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2015-05-17 21:30:35|  分类: 新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为“和谐之光·祈福中国:2009首届中国佛教艺术精品大展”而作

 /范达明/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元培(1868—1940),字鹤卿,号孑民,浙江绍兴人,中国近现代教育家。
1917年任北京大学校长,支持新文化运动,倡新旧思想“兼容并包”、教授治教、“以美育代宗教”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元培(中)率中国教育代表团出席太平洋各国教育会议时与同团成员合影(1921. 9)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元培与夫人周峻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黎元洪颁发蔡元培任北京大学校长任命状(1916.12.26)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颁发蔡元培任国立中央研究院院长特任状(1928.4.23)

  

7. 关于蔡元培的“以美育代宗教说”

蔡元培的“以美育代宗教说”,以往在学界都是以正面肯定的态度被认可甚至被高度赞扬的。学界的这一正面肯定与赞扬,所针对的当然是蔡元培对于美育的倡导。然而此说由此构成对“宗教”的全盘取代,并直接导致其“宗教取消主义”立场,却是不可回避的又一关节点,后者正是此说先天所包含的致命伤。

蔡元培对于其所倡导的美育及其意义一直有明确的自我肯定。他在《二十五年来中国之美育》说:“美育的名词,是民国元年我从德文的Asthetische Erziehung译出,为从前所未有。” (《蔡元培美学文选》第186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83年4月版) 这么说,蔡元培不仅是倡导美育,也是把“美育”这个名词或概念从德国或德文引进中国的第一人。引进与倡导美育没有错,且功莫大焉;那么蔡元培何故又要把它与取代宗教联系起来呢?

重新细看蔡氏的“代宗教”文章,先后著有三文,基本精神相同:最早的《以美育代宗教说》一文是1917年8月1日在北京神州学会的讲演词,原载1917年8月版《新青年》第3卷第6号,是此说的发蒙作;次有《以美育代宗教》一文,刊载于1930年12月版《现代学生》第1卷第3期。之后的第三文《美育代宗教》,则刊载于1932年出版的《近代名人言论集》。从1917年8月至1932年,这一思想在15年间是一以贯之的(并无新的进展,也未有大的变改),其核心概念或关键词就是“美育代宗教”五字。以下引文主要出自其论述更为简洁明了的第二篇文章《以美育代宗教》。

原来,蔡元培是把宗教就等同于了教育或“旧时代的教育”。他在《以美育代宗教》中说:“宗教本旧时代教育,各种民族,都有一个时代,完全把教育权委于宗教家;所以宗教中兼含着智育、德育、美育的原素。”“从科学发达以后,不但自然历史,社会状况,都可以用归纳法求出真相;就是潜识、幽灵一类,也要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他;而宗教上所有的解说,在现代多不能成立,所以智育与宗教无关。”以下他接着论述了现代社会中“德育方面,也与宗教无关”,“体育方面,也不必倚赖宗教”的情况,“于是,宗教上所被认为尚有价值的,止有美育的原素了”,“无论其属于何教,而异教的或反对一切宗教的的人,决不能抹杀其美的价值,是宗教上不朽的一点止有美。”论述到此,论者原本是在肯定宗教在美育上有其“不朽的”、“不能抹杀”的“美的价值”的,但又笔锋一转,结论还是:“不能以宗教充美育,而止能以美育代宗教”。那么,这又为什么呢?蔡元培的理由是:“美育是自由的”、“进步的”、“普及的”,“而宗教是强制的、保守的、有界的”,具体地说,“因为宗教中美育的原素虽不朽;而既认为宗教的一部分,则往往引起审美者的联想,使彼受智育德育诸部分的影响,而不能为纯粹的美感”。 (《蔡元培美学文选》第179-180页)

蔡氏“以美育代宗教说”的基本论点就是如此。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蔡元培美学文选》,文艺美学丛书编辑委员会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83年4月版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蔡元培撰《以美育代宗教说》(1917.8讲演),《蔡元培美学文选》第68-69页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蔡元培撰《美育代宗教》(1932),《蔡元培美学文选》第160-161页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蔡元培撰《以美育代宗教》(1930.12),《蔡元培美学文选》第178-179页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蔡元培全集》(18卷本)第18卷,中国蔡元培研究会编,浙江教育出版社1997年12月版

 

从今天来看,蔡氏这一论说除了有其倡导美育的意义,以及有着期望使“不朽的”“美的价值”的宗教美育从隶属于宗教的限制中脱离出来、独立出来的含义之外,所包含其他思想在概念上多半是混乱的,总的结论也是错误的。

(1)蔡氏引进的德文Asthetische Erziehung一词,准确的翻译,应该是“美学的教育”

