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了解博客主人与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杭州恒庐艺术影吧信息的窗口

 
 
 

日志

 
 
关于我

浙江省美术评论研究会秘书长, 中国老艺术家书画院艺委会副主任,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 浙江摄影出版社编审,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 浙江省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浙江省美学学会理事,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杭州恒庐艺术影吧学术主持

网易考拉推荐

民族自信与理论自觉:新中国美术创作与研究(3)  

2017-01-27 09:06:14|  分类: 新中国美术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族自信与理论自觉:新中国美术创作与研究(3)

 /范达明/ 

【提要】新时期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为中华民族的现代复兴开辟了道路。十七年时期(“文革”前)所成功确立的中国油画与中国画两大画种并存发展的基本构架,为新中国在文化与美术上真正建立起“民族自信”奠定基础;新中国美术研究与批评的“理论自觉”,突出表现在新时期对于美术学的学科建立与学术建设上。文章从九个方面描述了这一学科学术建设的现状,并提出当前应迫切关注的问题。 

 

民族自信与理论自觉:新中国美术创作与研究(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王朝闻1909—200453岁时在全国政协会议期间(1962.3

 

民族自信与理论自觉:新中国美术创作与研究(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王朝闻集》,22卷本,简平编,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11月版

 

民族自信与理论自觉:新中国美术创作与研究(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蔡若虹像19102002

 

民族自信与理论自觉:新中国美术创作与研究(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理想的美比实际生活更美》,蔡若虹,人民美术出版社199812月版

 

民族自信与理论自觉:新中国美术创作与研究(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俞剑华(1895—1979)在书寓所房 

 
民族自信与理论自觉:新中国美术创作与研究(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中国画论选读》,俞剑华注译,俞剑华中国绘画史论研究丛书,江苏美术出版社20078月版

 
民族自信与理论自觉:新中国美术创作与研究(3) - 范达明 - 评论家范达明的博客

书影:《历代名画记》,张彦远,俞剑华注释,俞剑华中国绘画史论研究丛书,江苏美术出版社20078月版

 

4. 新中国美术学人才的三个楷模

根本上说,人才的造就还得与社会具体环境及其迫切需要相联系,并要在量才录用上与当事者个人的禀赋、气质包括其个人的兴趣相契合。

(1)王朝闻。新中国60年美术理论研究人才的发展来看,真正像已故王朝闻先生(1909—2004)那样的著作等身(如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11月推出常平编《王朝闻集》,凡22卷)的美术与美学理论批评大家还是凤毛麟角。当然王老是跨民国与新中国两朝的,当年学的还是雕塑,并非美术学[1]。从王老的履历我们知道:“1949年春开始,他在《进步日报》、《人民日报》、《文艺报》等九家报刊发表美术评论,十个月内连续发表文章52篇,产生了很大影响,1950年结集为《新艺术创作论》。其后,他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讲授创作课及全校文艺理论创作方法课,兼任《人民美术》主编,开始往文艺理论研究转向。”[2]也就是说,如果不是九家报刊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有发表他52篇文章的社会需求,包括1941年延安《解放日报》副刊发表其处女批评《再艺术些》产生的社会影响对其批评兴趣与热情的激发,又经有八年的学养积累与写作磨练,也就不会有次年《新艺术创作论》的出版。王老的成才或成大才,正是上面说的那种“相联系”、“相契合”的结果。

(2)蔡若虹。另外,在美术批评方面,现在也还很缺乏像蔡若虹先生(1910—2002)那样的“实打实”而又善于把批评与理论结合起来的批评家,例如从他写的评论《小品不小——看辽宁小幅油画展》[3]中就可以看出,尽管当时他算得上身居美术批评界高位了,但所做批评决非空中楼阁,倒恰好表明他并不放过对某一个省甚或一个具体画种美术创作的关注,在其批评的现实针对性与文风的生动性中更是不回避做出某种带艺术规律性的结论来。蔡老的美术批评成就(主要有美术评论集《理想的美比实际生活更美》,人民美术出版社1998年12月版),同他一生坚信并坚持一切事物、一切美的作品都逃不出对立统一规律的辩证法思想相关。他在晚年写的短文《足迹》中说:“我在古今美术作品的观察中,发现不少的作品中也存在着对立统一规律:例如造型中写实与写意的对立,构图中繁与简、虚与实的对立,染色中明与暗、冷与暖的对立等等,这一规律造就了视觉上的形式美,形成了吸引观众的无穷魅力。”[4]

(3)俞剑华。在美术研究人才年纪上要比王老、蔡老上了一个年代的代表人物,就要数南京艺术学院的老教授俞剑华先生(1895—1979),他同样是跨入了新时期的(虽仅十几天时间:1979年1月6日他谢世)。俞老被后辈誉为“20世纪著名美术教育家、书画家,海内外享有盛名的美术史论泰斗”。他“从事美术教育六十年,身教言教,诲人不倦,桃李满天下”;“著书立说,为弘扬与振兴中国画而大声疾呼”,“在中国美术史、中国画论遗产的整理与研究上,撰写了上千万字的著述,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为美术史论界所罕见。”[5]新中国前后均出版过他的有关中西美术史、中国画论、美术文物考察记、画家传记等著作,还有其他美术工具书等,可谓名目繁多。2007年8月,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美术出版社推出“俞剑华中国绘画史论研究丛书”,首批包括他的中国画画论标点注释本《中国画论选读》、《历代名画记》等5册主要著作。 

