民众中达到新中国60年历史上(甚至更长的历史阶段)前所未有的复兴与兴旺景象,印证了今日中国社会在意识形态问题上所达到的思想解放的程度,以及中国宪法所保障的“宗教信仰自由”所实现的程度,印证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以往对于宗教等“意识的一切形式和产物”的历史命运的表述所体现的积极的、深刻洞见的一面,至今仍具有其认识的价值与现实的指导意义。

笔者在此最后借用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对于杜林所谓“未来国家”中“必须除去宗教魔术的一切道具,因此也必须除去膜拜的一切组成部分”(转引自恩格斯《反杜林论》,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354页)的说法所予以的批判与否定来做一个明确的结论。

恩格斯说:“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的力量的形式。”(恩格斯《反杜林论》,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354页)“在目前的资产阶级社会中,人们就像受某种异己力量的支配一样,受自己所创造的经济关系、受自己所生产的生产资料的支配。因此,宗教的反映过程的事实基础就继续存在,而且宗教反映本身也同它一起继续存在。即使资产阶级经济学对这种异己支配力量的因果关系有一定的理解,事情并不因此而有丝毫改变。……现在还是这样:谋事在人,成事在神(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异己支配力量)。”(同上,第355页)恩格斯在1878年所著《反杜林论》中的这一说法,130多年以来仍然没有过时;相反,当今的世界秩序——西方的资本社会以及中国今日与今后的“初级阶段”经济社会的现实,再次证明了这一说法的英明正确:宗教“不是可以用精神的批判来消灭的”,它不是被取代或去除,而是“继续存在”。

 (未完·待续)

 本文系为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主办“和谐之光·祈福中国:2009首届中国佛教艺术精品大展”而作。原文8节较长,在此分4帖刊发。全文已在湖南版《文艺生活·艺术中国》2015年第2期(总971)第16-27页正式发表;转载者务必注明网址与该纸媒出处。——作者注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