而美学,应该是指“美的科学”,因此作为科学的现代教育课程的“美学的教育”,即使可以简称为“美育”,一般地说,它是属哲学或社会科学的一个分支学科。而在蔡氏时代各中小学已经普遍开设的“手工”、“图画”、“音乐”等课程,应该属于手工艺与艺术的技术操作与实践课程,其中当然包含美学的或审美的因素,但还不是真正的“美学的教育”。而“美学的教育”作为科学,它与艺术、与宗教,尽管常有互相利用或借用的情况,但都各有各的司属领域,不能混为一谈。这些在本文前述内容中已有涉及并有明确的论证。

(2)蔡氏心目中的“美育”,其实主要就是现代艺术教育(含今天所说的传媒教育等)

蔡元培在他1931年5月所撰《二十五年来中国之美育》一文中,把1906年以来涉及中国之美育的“具体的事项”做了分门别类的叙述,它们包括七大类:一是“造型美术”,含“甲,美术学校”,“乙,博物院”,“丙,展览会”,“丁,摄影术”,“戊,美术品印本”;二是“音乐”,含“甲,音乐学校”,“乙,传习所”,“丙,国乐训练”,“丁,演奏会”,“戊,音乐杂志”;三是“文学”,含“甲,新文学概况”,“乙,文学的期刊”;四是“演剧”;五是“影戏”,六是“留声机与无线电播音器”;七是“公园”,含“甲,属于旧都北平的”,“乙,属于首都的”等(《蔡元培美学文选》第186-199页) 。 换言之,这些“美育”项目主要就是指现代艺术教育(含传媒教育等),并非或主要不是“美学的教育”——此与他本人引进的德文Asthetische Erziehung一词之内涵是有所不同的。

(3)蔡氏1917年提出的“以美育代宗教说”已没有太大的现实针对性

既然蔡氏的“美育”一词所指不外是现代艺术教育,而就现代艺术教育而言,它其实从19世纪末的戊戌变法(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的“废八股,办学堂”就开始了。蔡氏自己所撰《二十五年来中国之美育》所总结的“中国之美育”状况就起始于1906年(此文原载1931年5月版《寰球中国学生会二十五周年纪念刊》,见该文注①,同上,第199页),它比提出 “以美育代宗教说”的1917年早了11年。所以说,即使不涉宗教问题,仅仅就提出与倡导美育的意义来看,“以美育代宗教说”在当时也已没有太大的现实针对性了。

(4)蔡氏“以美育代宗教说”的本意包含着对宗教的否定

对于蔡氏的这一论说,以往的支持者几乎都回避它所涉及的对宗教的立场问题。也有人认为,在他的这一论说中是包含着这样的思维逻辑的:宗教中虽仍存着美育的“原素”与不朽的“美的价值”,但其被我们所感知的已非“纯粹的美感”,宗教的美育作用是连带有宗教的智育、德育的内涵的,所以要用科学的美育或“纯粹的美感”来取代宗教的美育。这里,我们暂且避开所谓“纯粹的美感”这一概念本身的问题,如果蔡元培在他三篇相关文章中所表述的中心思想就是如此,当然又是一回事,可惜,蔡元培与中国近代以来及五四前后许多激进的民主革命志士一样,崇尚的唯有“德先生”与“赛先生”,而对于非科学的宗教,则理所当然地采取了全然否定与取消主义的立场。蔡氏的这一论说,不仅是要以科学的美育来取代宗教的美育,也同样要以此来取代宗教本身。因为其全部立论的总依据,即其出发点与归宿都是建立在对宗教的全然否定的基点上的。他的《以美育代宗教》一文在具体阐述其“代宗教”之理由时就开宗明义地指出:“我所以不主张保存宗教,而欲以美育来代他,理由如下……”(《蔡元培美学文选》第179页) 显然,蔡元培的“不主张保存宗教”,使他成为了一个典型的“宗教取消主义”者。这表现了他作为近现代革命民主主义者的历史局限性。