在新中国包括新时期美术研究与批评人才的造就问题上,我们不能忘怀像俞剑华、王朝闻、蔡若虹先生这样堪称在美术研究的“史、论、评”方面最有造诣也最具代表性的前辈,他们作为我们后辈的楷模,不仅在于他们本身是美术学人才,更是造就今日美术学人才的人才。 

5.当前美术研究与批评应迫切关注的问题

新时期30年来,美术研究与批评领域所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但也存在不少问题。这些问题已被很多比较清醒的美术理论批评家所看到。邵大箴先生认为,“当前美术领域中存在的问题……也在当前我国文化艺术其他领域中普遍存在:具体表现在理论与批评缺少应有的思想深度,艺术创作缺少充足的文化内涵。”[6]美研所研究员、《美术观察》主编吕品田先生前不久发表了列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现状调研”课题的《中国美术发展战略研究》一文[7],尖锐地提出了目前存在的“值得从全局和战略高度加以认识和重视”的“思想和实践倾向问题”(“去中心”倾向、“去文化”倾向、“去中国”倾向),针对性地提出了“建构一元化的文化核心价值体系”包括“美术的核心价值观”的决策,并就“建设核心美术价值观”提出在文化立场、价值取向、公共价值、价值结构与技术规范等方面需要解决的五个问题,最后又提出与阐释了“中国美术发展战略的重要实践环节”。这篇文章作为一项“中国美术发展战略研究”是非常及时的,有积极意义的,切合了“繁荣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和谐文化,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作出贡献”这一国家文化工作主题,适应了“提升国家软实力”的历史要求,值得我们思考与学习。实际上,文章本身也表明了一位冷静清醒的美术研究者在面对当前整个文化与美术事业存在的主要问题与倾向时所具有的理论自觉。

新中国60年的美术研究与批评的发展,同整个美术事业、整个社会的政治、经济与思想文化的发展(包括经历的艰难与曲折)密切相关而难以分割。对于历史的回眸反思,将从正反两方面给于当下与未来的发展提供教益与经验。显然,包括美术事业在内的中华文化的复兴离不开整个国家与民族的复兴,然而文化的复兴往往又会是整个国家与民族复兴的先导。对于美术事业来说,美术理论批评工作者理应走在美术创作实践前列,以自己冷静清醒的头脑、鲜明的态度与主张、机动灵活的美术战略与策略思想,去吸引并诱导处在艺术探索前沿的美术实践者——面对他们的疑问与提问,要能自信与自觉地回答: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不正确的,什么是应该行动的路线与方向,什么是不应该行动的路线与方向。而对于这些问题,也只有确立了“核心美术价值观”即有了理论的自觉后才可能做出真正有效的回答。所谓“理论自觉”,其基本前提,就是要承认美术学及与其相关的哲学、美学、艺术学等人文学科,本身就是人文科学!而科学必须承认其有基本不变的一般规律,它是带共性的,有相对客观的真理性,就像承认艺术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以及“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那样,它们永远是有其普遍意义的。当然,承认这一点并不是要放弃在具体理论批评中不同观点的交锋与争鸣,恰恰相反,它与我们承认多元的外部世界以及为发展科学与文化艺术所倡导的“双百”方针并不对立,而是辩证的对立的统一。对于近来在中青年美术理论批评学者中崛起的具有独立批评意识的独立批评人(犹如今天的独立电影人)及其学术活动,同样应视为是美术学界的一种新的自觉觉醒的表现,尤其在今日开放的经济化社会中从官场到市场都可想而知存在着阴暗与腐败的情况下,这样的独立批评更是很有价值很有意义,是不可或缺的,也是“百家争鸣”方针的具体体现。

无论是提出“建设核心美术价值观”,还是近年来美术界有识之士提出的“寻源问道”[8]以及“回归现实主义”等主张,作为一种理论意识的自觉表达,实际上都是对思想文化领域存在问题的“正本清源”,其意义甚至可以说是又一次“拨乱反正”——美术的“科学发展观”将以此得以确立,美术事业的健康发展将以此奠定思想基础,这应该是没有疑义的。

(全文完,本文初稿写于2009.2,2009.3二稿,文中情况与信息以写作时间为准)

 

原载《中国美术》2016年第6期(总39)第112-117页



       注释:

[1]  浙江美术理论批评界的杨成寅、高照先生以及湖南的钱海源先生,也都是雕塑出身,还都身兼雕塑家。

[2]  引自互联网“百度百科·王朝闻”词条。

[3] 《美术》1984年第2期第4-7页。

[4] 《人民日报》2002年5月23日第12版。

[5]  周积寅《俞剑华中国绘画史论研究丛书·序》,《中国画论选读》,江苏美术出版社2007年8月版。

[6]  邵大箴《回顾与展望——改革开放三十年美术理论与创作·序》,山东美术出版社2008年7月版。

[7]   载《美术家通讯》2008年第3期、《美术观察》2008年第10期。

[8]  吕品田《油画文化自觉的期待——写在“寻源问道·油画研究展”之前》(即“寻源问道·油画研究展”前言)。该展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中国油画院承办,2008年12月9—24日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