不管“美育”是作为哲学之“美学的教育”而属于科学或科学教育的一部分,还是作为实践操作的技术性手艺教育而属于艺术或艺术教育的一部分,它都是与宗教全然不同的东西。它们之间不存在相互取代的关系,也没有取代的可能性与必要性。当全民教育的具体实施已归属并进入各级学校(包括民国时期特有的教会学校,但这里不应包括专门培养神职人员的佛学院、神学院等特殊教育机构),而美育也已作为学校“四育”或“五育”之一被列入社会性国家教育体制之内,并作为具体课程项目教授给学生的时候;当宗教作为公民纯属个人的自由信仰、作为个人修身养性的精神寄托或作为在个人幻想中构筑的洞天福地,而宗教教徒(例如佛教徒或天主教徒等等)也已作为出家的教士、牧师或僧人而入住教堂、寺院、道观、尼姑庵、和尚庙等等特定的宗教建筑与伽蓝宅地,并且又同有家庭、家室的普通社会民众按照僧/俗两界的方式严格区别开来的时候(如僧人的剃度与着装僧服);换言之,当美育与宗教实际上已成为“井水不犯河水”、各司其职、各成陌路而互不相干的两回事的时候(即便宗教有宗教的美育、宗教有宗教的艺术也罢),在这样的基本背景下,所谓的“以美育代宗教说”不仅在认识上变得无意义而更凸显其苍白性,在美育与宗教两者间也由于无逻辑的因果联系而无法构成取代关系,当然也更无实际的可操作性(看来,此说的形成原本也不过是蔡教育总长个人的一念之想,而就“代宗教”而言也并非准备力行与实施的)——总之,它在实际上已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唯有的,也就是对宗教界及所有宗教信仰者所带来的心灵的伤害,甚至就美育工作实施者方面来说也没能有多大获益,因为此说的张扬又会直接带给他们原非其本意的为宗教信徒所不信任而受猜忌的难堪状态,实际上将导致间离两方人员原本可能的和谐相处或和平共处关系。现在我想,如果不是因提出此说者本身有着国家级教育界领导官员的身份(中华民国的首任教育总长),那么,此说就不会有从当年直到如今延续其近百年的影响力了。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元培致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宋庆龄主席辞呈(1933.5.17)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元培为北京大学35年纪念题词:风雨如晦,鸡鸣不已(1933)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元培行书七言联:
四大皆空明则著,三生有幸思无邪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中国美院、上海蔡元培故居、杭州市文广新局主办“蔡元培先生逝世70周年纪念活动揭幕式”在杭州中国美院举行,活动含中国美院校史馆陈列的纪念展和在杭州大华饭店举行的纪念座谈会(2009.3.1)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纪念邮票:蔡元培诞生一百二十周年(1868—1988),中国人民邮政,J.145(两枚)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文艺生活·艺术中国》2015年第2期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文艺生活·艺术中国》2015年第2期全文刊登本文的页面之一、之二  
 

8.结语

在21世纪即将走完第一个十年之际,由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与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和谐之光·祈福中国:2009首届中国佛教艺术精品大展(中国杭州·香港·天台)”于2009年7月4日在杭州永福禅寺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为2009年末首届中国佛教艺术精品大展的举办拉开了序幕。海内外佛教界、书画界与广大佛教信徒对于这次大展的热烈响应与积极参与,反证了作为国内宗教最具规模的佛教既有的广泛社会基础及佛教文化深远的影响力。希望以上笔者有关艺术与宗教、科学与宗教等相互关系、相互共存的一管之见,能扫除一些宗教信徒与非宗教信徒尤其在中国最为普及的佛教信徒与非佛教信徒的思想障碍与理论障碍;在我们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基本课题中,不仅应该有政治的与经济的,民族的与社会的诸方面的领域与内容,也应该有文化的领域与内容,包括科学的、艺术的、宗教的领域与内容。笔者在本文中对于近现代中国蔡元培的“以美育代宗教说”所做理论剖析时,也让我联想到了黑格尔。在德国古典哲学先哲黑格尔构想的由“主观精神”到“客观精神”到“绝对精神”的“正-反-合”的发展转化过程之终,“绝对精神”先后外化的艺术、宗教、哲学三个具体形态,在其发展过程中,艺术转化为宗教,宗教则转化为哲学,或者说艺术是被宗教、宗教是被哲学相继取代的;显然,蔡元培的“代宗教”也不能算是新鲜的东西,似乎是黑格尔转换方式的逆向追溯。尽管笔者认为美育不能也无须取代宗教,但是,美育或艺术同宗教相互结合、相互协作的可能性却是永远存在的。笔者相信:一个“科学、艺术、宗教”三者三位一体、和衷共济的文化大发展的新局面,一定能成为21世纪中华民族新的伟大复兴的强大推动力。

在此,谨祝这次别开生面的首届中国佛教艺术精品大展的筹备与展出的圆满成功!

 

2009年9月1日起稿,

2009年9月29日人民共和国60华诞前二日完稿于杭州梅苑阁

(全文完)

本文系为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主办“和谐之光·祈福中国:2009首届中国佛教艺术精品大展”而作。原文8节较长,在此分4帖刊发。全文已在湖南版《文艺生活·艺术中国》2015年第2期(总971)第16-27页正式发表;转载者务必注明网址与该纸媒出处。——作者注

 

蔡元培故居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上海蔡元培故居:上海市静安区华山路303弄16号,这幢花园洋房隐匿在安然恬静的弄堂里,蔡元培先生1937年在此居住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上海蔡元培故居进门一角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元培故居陈列馆,属上海蔡元培故居一部分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北京蔡元培故居:北京市东城区东堂子胡同75号(原33号),蔡元培先生1917年至1920年租住于此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绍兴蔡元培故居: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笔飞弄13号,蔡元培先生出生地与祖居
 
艺术与宗教:科学之不可或缺的两翼(4)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绍兴蔡元培故居正门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